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马良拜见-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四十八章 马良拜见

    “他来干什么,这个徐有福,我明明吩咐过他,不要打扰我们的!”李东阳沉声道。

    明中信居然感觉到一股气势扑面而来。

    不愧是一国之阁老,这份气势真真是!

    “李老,马指挥前来,是徐都督的意思,前来拜见,另外还有事情禀报!所以?”明中信见此情形连忙解释道。

    二老眉宇之间的不悦稍解。

    “行了,还是见见吧,也好安他们的心!”刘老劝解道。

    “好吧!看在明哥儿的面子上见见吧!”李东阳勉为其难同意道。

    “那,我去叫他进来?”明中信再次确认。

    “好了,给你面子,让他进来吧!”李东阳好笑道。

    明中信转身出去叫马良。

    马良在门外也听出了李东阳的不悦,心下忐忑。

    深怕李东阳发怒,心中后悔自作主张前来。

    看明中信来请,战战兢兢随着明中信进到院中。

    却见李东阳、刘老早已回转房内。

    看来李阁老真是心中不悦啊?这不,马上给自己下马威了!

    “李老,马指挥来了!”

    “进来吧!”房中传出了李东阳的话语。

    “卑职见过阁老!”马良躬身向李东阳施礼道。

    李东阳肃然望着马良,半晌不语。

    马良脊背流汗,心中甚是惊恐,看来真的是自己错了。真不该来此!

    但又不得不开口。

    “徐都督让卑职来此向李阁老问安,并问有何指示?”

    “你回去后告诉徐都督,此番承情了!”李东阳语气虽平静无比,但言语中表现出了一种疏离,令得马良更是心慌。

    “是,”马良不得不回答。

    旁边的明中信心中讶异无比,李阁老平常不这样啊,为何现在这般的冷漠,毕竟人家奉了他的令前来驰援的!这算过河拆桥吗?

    却听得李东阳淡淡然问道,“你还有何事?”

    “卑职,卑职特来请罪!此番并未救援及时!”马良心中慌乱,但又怕李阁老对自己,乃至徐都督心存芥蒂,此番就算冒犯也得解释了。

    “什么?”李东阳平静无波的面色终于变了,本以为是马良率军解围,没想到居然不是,但明中信又好好的站在此地,难道劫匪并未到明家农庄?

    “劫匪未去明家农庄?”李东阳目光射向明中信。

    “来过,但退去了!”明中信答道。

    “这是为何?”难道有自己不知道的情形发生?

    明中信笑笑,自己三番两次自吹自擂可不好,之前向马良解释,用是因为人家前来救援,回去可是要向徐都督回报的,必须得将经过一五一十解释清楚,现在只要让李阁老知道自己平安无恙即可!

    “卑职到时,战斗已经结束!”马良接话道,此时不表现,可就真的要被李阁老记恨了。

    旁边的刘老也是好奇无比,紧紧盯着马良。

    马良将明家农庄退敌经过一一道来,言语之间充满了对明中信的佩服崇拜之情,这也是变相地讨好于李阁老。

    李氏父子、刘老听得一惊一乍,心情上上下下,起伏不定,却又为明家农庄感到庆幸。

    原来如此!

    三人望着明中信,真是看不出来,这明中信居然如此知兵,深通兵家诡道。

    “卑职受命之后,紧赶慢赶,还是晚了一步,实在是卑职的疏失,还请李阁老降罪!”

    马良说完后,静立当场,不再说话,静等李阁老指示。

    李东阳与刘老却若有所思地望着明中信,显然,正在消化自己听到的事实。

    “此番不怪你,呆会儿我写信为你脱罪。你先退下吧!回去替我谢谢徐都督。”李东阳和颜悦色地向马良道。

    马良长出一口气,看来这一关是过了。

    马良告罪退下,明中信待要陪他出去。

    “明哥儿,你留下,我还有事要问你!”李东阳叫住他道。

    “好,我先去安排一下马指挥。”

    “不用,不用,你还是在此听候李阁老的教诲吧!”马良连忙阻止明中信。

    “不用!先让二老等候就行!”明中信坚持道。

    “这?”马良一脸为难地望着李东阳,意思是您看,这是明中信要求的,不是我!

    “好!那你快去快回!”李东**本就没理他,向明中信和蔼地道。

    一瞬间,马良震惊了,看来,这明中信与李阁老的关系得重新认识了。

    之前以为明中信只是获得父辈的余荫,与李阁老有些渊源,李阁老看在明中信父辈的面子上,才如此行事。

    现在看来,这明中信根本就不在乎李阁老的身份,还如此随意地慢怠李阁老,那也就是说,这明中信与李阁老处在平起平座的位置上。这个信息可得记好了,回去得告诉徐都督。

    原来这小小的陵县居然藏着这么大一尊菩萨!

    刚才与李阁老平起平座的瘦老头,也得记好了面容,回去禀报徐都督知道,与李阁老能平起平座的人,不可能是小人物!

    马良怀着这种心思出了房门。

    出了房门,明中信让福伯先行安置好马良,然后让福伯去请明有仁来此招待于他。

    而后,明中信告罪回了房中。

    一进房门,房中众人上上下下打量着明中信,充满了玩味。

    “李老,刘老,你们不要如此看我,看着甚是渗得慌。”

    “说,你小子还有多少本事?能不能一下都露出来!”刘老笑道。

    “你们确定要知道?”明中信一脸诡异道。

    “有什么说道吗?”二老对视一眼,这小家伙不会又想忽悠吧?

    “说起我的本事,天上地下无所不通,无所不晓,就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明中信开始臭屁道。

    二老一阵愕然。

    怎么都没想到,明中信居然会自吹自擂,太不靠谱了!

    他们却不知,明中信说的是实话,有轮盘书库在,明中信还真的什么都会,并且绝对将这时代的各行各业一网打尽,绝对能让工匠大师们震惊得目瞪口呆!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都得用功德换取而已!

    功德?对了,不知这次算不算惩恶,能否赚取功德?

    而且这么长时间了,自己都忙得忘记了,估计现在的功德应该够一次抽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