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四章 启博拜师-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九十四章 启博拜师

    虽然他们对明中信无比欣赏,却也无比心塞,人家小小年纪就能够有如此高深的技艺,而且对待取得的荣誉成绩心境如此平和,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冲击。

    相比之下,自己这几人有一点点成就之后,终日周旋于各种宴会之中,听取各种阿谀奉承,书法画技早已许久停滞不前了。今日才幡然醒悟,心中羞愧难当。

    就如自己等这般,初心已失,谈何指教?故而有了王玄机的这番话语。

    王玄机讲完,几位大家一齐站起身形,来到明中信面前,欣赏无比地看着明中信道,“明小友,今日我等就先回去了,望你改日上门咱们再研究研究书画之道!”

    萧飒闻听此言,差点气得吐了血。

    本来今日有两个目的,一个是想要打击羞辱明中信,令他在院试之前心态失衡,造成失误,就算无法阻止他院试之时平安通过,也要让他无法夺得那案首之名另一个更重要的目的是要结交这些大家,拉拢他们,为今后铺路。

    没想到,先是萧氏兄弟告别离去,如今在宴会即将开始的当口,这几位也相约离去,明显这是对自己有意见啊!

    今日自己岂非是鸡飞蛋打一场空?绝不能如此收场!

    萧飒上前挽留他们,但各位大家去意已决,岂能被他区区几句话留住,终究还是离去了。

    萧飒失神地望着大家们的背影,心中无比失落。

    见几位大家离去,明中信也站起身形,冲萧飒言道,“今日蒙萧兄招待,小弟已经饱餐一顿,就此别过,改日再登门拜谢!”

    萧飒盯着明中信,久久不语,你这是吃干抹净,就要离去了。还拿走了自己那么多的奖励,有这么便宜的事吗?

    “明兄,你这就不厚道了,获得奖品,酒足饭饱就要离去,这将置萧兄于何地?”杨邺挤兑道。

    “怎么,输掉比试不服气是吧!”黄举一瞪眼,道。

    “难道我等的自由,你还能限制不成?”王琪也是怒眼圆睁。

    李婷美也是怒视杨邺。

    众人纷纷看向这边,议论纷纷。

    “大家别生气,杨兄只是好意,留大家用膳而已。大家不要会错意!”萧飒解释道,转头冲杨邺道,“好了,既然明兄要走,想必是真的有事,我们也不必阻拦!”

    “哼,还是萧兄明白事理!”黄举冲杨邺冷哼一声。

    杨邺差点气炸了肺,抬步就要冲向黄举,理论一番。

    萧飒手急眼快,连忙拉住他,他不想连这最后的颜面都失去。

    “怎么,还要打我啊?动口不过要动手啊,来啊!来啊!”黄举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架势。

    “好了,黄兄,少说两句!咱们走吧!”明中信冲黄举道。

    “好,就听你的,这样的宴会下次请我,我也不会再来了!”黄举一番话令得萧飒也是面色一沉。

    “萧兄,黄兄只是气得口不择言,还望见谅,咱们就此告辞!”明中信一拱手,拉着黄举就向外走。

    王琪、李婷美紧随其后,离席而去!

    “萧兄,马某有事,在此告辞了!改日再来拜访!”马启博望着明中信的背影急切地向萧飒辞行。

    “你!”杨邺待要说话,萧飒却制止了他。

    “行了,马兄好走不送!”萧飒灰心丧气地摆摆手道。

    马启博头也不回地紧赶着追向明中信等人。

    萧飒收拾心情,回身宴会之间,就算几位大家、明中信等人都走了,自己也得笼络住这些读书人啊!

    “明兄,请留步!”马启博气喘吁吁地追上明中信等人。

    “马兄有何指教?”明中信诧异无比地望着马启博,他来干什么?

    “明兄,不知,不知”马启博不好意思开口,毕竟,谁知道人家明中信的画技是否独门,是否愿意将之传授自己?

    “马兄但请明言!”明中信开口道。

    “马某前来想要拜师,学习明兄那般画技!”对画技提升的憧憬还是占了上风,马启博心中一狠,咱孤注一掷,行不行,再说吧!

    “这?”明中信陷入深思,这马启博表面看上去文质彬彬,但谁知他的人品如何?谁知他是不是衣冠禽兽?

    画技倒是小事,如果他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到时如果做出不合时宜之事,自己的名声可就坏了。

    “如果明兄为难,马某也不强求!”马启博见明中信久久沉吟不语,心中失落无比地道。

    “明兄,马兄确实乃是谦谦君子,还望你考虑一番!”黄举开口道。

    “是吗?”明中信见黄举为其说好话,心中一动,黄举之前可是百事通,济南府的一干读书人他了如指掌,既然他说这马启博是谦谦君子,那就应该不会错了!再说,自己还有养神**,他岂能欺骗得了自己。

    而且在此次宴会之上,这马启博的画作独领风骚,如果骗他去明家学堂教授画技,也不失为一个法子!自己先答应,试试再说!如果确实不行,再作打算!

    想及此,明中信点点头。

    马启博无法置信地看着明中信,这是答应了?

    “还不拜师!”黄举恨铁不成钢道,平时看这家伙挺机灵,而且有些才气,关键时候居然掉链子,真真是气煞人了。

    哦,马启博反应过来,连忙躬身为礼,就要拜师!

    “且慢!”明中信制止道。

    众人望向明中信。

    马启博更是心中忐忑,难道明中信又反悔了?

    明中信一指马启博的穿着,“看你这番打扮,乃是秀才吧?”

    “是啊!”马启博异常诧异,这收徒难道还与是否秀才有关系?

    黄举等人也是一惊,对啊,人家马启博可是秀才,如果收了他,传出去明中信居然收了个秀才做徒弟,是否对明中信不好呢?

    他们实不知,秀才对于明中信来说算个屁,更何况,明中信有自信此次院试自己定能高中,到时这层关系也就无法让人予以置喙了!

    明中信现在点透这层关系,只不过是看看这马启博如何应对?同时,也是对马启博的一个考验。

    “此番马某拜师,只是马某之事,与身份何干?”马启博笑笑道。

    “但你挡不住别人置疑明某啊?”明中信故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