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中信赠礼-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中信赠礼

    大家新年好!暗夜之光在此祝贺大家在2017年大发特发、钱多多、财多多、健康多多、福报多多!

    刘老一瞬间懵了,难道这些丹药是要送自己的?

    如果是真的,那自己可就太亏了。要是与马车相比,这药可是能救命的,自己的命与一辆身外之物相比,那是相提并论的吗?

    想转口,但之前话语已经说死,此时反口就不太好了,关键是大庭广众之下,众目睽睽,自己的老脸可丢不起啊!

    刘老懊悔无比,只好望望好基友李东阳,意思是让李东阳打个圆场。

    然而,李东本就不接这茬,心中道,谁让你老刘头把话说那么满,也不想想,明中信现在知道自己阁老的身份,相应地肯定认为你老刘头来历也不会太这礼物送得轻了可就丢脸了!

    你说你这么大人了,还是如此毛躁,让我开口,我可不做这个好人。还是凉凉你吧!

    刘老见李东阳不接茬,一时间恨得牙痒痒,好啊,老李头你见死不救,下次小心了!

    同时,又恨自己,让你嘴欠,话说得如此满,这下傻眼了吧!

    刘老左看看右看看,还真的是无丝毫办法,只好在那憋着气,空自生气。

    望着刘老急赤白脸,欲语还休的样子,明中信也就不再逗他了,开口道,“刘老,这是预防你那病的调理丹药调气丹,半月一粒,吃够三个月就可以停了。之后再吃这健身丹,一日一粒,吃够五日,保您百病全消。”

    “都给我?”刘老一脸的不可置信,大起大落得太快,心脏有点随不住。

    “不错!都给您!”明中信好笑道。

    刘老一瞬间将瓷瓶抢在手中,深怕明中信反悔。

    “哼,真有脸啊!”李东阳在旁刺激道。

    刘老看看他,翻翻白眼,心道,不理你这老不休!不要羡慕妒嫉啊!

    李东阳气得吹胡子瞪眼。

    明中信望着这两个老小孩,笑笑,从袖中又取出两个瓷瓶,放在李东阳面前。

    “李老,这是我给你准备的护心丹,吃完这两瓶,您就再不会犯病了!但千万记住,两个月后再吃,一月一次!此药药效太强,不可多吃!”

    李东阳也是一阵喜悦,毕竟老人嘛,送礼就得送健康,这明中信此举深得我心啊!

    明中信又从袖中取出一个瓷瓶,放在李兆先面前。

    “我也有?”李兆先看看明中信,心中惊讶无比。

    “李大哥,我这几次暗中察看了一下你的面色,你身有隐疾,这是我为你准备的祛病丹,每日两粒,吃完也就不会再心慌气短,难以入眠了!”

    他怎知道?李兆先惊诧无比,这秘密连父亲都不知,自己一直以为只是劳累之症,自己偷偷找御医也看过,御医根本就看不出来,只是认为自己是劳累过度,开了一些调理之药让自己调理一番。难道真是隐疾?

    不过想及明中信治疗父亲刘老的神奇医术,相信明中信不会无的放矢,应该没错。

    “怎么,你有隐疾,为何之前未听说过?”李东阳一脸紧张。

    “孩儿看过御医,御医说无妨,仅是劳累过度而已,所以孩儿并未禀告。”李兆先向父亲解释道。

    “明哥儿,到底是何疾?”李东阳面向明中信问道。

    “李大哥只是肺部有些损伤,吃过药后就会好的,李老不用担心!”明中信安慰道。

    是如此吗?李东阳怀疑地望向明中信,如果只是此病,那御医岂能看不出?

    不过想及明中信的医术,也就不再追究了,反正明中信已经保证了没什么问题的!

    “行了,老李头,明哥儿的话你还信不过!相信徵伯吃药后应该无事!”刘老在旁安慰道。

    李东阳点点头,放下了担忧之心。

    李兆先谢过收下瓷瓶。

    “除此礼物之外,刘老的马车中信依旧会准备,还有些酒水,还望二老笑纳!”明中信继续道。

    “嗯,不错,算你小子有良心!”刘老颔首而笑。

    李东阳依旧有些担心,心不在焉地点点头。

    “李老,不要担心了,李大哥不会有事的!”明中信只好再行安慰。

    旁边的马良、柳知县也是一阵安慰。

    李东阳见众人规劝,也就脸带笑容,表示释怀。

    但明中信神识之中感觉到了李东阳依旧难以平复,这就没办法了,毕竟父子连心,要李东阳全然不担心那是不可能的,只能用时间来证明了!

    一时间,居然有些冷场。

    “马指挥,此次府城之行,还望你关照明哥儿,千万不能有所损伤。”刘老转移话题道。

    “是!”马良恭敬地点头应是。

    “拜托了!”刘老冲马良道。

    “不敢,不敢!”马良受宠若惊,连忙站起身形,躬身道。

    “对了,柳知县,听说此次赈灾之粮已经被烧,不知损失大否?”李东阳终于回过神来,问道。

    “这?”柳知县有些为难,看看明中信。

    明中信却未看他,只是低头想着心事。

    柳知县一狠心,罢了,反正李阁老不是外人,禀告一声吧,还能借此机会将自己的打算告知,征求同意。

    “其实,赈灾之粮并未被烧。”柳知县一开口就是石破天惊。

    “并未被烧?”在座众人心中一惊,皆望向柳知县。

    “不错,赈灾之粮早在劫匪来临之前,已经被转移了!烧掉的只是一些装有稻草的麻袋而已。”

    众人思索着,消化这其中的信息。

    “其实,这还是明哥儿提醒于我,我才预先防范,否则还真的被烧了。”说着,柳知县感激地看向明中信。

    这其中还有明中信的事?众人看向明中信。

    “之前,我也未想到,是明哥儿来信提醒,说是城中可能会有劫匪的内线,怕这些内线里应外合攻破城门,或者会铤而走险,前来烧粮。”

    “见信后,我和巡检司武大人一番商议,认为应该保密,努力确保粮食无恙,但又不能明目张胆地转移粮食,怕衙役中也有内奸,于是暗中调派军士将赈灾之粮进行了调包,偷偷将粮食藏好,谁也未告知。”

    “还真别说,此招居然走对了,如此就到了这步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