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九十八章 院试开考-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二百九十八章 院试开考

    一路之上,随处可见行色匆匆的童生及陪伴家属,皆是满面严肃。

    渐渐地,明中信等人也感染了这份严肃,不再调笑,低头沉默着赶往考场。

    几人对于入场规矩已经很熟悉,安安静静地排队等候入场。

    考场门口设置几张桌案,每张桌案后官吏正在依照点名簿逐一甄别考生。

    官吏将考生叫上前去,一一对照籍贯、年岁、面貌、履历,以防替考等舞弊行径。

    明中信这次却无人再行阻挡生事,一路无事地进入了考场。

    明中信因府试中拿到案首,按照规矩,需要提“堂号”,即座位更加靠近主考官,也就是提学鲁子善,黄举三人组由于府试成绩靠前,离他也是不远,几人相视一笑,静坐等候发试卷。

    等考生一一落座就位,天也蒙蒙亮。

    端坐于案几之后的主考官提学鲁子善的脸庞也渐渐被他们看清。

    却见他正襟危坐,品着茗茶,一脸淡然地看着考生。

    唱名结束,在击云板敲响之后,开始放题,考试正式开始。

    整个考场肃然雅静。

    一共三道题,一道四书文,一道贴经,一道五经题。

    第一题为,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焕乎其有文章。

    明中信一见此题,心中暗笑,此题中规中矩,正如鲁子善其人一般,正经而庄重。

    他小心翼翼地将题目抄在草纸之上,开始看第二道题。

    却见第二题,“赋得士先器识,得文字”。

    第三题为,“水、火、金、木、土、榖惟修”。

    见此三题,明中信心中有底,并不太难。

    明中信抄好题目后,举笔开始在草纸上为破题做草稿。

    第一题,取自《论语●泰伯》中孔子称赞尧的名段,说尧这人太伟大了,他的恩泽真是无处不到啊,老百姓都不知道怎么称赞他才好!他的功绩太崇高了,他的礼仪制度也真是光辉夺目

    明中信心中有底,此题不外是颂扬古代先贤的以身作则,教化百姓之功,只需指出尧做了哪些事,用了哪些贤人,然后表扬进行君主英明神武,顺便在文章中表表忠心,再立下志愿,要辅佐圣主建立伟业即可。

    明中信稍做构思,便提笔在草纸上洋洋洒洒地写了起来。

    不到一个时辰,第一题顺利完成,明中信满意地看看自己这小楷文章,准备做第二题。

    相比之下,这第二题就很阴险了,题干隐藏了后半段话,原话应该是“士先器识而后文艺”。

    鲁提学肯定是故意的,如果大家被他混淆了视听,很可能就会审题不清,故乱答一气,这就中了鲁提学的招了。

    这句话出自《新唐书●裴行俭传》,要解释此话,必须从裴行俭的身份说起。

    裴行俭,唐朝名将、书法家,早年得唐朝名将苏定方教授用兵奇术。唐高宗废王皇后立武皇后时时,他因私下议论,被贬西州都督府长史。665年拜安西大都护,在西域时因战功赫赫,令诸部多慕其恩义归附。后回到唐朝。后平定西突厥可汗阿史那匐延都支叛乱,继而平定突厥阿史德温傅、阿史那伏念叛乱。681年,以反间计逼伏念来降,682年病逝,享年六十四岁,追赠幽州都督,谥号宪。

    裴行俭关于识人,一生中提拔了军中将领程务挺、王方翼、郭待封、黑齿常之等,后来,皆成为一代名将。

    更有趣的是,他说的这几句话“士之致远,先器识,后文艺”,这说的是谁呢,不是别人,正是那初唐四杰王勃、骆宾王、卢照邻和杨炯,他品评他们说,这四杰虽然名气极大,但除了杨炯外,前三个皆是恃才傲物、目中无人、心浮气躁,一定不得好死。

    要不说这老裴嘴毒呢,当时人们以为他只是想教训一下这恃才傲物的三个人,未曾想,后来他的预言得到一一验证,一个被砍头,两个被淹死,只有那杨炯得了善终。

    想想也觉好笑,明中信将这念头抛到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做题吧!

    题干说得文字,也就是要求用“文韵”来写试贴诗。

    明中信细细思索,这第一联要写在线题,第二联随题,第三联要起股,第四、五联要作中股,第六七联要作后股,尾联要束股。

    这就需要细细思索了,明中信低头静思。

    突然,传来三声鼓声,只听得衙役道,“饮茶如厕自便,不得喧哗,违者依作弊论处。”

    哦,明中信恍然大悟,这是中午休息饮茶喝水及上茅厕的时候到了。

    自然,考场之中已然自备了饮茶喝水上茅厕之处。

    要想饮茶喝水上茅厕皆得起身示意眼帘考衙役,但不得开口说话。

    明中信这才感到有些尿急,还是先上趟茅厕再想吧!

    起身示意衙役,自有衙役领着他前去如厕。

    还未到达茅厕,却只见经过最后的考桌时,只闻一股酸臭扑鼻而来,差点呕吐而出。

    明中信掩鼻看去,却原来是茅厕到了。

    看看那靠近茅厕的考桌,那个倒霉的考生正扯了身上衣裳紧紧裹着鼻孔,当作防毒面具,双目无神地盯着前方。

    见到明中信前来,居然浑身一哆嗦,惊惧地看看明中信,看来这倒霉孩子是怕了有人如厕了。

    兄弟,我也帮不了你,毕竟,人有三急,岂能不排?不好意思了!

    明中信同情地看看他,无言地进去如厕,小心翼翼地尽量不发出声响,以免将那位倒霉的孩子刺激得疯了。

    出来之后,明中信再次以眼神鼓励这位同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忍耐啊!

    返回考桌,却见桌上早已放置好了一些饭菜与清水,肯定是在自己上茅厕之时衙役们上的,还挺贴心!

    但想想那倒霉孩子,想必他如今肯定食不下咽吧!

    明中信摇摇头,长叹一声,想想那位倒霉的孩子,再看看自己的书桌,心中无比庆幸,没有分到茅厕之旁!

    真真是没有比较就没有幸福啊!

    用罢午餐,自有人前来收拾,饭饱水足之后,明中信全身都来了劲,提笔准备重新答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