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援兵抵达-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四十四章 援兵抵达

    “但是,今后还请黄会长积极协助本县,做好本县商业管理工作!”

    吓死我了!黄沮惊魂未定。

    要知道,如果柳知县反口,继续让他筹集粮食的话,他直接回家拿根绳子上吊算了!

    就算他德高望重,以商会会长之尊向大家开口筹集,估计所有商会成员也会将他骂个底朝天。

    他只是商会会长,商会草创,他也仅是依靠以前的声望维持,如果涉及到各位士绅大户的根本利益,大家也是不一定会买帐的!

    “黄会长,黄会长!”柳知县见黄沮一脸呆滞,心中暗道,不会将这老前辈吓坏了吧!

    “好,好!”黄沮回过神来,应道。

    “黄会长同意就好!”柳知县只当不知道,点头称好。

    “县尊大人,无事的话,黄某就告辞了!”黄沮起身道,吓死宝宝了,再呆下去,估计这把老骨头就得留在此地,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吧!

    “好,今后还得仰仗于黄会长!”

    “是,是,敢不尽力!”黄沮频频点头,快步逃出了县衙。

    这!柳知县与武大人对望一眼,还真没想到,这黄沮一把年纪,居然有如此速度,太快了!

    “报,德州来人,在城外求见县尊大人!”衙役进来禀报道。

    好快!

    “好,东风到了!走!去迎迎!”柳知县与武大人相视一笑,相携而出。

    二人屹立城头,向下观瞧。

    官凭文书在手,二人细看之后,心中大喜,不错,正是德州卫的官凭文书。

    城下立着的乃是二人皆识的老熟人,德州卫指挥马良。

    “开城!”柳知县刚要下令。

    不对啊!武大人一拉柳知县,疑惑地问道,“县尊,我们是向哪里求援的?”

    “德州左卫啊!”柳知县一脸的看傻子的表情,你不知道吗?

    “你看这!”武大人将官凭文书指给柳知县看。

    “德州卫!”三个字呈现眼前。

    瞬间,柳知县也是一脸懵逼。

    别看只有一字之差,实则天差地别。

    德州因毗邻京城并处在南北交通枢纽地位,成为南方诸省进出京城的必经之路,素有“神京门户”和“九达天衢”之称。

    南方各省的物产皆由京杭大运河源源不断地运到京城,而德州就成为了漕运与陆运的重要中转地。

    为了对漕运与陆运加强管理,在德州这个中转之地设立了德州卫,德州卫设有前、后、左、右、中左六个千户所。

    永乐年间,为为进一步加强德州这一战略之地的管理,增设了德州左卫,用以安置靖难之役的将士。

    德州左卫与德州卫设置相同,但因是外来户,所以军户资源少,强龙不压地头蛇,虽然刚开始两年因永乐大帝对左卫偏爱,但却驾不住天高皇帝远,更何况在永乐之后,再无法与德州卫相提并论,日渐势微,最后被德州卫死死压在身下,总体地位、势力皆远远不如。

    而柳知县因在机缘巧合结识了德州左卫指挥王云,故此番才斗胆派人向王云求援,并许以重利。

    料想凭自己与王云的交情,援兵应该并无问题,问题只在于援兵多少之别!

    却未料到左卫未来,德州卫却先到了。

    难道是这王云拜托德州卫来援?

    不会,柳知县迅速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皆因这德州卫与德州左卫别看同在德州,但同处一城,免不了利益冲突,早已势同水火,绝不会有交情。

    那这德州卫来此是何用意呢?

    “难道是下面人送错了?”武大人小心翼翼地道。

    “送错?”柳知县摇摇头,不会!

    德州左卫设立之时,因正卫卫署在城内西北角,故在城内东南胆设左卫卫署。正卫管理北街,左卫管理南街,两位地处位置绝不相同,怎会送错。

    武大人也知这纯属天方夜谭。

    “兀那城头军士,且下来一个,告知本指挥,明家农庄如何走?某家自去即可!”

    “明家农庄?”柳知县与武大人眼前一亮,难道这德州卫指挥马良来此是为的明家农庄?

    转念一想,二人心头骇然,这明中信什么时候与德州卫都有了交情?

    二人转身来到城头,“马指挥,吾乃陵县知县,你去明家农庄有何贵干?”

    “哦,原来是柳知县当面,某家来此乃是听说明家农庄遇袭,前来救援明家农庄,柳知县快快派人领某家前去,迟恐不及!”马良在马上一抱拳道。

    城头二人对视一眼,果然是为的救援明家农庄!

    “马指挥,勿急,明家农庄危机已经解除,劫匪已经退去,是否现在进城歇息?”柳知县喊道。

    “哦,原来如此,但马某有命在身,恕不能进城,还请柳知县派人领我们前往,马某始终得亲眼见到明家家主安然无恙才行!”马良一抱拳道。

    有命在身?二人一惊,原来并不是马良,而是有更高的人发号施令!那是谁呢?

    徐有福!一个身影进入脑海。那可是一卫都督啊!会为了明中信来此?

    一时间,二人又不敢相信了!

    “报,抓到一伙人!”军士向马良禀报。

    “哦!”马良转身望去。

    “这伙人探头探脑,鬼鬼祟祟,还拉了一车死人!”军士回道。

    “带上来!”

    马良望去,却见一个灰头土脸的人被带了上来。

    “你乃何人,因何探看军情?”

    “学生乃是陵县师爷,此次是为县尊大人送劫匪尸体报信。”来人一挺腰杆道。

    仔细一看,哟,可不是吗?正是钱师爷!

    “这些尸体乃是什么人?因何而死?”马良一皱眉。

    “此乃是劫匪,被我们射杀!”一提劫匪,钱师爷变得趾高气扬。

    “柳知县,有人说是你的师爷,你来确认一下!”马良回身向城头喊道。

    “师爷?他不是在明家农庄吗?”柳知县无比纳闷,伸头望去。

    “东家,是我啊!”钱师爷大声喊道。

    哟,可不是吗?柳知县他细一看,心中一惊。

    “你怎会如此狼狈?”

    钱师爷讪讪看看马良,不言语。

    众人理解了,钱师爷是在被抓的过程中落得如此模样的!

    柳知县望着钱师爷一副受气媳妇的样子,忍俊不禁。

    “马指挥,此乃我的师爷,他就是从明家农庄而来!”柳知县强忍住笑意,向马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