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定计援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定计援府

    “胡闹!战场岂是儿戏!”明中信低声厉喝。

    “胡闹,你们岂能如此,快快随童生们一同前去历城!”黄举帮腔道。

    “哼,你不过是想自己留下,别想丢下我们!”王琪、李婷美对着黄举齐声哼道。

    黄举气急败坏道,“瞎胡闹,战场岂是你们几个小娃娃能够上的,听话,去历城!”

    “那明兄比我们还小,怎么他就行?”二人一指明中信道。

    “行了,我告诉你们实情不是让你们上战场的,只是想让你们安心去历城。况且咱们在此由人家马指挥做主,不是你们想上就上的!”明中信拨冷水道。

    对啊,马指挥!一听这个名字,三人就一阵气馁,那黑面神,不会留情的!说情肯定是不管用的!

    “行了,去历城县等我们!”明中信道。

    三人望望正在安排事宜的马良,鼓起的勇气瞬间丧失,算了,还是去历城吧!

    羡慕地望望明中信,真好啊!他居然能够上战场!

    明中信望着他们羡慕的眼神,一阵好笑,你们还真当我是去玩的,要不是我有诸多底牌,我岂敢随便上战场,我嫌死得不够快吗?

    望着众童生离去的身影,马良、明中信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二人对视一眼,接下来就看我们的了!

    兵贵神速,马良一声令下,军士迅速整备,检查各种武器、马匹,用布匹裹好马脚,销声匿迹,赶往府城。

    一路之上,马良与明中信商量定计,有明家农庄的战绩,马良对明中信可说是信心十足,不断请教商量,最终定计,只待到府城后,看情形再行变化了。

    远远地,就听到喊杀之声震天,府城马上到了。

    马良一挥手,众人勒马停下脚步,马良与明中信悄悄潜向高坡,观察府城情势。

    远远望去,却见城墙之上熊熊战火燃烧,滚滚浓烟升起,城楼之上死尸爬墙,嘹亮的嘶哑惨叫之声在空中回荡。

    城下,匪军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冲向城门,发出震天动地的喊声,互相感染,相互鼓励,消弥心中莫名的恐惧。

    城门处一队队军士前仆后继冲锋上前,填补这战友倒下空出的位置。

    空中箭矢横飞,划破长空,射入军士的身体,但军士微微一停,忍痛继续冲锋。

    凄厉嘶喊,疯狂杀戮,熊熊火光,构成了一个凶残猛爆的场景。

    二人瞬间震惊得思维都麻木了。

    未想到战场居然如此残酷,攻防居然如此惨烈。

    二人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震憾。

    看来咱们有场硬战要打了。

    情势探明,二人悄然退后,回到队伍中。

    默然对视半晌,“你还是先回历城吧!”马良开口道。

    明中信未接话茬,而是继续沉吟。

    “好!”明中信开口第一个字。

    马良一阵惊愕,望着明中信,难道明中信害怕了?胆怯了?

    明中信继续言道,“城中肯定有人在乘乱放火,制造更大的混乱,分散府城护城兵力。那我们就制定战术,起码要起到骚扰这群匪军的作用,让城中有时间平定内乱,随后再前后夹击,应该能够将匪军击退。”

    马良一听就知道误会了明中信,仔细思谋明中信的策略,微微点头,表示认可,具体只在执行。

    “而且,最大的优势就是我们这支队伍在匪军的视线之外,看来,这支匪军的统帅也没有多高明,否则,他派斥候在来府城各条路上派驻,随时预防有兵来援。”明中信轻蔑道。

    “不,应该是这位统帅想速战速决,集中兵力,迅速破城,根本无需派斥候关心援军,他们可能还打算如果攻城未果,会立刻作鸟兽散,所以也就无需派斥候关心援兵了。”马良摇摇头。

    “是吗?”明中信沉吟思索,也对,有奸细再进行突袭,想速战速决,攻破城门,抢劫一番,倒也理所当然,但这群匪军到底为何做如此无意义之事,太令人不解了。

    “而且,我估计,匪军将整个济南府的劫匪都招回到了府城,参与攻城,否则不会如此急功近利!”马良补充道。

    “也可能是这位统帅有些自大,认为凭那些强大的军械、城中奸细、谁也料想不到的突袭,就能一举拿下济南府城,造成天下震动,引发连锁反应!”说到此,明中信眼前一亮,难道他们的目的就在此?

    “你想到了什么?”马良一喜,难道明中信想到了什么?

    “哦,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如果真如我所料,那这群劫匪的来历意图就明晰了!”明中信不确定道。

    见明中信不想说,马良也就不再追问,毕竟眼前的问题是如何为府城解围?

    现在,匪军还不知自己这支人马已经到达,这是一个优势,如何利用这个优势,起到作用就看接下来的战法了。

    望望身后这几百军士,马良脑中迅速组织想法,制定战法。

    “马大哥,你看如此行不?”明中信望向马良。

    “你说!”

    “我们分两队,左右穿插,发动冲锋,先行摧毁他们的大型军械床弩,从而减轻城头的压力,打乱匪军的攻城节奏,只要城中将领不是草包,再行乘势出击,虽击败不了匪军,但却也会暂时解掉府城之围,将城门重新夺回,拒城而守,绝对可为,咱们再派人向四下县城求援,必可解掉府城之围。”

    “此计可行!但?”马良有些为难。

    “有何困难?大哥不妨明说。”明中信不解道。

    “要是分两队,必须有箭头直插敌阵,才能起到一鼓作气之势,这里箭头起到了关键作用,这箭头不仅起到冲锋带头作用,还得能够随时判断情势,领衔冲向敌军势弱之处,这就需要有审时度势的眼光魄力。如果箭头无法发挥作用,一旦失手,那这支队伍就会在大军中被包了饺子,全军覆没。”

    明中信点头称是。

    “不瞒兄弟,我带来的这些军士虽勇猛,但除我外却无一领衔之人,只怕无人能够胜任这箭头之职。我只能领衔一队,另一队只怕无人啊?”马良苦笑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