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确定名次-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三章 确定名次

    听了萧知府的话之后,再将这第三与第一第二放在一起,比较看来,更是感觉到在这二人的文章之中居然充满了暮气,而那第三文章之中居然气魄非凡,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输赢啊!

    大家纷纷摇头,转而目光变得坚定。

    拿起第三考生的试卷,来到鲁子善近前。

    “不错,还请鲁大人定这位考生为案首!”大家纷纷躬身为礼,逼宫道。

    鲁子善一脸难看,狠狠望向萧知府。

    然而,至此地步,他却无法改变这般情状,也不能得罪这些名家大儒。

    “罢了,就将这第三定为案首,第一第二依次往后排吧!折卷吧!”鲁提学一脸颓然的样子靠在椅背上。

    至此,大家大获全胜,却不敢流露出一丝一毫的高兴,尽皆认为,鲁提学已经让步,还是不要让他心中难受了,否则鲁提学要是恼羞成怒,对那考生有了意见,可就害了那位考生了!

    然而,萧知府却不会考虑鲁提学的心情,反而是一脸的得意洋洋,冲鲁提学一脸的贱笑。

    鲁提学只当看不见萧知府那小人得志的模样,望着官吏们一言不发。

    却见官吏们动手将这五十份试卷糊名纸拆去,再依次将名字抄录在榜文之上。

    这些考生被抄录上榜之时,正式成为生员,他们的人生将要改变,即将享受这大明对他们的福利。

    在场众人看到已经抄录完毕,不由得想要提前看看这些被录取的生员名字,他们更是好奇这大家争论了半天的院案首之人究竟是何谁人也?

    待得众人上前围观,王玄机第一眼望去,不由得讶异叫出了声道,“竟然是他?”

    萧知府也很好奇,自己一力潜伏期的这位院案首究竟是谁!挤进人群看道。

    然而,这一眼却看得他心胆俱裂,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口,“什么,竟然是他?”

    众人皆是惊异无比,这萧知府居然激动至此!

    而此时的鲁子善鲁提学却是一脸笑意地站起身形,戏谑地看着萧知府。

    而萧知府却跌坐在那儿,口中喃喃自语,"怎会是他!怎会是他!"

    次日,院试放榜。

    千余考生及家属,一并涌到了提学司前。

    明中信知道今日放榜,早早就起床洗漱,马启博依旧早早就来到门前请安,为他准备各种物品。

    明中信深深感动,这时代的师父真是太幸福了,弟子每日晨昏皆要请安,并为师傅准备各种用具,真真是服务到家!

    待他洗漱完毕,要到客栈大堂用些早点,没想到却吓了一大跳。

    却原来,客栈大堂之中早已坐满了人,而且还是熟人。

    陵县众童生尽皆望着楼梯口,似乎正在等人。

    明中信定定心神,迈步下楼。

    心中奇怪,前些日子,自从大明湖宴会之后,这些童生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虽在同一间客栈之中,但却终日不见踪迹,今日却是从哪冒了出来?

    “见过明案首,等候多时了!”见明中信下楼,众童生猛然站起身形齐声向他言道。

    明中信吓了一跳,看着这些童生,一脸错愕,这是怎么话说的,难道大家都在等自己?

    黄举从人群中走出,来到明中信面前。

    “不错,大家正是在等候于你,希望一同前往看榜!沾一沾你这案首的光,也上个榜!”

    却原来,前几日,陵县众童生怕耽误明中信夺取院试案首,所以皆不敢打扰明中信,今日却自不同,今日是放榜之日,岂能错过?

    一大早,就在客栈大堂中等候明中信,要相携同去,也沾一沾明中信的光,说不定借明中信的才子气息,就考中了呢!

    “谢谢各位同窗,大家久候了!祝大家榜上有名!咱们现在同去看榜!”明中信明白了来龙去脉之后,抱拳拱手道。

    一群人浩浩荡荡前往提学司,一路之上,众人皆为之侧目。

    明中信也觉有些招摇,但谁让咱人多呢!不算上次府试上榜的,单说陵县这么多年来入围院试的就有五十余人,加在一起居然都快近百了。

    当明中信踏上前来院试的路上时,都吓了一跳,详细一问,才知晓。

    原来,陵县虽然每年考中秀才的不多,但这么些年积累之下,有资格参加院试的却并不少,就现在这些人还是因为有些已经心灰意冷了,不想来参加院试了,才只这么点人,如果全来的话,一百人都打不住。

    明中信听了之后,为之咋舌,同时也为陵县唏嘘,这么些年陵县可是真的受委屈了。

    待他们来到提学司,却见提学司前考生云集,加上考生家属,真可谓是人山人海,壮观无比。

    “明兄,来看榜了!”

    “明兄,此次定然会榜上夺魁啊!”

    “明兄”

    “明兄”

    让明中信没想到的是,居然有如此多的考生家属前来打招呼,定睛一看,却原来正是那日大明湖宴会之上见过的读书人。

    明中信一路行来,满面悠然地一一与之打招呼。

    详细一问,才知道,这些已经中了秀才的读书人此来皆是陪同兄弟或同窗前来应试之人,有些更是为其作保的保人。

    还有一些则是府试同时考中如今同来院试的一些童生,当然,也有些童生一脸的不屑,以历城众童生为主站在原地斜眼望着明中信他们。

    就这,与明中信打招呼的人数都已经近百了,有些甚至在远处的都远远向明中信挤过来打招呼。

    而他身后的陵县众童生却惊呆了,没想到明中信在府城居然有如此声名,令得如许多的秀才都前来打招呼,太令人羡慕了!自己等人何时才能在府城有此名声啊?

    一时间,陵县众童生与有荣焉!心中自豪无比!

    这就是咱们陵县的第一才子,府试案首,即将到来的院试案首,将来的乡试解元,至于会试会元,殿试状元,他们还未敢想!

    而一些往年的老童生,对明中信如此受欢迎,表示吃惊。向左右问问才知道,这人居然是今年府试案首,一时间居然有些嫉妒,是啊,人家这位府案首今次在院试当中按惯例可是一定会中秀才的,只是名次前后罢了!

    心底一丝丝酸楚泛上心头,真是同人不同命啊!看看人家,定然是成竹在胸,才姗姗来迟,否则怎会如此悠闲潇洒!

    “哼,不过是仗着诗词歌赋才能得到县府各位大人的赏识,本来在儒学方面又没什么建树,有何可骄傲的?”一个声音刺耳地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