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萧飒出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八十三章 萧飒出手

    萧子月当仁不让,“李婷美此曲,乃是《广陵散》,琴曲内窜乃是讲述的战国时期聂政为父报仇,刺杀韩王的故事。《广陵散》共分为井里、取韩、亡身、含志、烈妇、沉名、投剑、峻迹、微行,今日此曲正是其中的刺杀与随后的自绝,将其中的悲愤、凄苦表现得淋漓尽致,真可谓得到了琴曲的几分真味。”

    “至于与杨邺相比!”萧子月停顿片刻,继续言道,“此二人,曲、意尽皆不同,但却也将琴之乐(le)展现无余,琴之道,可以摄心魂,可以辨喜怒,可以悦情思,可以静神虑,可以壮胆勇,可以绝尘俗。也就是说,今日杨邺、李婷美二人已经领略了此等境界,并将其在琴音之中展现了出来。然而,”

    难道李婷美也有缺撼?

    萧飒与杨邺脸色一喜,看来,这李婷美的琴音也是有缺点,不怕他能够比过杨邺。

    众人转念一想,又理解了,如果李婷美的琴曲没有缺撼,萧大家也就不会评价了!

    唯有明中信一脸平静,他的神识已经将李婷美的琴音进行了解析,这却是今日才了然,自己的神识居然能够将琴音进行分解,还能够在神识之中进行演化,化为最真实最动人的清音。

    经过解析,他清晰了解到,李婷美琴音之中依旧有些清涩不自然,比之杨邺也略有不如。

    “李婷美的技艺已初臻琴道之境,心境却因年纪小而无法领略一些情境,这却可以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得到补充。”萧子月继续道。

    “谢萧大家指教!”李婷美躬身道谢。

    “好,现场只剩萧某与明兄未曾演奏,不知明兄先,还是萧某先?”萧飒向明中信邀战道。

    他很聪明,未曾问明中信是否精通音律,就是想迫明中信进行比试。

    明中信究竟会否音律,都不重要,如果他不会,那就只能自承认输,而要是会,也可直接比试,自己先行可以占个先手。

    “萧兄先请!”明中信伸手道。

    咦,难道这明中信精通音律?萧飒心中惊疑不定。

    明中信心下偷笑,自己还真的不通音律,现在就趁萧飒演奏之时,前去学习一番吧!

    如果被萧飒知道,明中信此前根本就不会音律,现在才临时抱佛脚,进行学习,那他真的会笑掉大牙。

    明中信神识直接进了归元塔书库,先找几本音律基础之书,神识一扫尽皆入记入了脑海之中。

    然而这却也不够,经过指定抽奖,抽到了几位音律大师的技能,消化好后,再想及还有棋、书、画三类需要比拼,顺便将棋、画进行了自己技能强化。

    待他掌握了这几样技能,回到现场时,却听现场掌声雷动,大家皆是一脸震惊,不同于前面杨邺、李婷美二人的震惊,这次可真的是无与伦比的震惊,就连萧子月都是处于呆滞状态。

    这是怎么了?明中信心中万分疑惑。

    黄举三人组也是如此,看着萧飒一脸震惊。

    “唉,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明中信捅捅黄举道。

    “哦!”黄举回过神来,看看明中信。

    “你没听到吗?”黄举一脸的疑惑,是啊,现场众人皆听到了如天籁般的琴音,为何咱们的明案首会没听到呢?

    “哦!”明中信也是心中一笑,自己可不是傻吗?自已就在现场,萧飒究竟演奏了什么,自然能够听到,现在还问黄举,人家能不感到奇怪吗?

    算了,还是听听萧子月的评价,再行推测吧!

    明中信冲黄举一笑,“玩笑而已!”

    黄举看看他,放下心中疑惑,不再言语。

    此时的萧子月已经回过神来,轻咳一声评论道。

    “萧飒此曲,实乃声意雅正,用指分明,运动闲和,取舍无迹,气格高峻,才思丰逸,距离美而不艳,哀而不伤,质而能文,辨而不诈之境不远矣,其间琴声湿润调畅,清迥幽奇,参韵曲折,立声孤秀。此曲已经形成了情境,勾起旁听者的五感,能令其感怀身世,陷身琴音之中,无法自拨,确实不同凡响,实乃今日之冠。”

    明中信感觉到萧中月越说越是激动,目中已经不止露出了欣赏之意,好似想要占为已有一般,看来他是动了收徒之念。

    此时的萧飒却也是一脸的凄然,实乃陷入了自己所奏之曲当中。

    明中信摇摇头,如果这萧飒是真正的琴道大家,绝不会如此,而是会控制情绪,这番演奏,他实已将自己陷入其中,投入了无限感情,但却只能进去,无法出来,这却又落了一个境界。

    而且,如果你进入自己营造的情境之中,无法自拨,那么绝对会令自己时常陷入此境,令其产生幻觉,最终出现精神分裂,如果是喜悦之音还好,如果是悲伤之乐,那么,忧郁而死都不是不可能的!

    真正的大家,应是能放能收,不令自己陷入情境,而是超然情境之外,借琴音掌控别人情绪,这才是真正的大家!

    如果被萧子月听到明中信这番心中言语,定会惊为天人,实乃这已经是大家之心了!虽然人人皆会品评别人的好坏,但涉及境界之说,却是悟就是悟了,通就是通了,如果心绪无法通畅,境界又岂会通畅?有此评价之心,琴艺绝不会在萧飒之下,甚至与萧子月自己都不相上下。

    “萧兄,萧兄!”杨邺上前叫醒了萧飒。

    萧飒茫然地看看杨邺,杨邺再行叫过,萧飒才如梦方醒。

    萧飒从杨邺口中得知萧大家居然对自己如此推崇,赶紧上前向萧子月致谢。

    “萧飒啊!今日观你,你之琴艺已经达到了一个高峰,但也是一个瓶颈,想必你自清楚。我希望这几日抽空前来我处,有些心得想与你探讨一番。”萧子月语重心长地道。

    萧飒有些惊喜,虽然自己能够请到这些大家,但他们可是无比清高的,平日就是前去延请也是极难的,此次实乃是父亲于他们有些恩惠,才能请来,但现在萧子月的话语可是有传其衣钵之心啊!

    虽然自己的梦想是仕途,但这琴之一道对仕途也是一项辅助。

    “谢大家厚爱,萧飒必定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