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知县前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四十九章 知县前来

    见明中信敷衍,二老也就不再强人所难。

    估计明中信听到二老的心声,千二万分的大喊冤枉,明明自己就是说的实话,怎么没人信呢?

    揭过此节,二老又详细询问了一些退敌细节,明中信一一作解。

    “柳知县求见!”福伯在外禀报道。

    咦,消息传得真快啊!二老对视一眼,充满了无奈,又得应酬这些官场文章了!

    明中信估计柳知县也就快到了,正好,自己可以脱身了,二老寻根究底,问长问短,太累了!还好还好,钱师爷够给力,及时把柳知县请来了,这是救星到了!

    “估计,县尊大人是来见李阁老的,未知您意下如何?”明中信看向李东阳。

    “见见呗!来此这么长时间也未向柳知县问安,总得打声招呼吧!”李阁老与刘老对视一笑。

    明中信走出房门,迎接柳知县。

    却见柳知县正与马良马指挥在大厅之内用茶。

    见明中信走进大厅,柳知县站起身形迎向明中信。

    望着明中信,柳知县心中感叹,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这明中信究竟还要带给自己多大的惊喜,底牌众多,现在居然与阁老都有了联系!

    连带着,心中也有一些不舒服,作为同盟,明中信居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知自己,实在有些,即使是李阁老的意思,不让他告知自己,但为何连没有暗示自己?

    但现在有李阁老作后台,自己还真不敢再给明中信脸色!不过,这就更加值得投资了!

    “中信,可受伤了?”柳知县一脸关心,上下打量一番明中信。

    咦,称呼变了,更加亲近了。不用说,与李阁老肯定有关!明中信心中明白。

    “谢县尊大人关心,学生无事!”明中信躬身回道。

    “好了,你二人就不用再客气了!”马良笑道。

    柳知县与明中信对视一眼,一切话语尽在不言中。

    明中信向旁边的钱师爷点头示意。

    几人重新落座。

    “不知中信有何打算?”柳知县问道。

    “嗯,什么打算?”没头没脑的话,明中信有些懵,一脸疑惑地望着柳知县。

    “哦,是我没讲清楚!”柳知县一拍脑袋,“还以为中信你有打算,如今看来,你真是不上心啊!”

    众人皆望着柳知县,不明白这是何意?

    “好了,不卖关子了!”柳知县一脸笑意道,“八月临近!”

    哦,钱师爷一脸的恍然大悟。

    明中信也一下反应过来。

    唯有马良仍旧是一头雾水。

    “学生还真忘记了,谢过县尊大人提醒!”明中信一脸感激地望向柳知县。

    “毕竟事关你的前途,怎能如此疏忽?”柳知县怪责道。

    “是,县尊教诲,学生谨记!”

    这下马良也明白了,八月份可不正是院试之期吗?

    “不知你准备得如何了?”

    “学生估计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柳知县点头不已。

    “不知县尊此来有何指教?”明中信见一直不入正题,干脆点透算了。

    “此来也是与中信你商量一下府城赈粮之事!这不你也要去府城应试了吗?如果随同赈粮大队同去,不是也安全一些吗?”柳知县沉吟半晌道。

    “赈粮?无事吧?”明中信反问道。

    “无事!幸亏中信前来报信出谋,否则本县可就真的马失前蹄了!在此先行谢过了!”柳知县笑道。

    旁边的马良与钱师爷看着二人打哑迷,对视无语。

    “不敢,不敢!相信就算没有我提醒,县尊大人也会想到的!那县尊准备何时动身?用何人护送?”

    “就是如此,我才来与中信商议,听说此次击退劫匪,中信发放的小弓弩立下大功,可否将你那小弓弩献出,当然,县衙会照价购买的!”

    “好!”明中信未犹豫,本来此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拿出小弓弩,就没打算再行隐瞒,也做好了被县衙收缴的打算,如今柳知县要照价购买,那更是合算!

    虽然知道这其中有李阁老面子,柳知县才未追究私藏军械之责,但明中信还是很领情的。

    “我们得好好谋划一下,何人护送?如何护送?因为不只是你要随大队前去府城,我希望全县学子皆一同前去,也好彼此有个照应,毕竟这事关陵县教化之事!而大队的安全就是第一要务了!”

    明中信未接话,毕竟此事牵涉整个陵县,自己不敢太过深入其中。

    况且柳知县在此时此地叙说此事,也是想让马良得知,可能还想借助德州卫之力,自己岂能随便应承!

    马良在旁若有所思的样子,好似并未听到柳知县的话。

    但明中信神识之中分明感受到马良思想有所波动,显然是听到的,只不过装傻而已。这些混官场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哦,对了,我此来还是想要拜见一下李阁老!不知中信可否为我通禀一声?”柳知县见二人皆无反应,那也就是说今日此事并无结论,也就不再纠缠此事,转移话题道。

    “李阁老说了,让柳知县进去即可!”

    “是吗?”柳知县有些惊喜,本来此来早已做好了吃闭门羹的准备,没想到能够听到这意外之喜。

    “学生不敢欺骗县尊!”

    “好!”柳知县整整衣冠,弹弹衣服,一时间竟手足无措。

    柳知县抬头看到马良与明中信正在看着他,老脸一红,太丢脸了!

    他却不知,马良刚才连他都不如,战战兢兢,连头都不敢抬,岂会笑话于他。

    而明中信此时才知李阁老三字有如此魔力,能够令得一位七品县令如此惶恐,如此惊喜!看来权力还真是好东西啊!

    明中信让福伯领柳知县前去拜见李阁老,自己坐在大厅陪着马良、钱师爷。

    “兄弟,呆会儿咱们是否出去痛饮一番,庆贺咱们兄弟相识?”马良望着明中信。

    “好啊!”明中信笑着答应。

    “那呆会儿,钱师爷也承我们同去!顺便向钱师爷赔罪!”马良转头向钱师爷道。

    “不敢,不敢,马指挥太客气了!更何况如今县衙事情繁忙,钱某不好偷懒。”钱师爷连忙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