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五章 学子赴宴-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六十五章 学子赴宴

    明中信与黄沮三人组用过早膳,各自研习经义,静待宴会时间到来。

    渐渐地客栈中逐渐吵杂起来,各位陵县学子也是心中按捺不住,纷纷在客栈中交谈等候。

    日上三竿,时间渐渐临近。

    明中信终于出现在了客栈大堂之中。

    一时间学子们殷切的目光望向他,令是明中信都有些受不了。

    也不知他们是为的知府公子请客的虚名,还是为的结识知府公子这个机会?

    在明中信的带领之下,陵县学子相携来到了萧飒请客的知味酒楼。

    望着眼前知味酒楼的招牌,明中信思绪飘飞,回到了陵县与兰景泽相半的岁月。

    想当初,这同名的陵县兰家知味酒楼与名轩阁相争相夺,明中信不由得脸上浮现出一丝玩味表情。

    想必那萧公子萧飒肯定知道兰家与自己的恩怨,将设宴之所安置在此,究竟是有意为之,还是无意之举呢?真是耐人寻味,值得深思啊!

    “这位想必就是明案首吧?”却见一位翩翩少年从酒楼中走出,脸上浮现着热情洋溢的笑容,直冲明中信而来。

    明中信看着眼前这位说不清道不明是何仇何怨的知府公子,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萧飒见明中信愣在当地,

    奇怪,这萧飒今日居然毫无杀气,竟是一派悠闲自得之象,难道今日当真只是答谢之宴?明中信不解。

    皆因正是他的神识告诉他,这萧飒今日毫无敌意,难道是自己疑神疑鬼吗?

    既来之,则安之,且看他玩什么花样?明中信安之若素。

    “不才正是陵县明中信,想必这位就是萧飒萧公子了?”明中信脸上挂着不卑不亢的笑容,上前一步抱拳道。

    萧飒也是一愣,在他想来,这明中信即便是对自己不了解,但也一定会心中戒备,神色之间总要流露出一丝丝敌意,没想到居然如此淡定,看不出一丝丝心思。

    难道这明中信城府如此深沉,连自己也看不出来?萧飒瞬间心中提升了明中信的威胁级别。

    “不才正是,冒昧相请,还望各位陵县学子莫要怪罪!”萧飒一脸笑容环视一周,将每人都觉得是在看着自己说话,话语亲切自然,令人如沐春风。

    不简单啊!明中信心下暗道,这萧飒看上去就是一位翩翩君子,话语间饱含一丝丝可亲可敬的亲切感,令人不知不觉间放下心中戒备,这个对手不容易对付!

    黄沮三人组见萧飒礼数周全,也不好表露敌意,随众学子一一还礼,一番寒喧过后,众人被让进了酒楼。

    一进门,众陵县学子就被酒楼内的豪华配置所惊住了,早就听说这知味酒楼在府城是首屈一指的大酒楼,今日前来,真是闻名不如见面啊!

    就算出入过知味酒楼的黄沮三人组也吃了一惊,今日这规格明显与当日他们来的时候不同,毕竟是知府公子,面子就是大!

    看来这知味酒楼也是下了血本了,不只是装璜更显富丽堂皇,就连伙计也都进行了一番重新捯饬,显得华贵高档。

    嗯,明中信也暗暗点头,府城中的知味酒楼毕竟与陵县酒楼不可同日而语,这知味酒楼的格局档次明显与陵县不同,豪华大气许多!

    一时间,众学子目不暇接地望着酒楼内的设施,心中为之惊叹。

    萧飒体贴地为大家介绍着,一一将大家让到位置上坐定,但却在不知不觉中令人感到了他的礼贤下士。

    “萧公子,现在上菜吗?”旁边掌柜的上前问道。

    “各位陵县士子,咱们现在上菜吗?”萧飒转头向大家问道。

    然而,大家的眼神却望向了明中信,唯明中信马首是瞻。

    萧飒转头看向明中信。

    “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今日萧公子宴请我等,究竟是为何?”明中信凝视着萧飒,调动神识注意着他的每个眼神,每个动作,每个表情,以判断他的真假与否!

    萧飒望一眼明中信,笑笑道,“众所周知,近日府城被匪军攻击,虽已击退匪军,但他们对府城内造成的伤害,损失的人员,粮食皆己无法弥补,我父亲作为一府之父母,自然责无旁贷,须处理善后事宜。而此前府城解围德州卫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说着,他深深看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心中一动,难道这萧飒知道自己解围时在场?

    不会!明中信自我作了否定。要知道,除了参加救援府城之战的德州卫军士知道自己亲自上阵外,就连护送学子、粮食去历城的军士都不知道。

    这萧飒又不是神仙,岂会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

    如此的话,萧飒就是从信息中分析后得出的结论。那就太可怕了!

    “要不是德州卫护送各位前来府城,也不会赶上这场大战,也就不会有德州卫解围之事,故父亲想亲自向各位道一声谢,也向贵县柳知县表达一下谢意,故此举办此宴会!本来,我父亲是想亲自前来,但临时有事要处理,被耽搁了,故先让小弟前来招待大家!”

    “哪里,哪里,老父母客气了,先办正事要紧!”黄沮看看明中信没有接话的意思,只好自己出面,毕竟此地除了明中信,也只有自己作为代表了。

    “这位想必就是黄兄了?”萧飒一拱手道。

    “你认识我?”黄举一脸惊愕,论说这萧飒并未见过自己,怎会一眼就认出自己来?

    “黄兄大名仅次于明兄,萧某岂能不识?”萧飒微笑道,说着看看明中信。

    厉害,挑拨得不带一丝火气。明中信心中暗道。看来,这萧飒道行很深啊!

    “萧兄过讲了,黄某岂能与明兄相提并论,与明兄相比,黄某自认差得不止一筹。”黄举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但除了明中信与萧飒外皆不知。

    萧飒以为黄举已经心生芥蒂,但其实黄举是担心明中信多心,自己与他抢这陵县第一虚名。

    其实早在陵县经过几次文会,黄举已经对明中信心服口服,再加上老爷子黄沮对他的提点,他明白明中信之才绝非自己能够比上的,现在只存了与明中信交好之心,绝无一丝相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