第二百四十一章 劫匪中招-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四十一章 劫匪中招

    劫匪们躲避不及,尤其是刚从坑中拔出脚的劫匪,更是反应不及,被树箭射了个对穿。

    劫匪们纷纷躲避于树后,然而,刚刚靠近树干,却只听呼呼,头顶一个个重物呼啸落下。

    碰到树干的劫匪们尚不及抬头,已经被砸得脑浆迸裂而死。

    旁边的劫匪惊恐地发现,四周竹箭横飞,头顶重物临头,根本无从躲避,只能选择是被射死,还是被砸死。

    卧倒!二当家的大声喊叫道。

    然而,等众劫匪卧倒在地,竹箭也已经停止。

    二当家翻身站起,待确定机关不再,慢慢前移,细心查探。

    哦,还有一些机关消息并未发动,详细观察一番。

    明白了,却原来砸死匪友的正是整根木桩,只是紧贴着树干,被吊于高空,不细看的话真是难以发觉。

    而这些木桩被一根细绳绑在树干之上,在环扣旁边绑着一把小小的利刃将将切断绑绳,估计是树干受到振动,这把利刃被弹出,正正好好切断绑绳,木桩从天而降,正好砸在头上。

    这么说吧,就如同老鼠夹原理一样,利用弹簧令利刃弹出,切断绑绳,完成后续杀招,设计之人真是构思巧妙啊!

    二当家心中警醒,这明家农庄绝不简单!起码庄内有一名机关高手!看来,真得小心了,此番千万不要阴沟里翻了船!

    慢慢地,劫后余生的众劫匪汇聚一起,清点过后,却发现,就这一拨攻击,又有百十名匪友被杀被伤。

    二当家恨得咬牙切齿,抬眼望向明家农庄,从口中蹦出几个字,“攻陷此地,鸡犬不留!”

    这次大家行进得更是谨慎,往往前进一步就用树枝、石子或拍或扔或打前方,而后再行向前。总之,众劫匪步步为营,挪出了树林,慢慢来到了明家农庄前方。

    抬眼望去,咦,却见一片云雾缭绕,明家农庄时隐时现。

    这是何故?二当家等一时间都懵了,刚才在远处望明家农庄清晰可见,为何近前了,却是这般云山雾罩,难道这又是陷阱埋伏?

    “你,去探探!”二当家当众指定。

    被指定的劫匪乙战战兢兢地提刀上前,小心翼翼地挥刀砍向云雾。

    然而,哪能这般儿戏就破除云雾!却见钢刀过处,云雾消失,但消失的也不过只是钢刀过处的云雾。

    隐隐约约云雾中是一些树木,但却似真似幻,根本就无从辨认。

    随后,雾散重聚,情形依旧,根本毫无用处。

    “你干什么呢?前进!查探!”二当家气急败坏地冲劫匪乙喊道。

    劫匪乙一脸为难,但却不得不向前。

    众劫匪望着他的身影消失于云雾当中。

    静静听着,等着。

    然而,良久之后,劫匪乙依旧杳无音信。

    二当家诧异无比,这云雾是什么原因?不行,还是得查探清楚再冲锋,否则中招就晚了!

    二当家继续指定,劫匪丙继续深入云雾进行查探。

    然而,劫匪丙依旧也是一去不回。

    难道这云雾居然是妖怪吗?能够吞掉活人?众劫匪皆是心惊胆颤,惊惧不已。

    二当家紧皱眉头,这明家农庄怎会如此邪门?

    “来人,弓箭伺候!”

    一瞬间,箭羽飞舞直入云雾,然而,箭羽真如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射!随着二当家的吩咐,一支支箭羽射入云雾,但却杳无声息地消失于无形,好似并未射中东西,而是飞向了远方。

    二当家的一阵瞠目结舌!这是何故?看那明家农庄并不远,就算射在墙上也会有响动啊,此时却静寂无比!

    “来人,火箭伺候!”

    劫匪们点火射箭,一道道火光在云雾之中穿竣,云雾中也是一片火光升起。

    众劫匪大喜过望,看来这火攻之计奏效了。

    却只听一阵噼里啪啦之声传来,显然是有什么东西被点着了。

    细看过去,却见一阵烟雾向四周弥漫开来。

    不过一眨眼的工夫,已经替代了云雾,进一步进行扩散,向劫匪们飘来。

    “弟兄们,冲!”随着二当家一声令下,众劫匪冲进了烟雾。

    当然,其中也不乏小心谨慎之人,唯恐这烟雾别有古怪,屏息冲入,但步伐却明显比别人慢一些。

    咦,怎么有一股清香之气?

    冲进云雾的众劫匪感觉一股诱人的清香之气袭来,太好闻了,不由自主地深吸一口,却感觉心旷神怡,渐渐地沉醉在这异香当中,身形渐渐停滞不前。

    “不好!”二当家闻及此香,闻听此声。

    在似醉非醉之间,猛然想及刚才林中清香,不可能这么巧合吧,又是清香,大意了!这清香有毒!

    就在此时,只听得有人突然说道,“咦?你怎么脸变青了?”

    大家循声望去,却见一位劫匪脸色铁青,但却沉醉其中,一脸陶醉。

    “你的眼睛怎么流泪了?”

    “你的脸也青了!”一时间,互相看到不可思议的事,冲入烟雾的劫匪皆出现了状况。

    二当家一咬舌尖,一阵剧痛传来,迷失的心智瞬间清醒过来。

    二当家当机立断,用布条塞住鼻孔,屏住呼吸,高声疾呼,“大家屏息!不可再闻!退出去!”

    然而,近半劫匪早已沉醉其中,已经喊都喊不醒了。

    其余机灵无比,谨慎行事的劫匪早已远远地躲开,跑出了烟雾笼罩的范围,但依旧有几十个劫匪中标,却见他们神情迷醉,晃晃悠悠,摇摇欲倒。

    二当家见此情形,心急如焚,挥刀就砍,刷刷刷,一片血光闪过。

    被砍中的劫匪痛得吱哇乱叫,这迷乱心智的清香也就迎刃而解。

    却原来二当家的将劫匪们胳膊上的肉削去一片,在剧痛之下,众劫匪清醒过来。

    “退出去!”二当家连砍带喊。

    清醒过来的劫匪们听得二当家的吩咐,迅速远离清香,逃出烟雾。

    望着眼前依旧弥漫着的烟雾,冷汗淋漓,后怕不已。

    他们刚才沉浸在清香之中,于外界事物一无所知,那可就是一只只待宰羔羊啊!

    只要明家农庄中有人冲出,一个人就能收拾了他们这一群人。

    幸亏二当家的机警无比,方法正确,令他们清醒过来,不致于失魂在此。

    二当家呢?众劫匪却并未见二当家的出来,一阵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