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场完结-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二百九十九章 一场完结

    令他感到无比幸福的是,通过这次如厕,居然灵感突发,不再思索,直接在草纸上列了提纲,然后破题、承题、起讲、-----收题一气呵成,再检查一遍,毫无问题,欣欣然将文章誊抄于试卷之上。

    一鼓作气,将这些题目尽数消灭,明中信打起精神,看向第三题。

    这道题倒是有些难度,不过在明中信强大的书库后盾保障之下,一切题目皆如土鸡瓦狗一般,明中信稍稍一查,这正是出自《尚书●大禹谟》,大唐孔颖达解释过的,“水能灌溉,火能烹饪,金能切割,木能兴作,土能生殖,穀能养育”,这六样东西被称为六府,是天地大自然用来养育万物生灵的。所谓德惟善政,政在养民,圣人之德就体现在处理好政务,把水火金木土穀这些东西都安排好了,那就叫惟修,就能把人民养好,表达清楚这个意思,再把孟老夫子“不达农时,穀不可胜食也”那一串论王道的经典然段摘抄两句,也就搞定此题了。

    明中信微微一思索,直接下笔,一气呵成,将构思写在草纸之上,再仔细推敲一番,无甚错误遗漏,将之誊抄到试卷之上。

    至此,明中信三题全部搞定,长出一口气,终于完成了。

    伸个懒腰,猛然一抬眼,却见鲁提学猛然将视线从他身上转移到了别处去。

    明中信心中猛然想到,这鲁提学虽表现得不在意自己,但终究还是心中在意的。刚才自己一心一意解题答题,注意力集中在了案卷之上,一时未曾体察而已,明中信心中坏笑,罢了,再给你来个惊吓吧!

    明中信愁眉不展地看着试卷,长吁短叹,仿佛难以答题,无法下笔。

    但他的神识却随时注意着鲁提学的去向。

    却见鲁提学见他如此表情,也是紧张万分,不时看看他,坐卧不宁。

    明中信心中好笑,看来这鲁提学以为自己无法下笔了!一番做作之后,猛然站起身形,拿着试卷向鲁提学走去。

    果然,鲁提学一脸惊疑,想必是没料到明中信一副还未答完题目的样子,为何现在居然要如此早就交卷?

    之前可是有人早交卷的,只不过是交的白卷,这明中信不会也给自己来这一手吧?

    想要拦住他,让他回去继续答题,但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如何能够做此舞弊之事,不如此做,如果明中信无法通过,自己又如何向老师交待?

    一时间,鲁提学陷入了进退两难。

    还未等他想到万全之策,明中信已经来到近前。

    见明中信来到近前,鲁提学一把夺过明中信的试卷,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一番,见每道题工工整整尽数答满,长出一口气,吓死宝宝了,如果这明中信马失前蹄未曾取中,自己可是要吃老师排头的!

    随即,他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重新稳稳坐定,鼻中哼了一声,交给旁边的受卷官,不再言语,也不再看明中信。

    但心中却已了然,看那明中信望向自己的眼神,这小子刚才肯定是觉察到自己对他的在意,所以一番做作是在戏弄自己,小子,有算帐的时候,等着瞧!

    明中信心中好笑,领了出场牌,在衙役的引领下迈步走向等候区等待放牌。

    不知黄举他们答得如何了?明中信看着相继答完过来等候放牌的考生,心中无聊地想。

    他期待地等着黄举等人也出来等候放牌,然而,直到第一次放牌开始,也未见到三人!更未见到陵县其他考生出来。

    他只好孤独地一个人出了考场。

    看看左右,尽皆是等候考生的家属,自己孤身一人,真是孤独啊!

    要不是劫匪当道,自己肯定要将赵明兴他们带来几人,也不会如此寂寞了!

    等等那三人吧,虽然他们有些逗逼,但有了他们却也热闹,否则自己这一路之上可就真的要寂寞孤独坏了!

    “明师,您出来了!”一个惊喜的声音在明中信耳旁响起。

    明中信惊讶无比,抬头望去,不是马启博还是谁?

    “你怎会在此?”明中信诧异无比。

    “我一直在等候明师,刚才只是去如厕了一下!没想到就没赶上明师出场,弟子真是罪该万死!”马启博急切地解释道。

    一瞬间,明中信心中一片柔软的地方被挠了一下,舒服极了。

    有人惦记真是好啊!到此时,明中信无比庆幸前几天收了这个弟子,否则现在自己还停留在那伤感之中呢!

    “好,好!”明中信连连点头,心中暖暖的,“咱们去茶楼等候他们下场!”

    说着,明中信向前行去,马启博连忙上前带路,毕竟他作为一个考过院试的秀才对这附近可是熟悉无比。

    二人就近找个茶楼等候黄举等人下场。

    远远地,明中信与马启博二人边喝茶水,边等候下一批的放牌。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考场大门吱呀一声开了,一群考生走了出来。

    明中信细看之下,咦,还是没有黄举三人组,难道他们还未答完?不会呀,这次的试题并未有多难啊?不提自己教授给他们的应试技巧,单纯靠他们的学识也应该能够下笔如神啊!

    难道出了什么茬子?

    就在明中信疑神疑鬼的时候,从考场大门处出来三个人影,明中信抬眼望去,不错,正是他们三个。

    然而,三人却没了平日里打打闹闹的气氛,反而低着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好似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心中咯噔一下,这三人难道都未考好?明中信一种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看来,他们是未考好啊!”马启博在旁叹道。

    “你也看出来了!”明中信望向马启博。

    “不错,学生也经历过了多次这般情形!”马启博一脸的失意状。

    “你也落榜过?”明中信为之惊奇。

    马启博苦笑一声,“明师,学生的学问可不及画技,这秀才功名可只是侥幸得来的!”

    “哦,有时间你给为师说说,现在咱们先去看看情形!”明中信拍拍马启博的肩膀安慰道。

    明中信与马启博连忙快步下了茶楼,迎向三人。

    待到近前,却见王琪脸如死灰,而黄举与李婷美则在旁低声安慰着。、

    明白了,只怕这王琪在考场之中出了纰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