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欢而散-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不欢而散

    “你这-------”萧知府就待发火。

    “府尊大人,学生还有一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明中信插入话语道。

    “说!”萧知府没好气的道,看你还有什么招!

    “学生无法代表陵县,在座的就有陵县商会会长之孙、副会长之侄,还有一些商会成员的子侄,这些同窗的亲戚在商会中是有一定的能量的,学生希望给予这些童生一定的待遇,然后咱们这些人回去后一同使力,比学生自己一人出力要强不知多多少呢!还望府尊大人同意!”

    “这?”萧知府有些意动,对啊,如今这明中信已经明说了,他只是尽力,但如果这些童生也出力,那岂不是胜算更大?

    萧飒望着明中信,一脸难看,事情怎会变成这样,居然被明中信牵着鼻子走,真是失算啊!

    “你且说说,你待如何?先说清楚啊,如果再有过份要求,本府是不会答应的!”萧知府道。

    “学生明白,学生也不过份要求。只是想府尊大人同意,这些童生进入府学,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此次院试无法通过,学生也希望府尊大人能够同意他们进入府学进学,来年再考!不知府尊大人意下如何?”

    一时间,陵县众学子也是为之意动,不错,府试考过之后的童生,虽然按例能够进入府学。

    但从以往年惯例看来,只有通过院试的学子才能进入府学,而未通过府试的学子,没有关系或知府大人的同意,根本就无法进学。

    而小县学子就算通过院试想进入府学,也有些困难,还得看知府大人给不给面子,让不让进,一切事宜皆由知府一言而决。

    而府学中不说教谕水平高出县学一大截,不定期还会请一些大儒前来讲学,与县学相比,那是天差地别。

    如果陵县童生们未通过府试,想进府学真可谓难比登天,如今明中信为大家争取一个机会,实在是再好不过。

    一时间,陵县众学子皆望向萧知府。

    “倒也不是不可以!”萧知府缓缓道。

    “意思是,府尊大人同意了!”明中信不确定道。

    “同意,但有个条件?”萧知府道。

    “请府尊大人明示!”明中信眼神一闪,就知道如此!看你如何说!

    “待第一批粮食到达之时,就是学子们入学之时!”萧知府言道。

    “好,一言为定!”明中信道。

    陵县众学子却一脸苦笑,就你那条件,柳知县与商会会答应吗?看来,这入学之事也只是镜中月、水中花而已!一时间,众人失望至极,心中哀嚎一片。

    黄举三人组却看着明中信,心中埋怨,中信啊中信,你这是作死啊!到时,可是会里外不是人啊!

    “一言为定!”萧知府望向萧飒,相视而笑,到时看你不送粮,那些不能入府学的学子们可是会将你恨死的!看来,这粮食是十拿九稳了。

    “来,来,来,大家用膳品酒,不要客气!”萧知府向大家劝酒道。

    陵县众学子心中有事,不时偷眼看看明中信,之前盛赞的美味佳肴此时竟食之无味,味同嚼蜡。

    明中信却悠哉悠哉地吃着菜品着酒,一派悠然自得之象。

    “明兄,几日后,萧某举办了一次宴会,特此延请明兄,不知明兄会否赏脸?”萧飒上前递过一张请柬道。

    明中信看看萧飒,却见他一脸诚恳之色,并无异色。

    但神识之中,却感觉到了一丝丝敌意,看来宴无好宴,会无好会啊!

    “不知此次宴会有何名堂?”

    “哦,也就是一些文友相会,相互切磋而已!”萧飒面带微笑道。

    笑面虎!明中信闪过一个念头。

    “不知我等可有请柬?”黄举三人组插话道。

    “有啊,只要各位有兴趣,到时同去即可!也显得热闹!”萧飒笑道。

    但明中信却沉吟不语,他在衡量,是否有必要前去,去肯定是鸿门宴多少总会有些不愉快,何必呢?

    想到此,明中信待要开口推辞。

    “请萧兄原谅则个,我”

    未等明中信将话说完,旁边响起一个声音。

    “表弟,一听切磋,不会是怕了吧?怕将你那案首之名,陵县第一才子之名毁于一旦,所以保险起见,还是退避三舍为好?”

    陵县众人怒视而去,却见正是那兰景泽,一脸的阴阳怪气。

    “既然表兄为我如此担心,我岂能让表兄担心,我就不好再去了!萧兄,原谅则个!明某还得备考院试,就不分心了!”明中信微微一笑,推辞道。

    “你?”兰景泽为之气结,没想到这明中信如此狡猾,居然将自己的话语曲解,利用自己退出宴会。

    萧飒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事都让这小子破坏了!

    “明案首,不可不可,备考院试岂能死读书,与众学子相互交流,相互切磋还是有些好处的,不如这样,你去参加宴会,就当放松一下,到时本府去为你捧场,你看怎样?”萧知府插话道。

    “这?”明中信心中暗道,这父子齐上阵,还真的无法招架。

    “好,学生就凑个乐子,到时一定前去,至于府尊大人亲往,还是不要了,最近府城事多,不敢令府尊难为!”

    萧知府抚须微笑,冲萧飒使个眼色,示意,还是得自己出马吧,你根本搞不定这明中信!

    萧飒心中苦笑,父亲大人啊,你今日被明中信算计了几次,还不记住啊!

    您这一出面,令得我也颜面扫地了,传出去,话好说可不好听啊!别人会说,人家明中信是给你萧知府的面子才去的,而非我邀请,您丢了面子,我也失了里子。

    到时,大家会有所顾忌,怕扫了您的面子,不会太难为明中信的,那我的布置不就毁了一半吗?

    唉,这坑儿子的爹哟!

    宴会至此,也就无疾而终了!

    萧飒郁闷无比,被明中信反算计。

    兰景泽没有显摆成,还被明中信利用打脸,也是郁闷非常。

    黄举三人组一路担心,根本无心用膳品酒,一肚子疑问。

    陵县众学子,刚开始还好,但后来一番讨价还价,众人一头雾水,再加上涉及自己的府学进学资格,也是心中惦记。

    众人真可谓不欢而散。

    除了明中信与萧知府外,根本就无赢家,而这萧知府这赢家之说可还真的有待商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