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院试放榜-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五章 院试放榜

    明中信看着这李山,心中暗道,这李山也是聪明人,知道虽然他明中信好欺负,但那萧知府可不是善茬,衡量再三,自是低下了头颅。自己这也算是狐假虎威了一番。

    “放榜了,放榜了!”有人喊道。

    一瞬间,大家的注意力被转移了,纷纷看向提学衙门前。

    明中信见此情形,也知今日再无可为,好在李山已经认错,自己的名声也不会被他所累,真真万幸啊!再早一会儿的话,这李山可就真的顺势不再道歉,自己也无法真的拿他怎样!到时人们口耳相传李山所言,以讹传讹的话,自己的名声可是会毁于一旦的!

    不过这些事情已经杜绝,明中信也就不再深究。现在,看榜是最主要的事!

    明中信在大家簇拥之下向榜下挤去。

    然而,榜单之下人潮涌动,根本无法挤过去,无奈,明中信等人只好驻足,看着别人往前挤。

    “这些人,这又是何苦呢?”明中信望着挤得满头大汗的考生,摇头叹息道。

    “明兄,人如此多,咱们何时才能看到榜单啊!”黄举看着人群叹息道。

    “现在就能看到啊!”明中信淡定地道。

    “现在就能看到?”黄举一脸惊讶地望向明中信。

    “不错!”明中信肯定地点点头。

    “未请教!”黄举一抱拳道。

    “你前面有相熟的人吗?”明中信问道。

    “这有相熟的人又与看榜单有何联系?”黄举表示不解。

    “对啊!我想到了,让前面的熟人直接替咱们看不就行了!”王琪一脸的恍然大悟。

    黄举心中一喜,马上抬眼望向前方,但看了半天,哪能看到前面,只是见到一些人头正在摇摆,根本就看不清谁人在榜单前。

    黄举无奈地冲明中信摇摇头。

    明中信但笑不语。

    黄举心中一喜,看来明中信还是有方法。众童生也反就过来,看来明兄已经有了主意,纷纷将目光投向明中信。

    “启博,你来说!”明中信一指正在微笑的马启博道。

    难道马启博知道如何做?众人疑惑不已。

    却见马启博高声喊道,“榜单前此次院试通过的仁兄,请体谅咱们这些看不到榜单的未来同窗,高声将榜单予以公布!”

    一时间,众人恍然大悟,原来方法居然如此简单。

    本来就是,人们被一些定式思维束缚住了,却未想到其实将思路转换一下,瞬间就会找到一条新路。

    而后面未挤到前面的考生也反应过来,有此方法,自己又何必如此费力地往前挤,停下脚步,齐声高喊,“榜单前此次院试通过的仁兄,请体谅咱们这些看不到榜单的未来同窗,高声将榜单予以公布!”

    一排接一排,渐渐地,喊声居然压过了现场吵杂之声,一时间提学司前只回响着一个声音,“请前面的仁兄,请高声公布榜单!”

    前面看榜之人自然在后面有其亲友,故而有人直接喊道,“后面的仁兄听好了,院试案首为陵县明中信!”

    瞬间,全场鸦雀无声,众人心中齐声响起一个名字------明中信!

    明中信也是一愣,自己是院试案首?这可真的是大出他的意料。

    虽然,他深信自己绝对能过院试,他也说过要夺取案首,但他心中却无底,谁知道人家这些考生中有没有一个妖孽,能够胜过自己,所以他也准备好了失去案首,但如今居然有人念出他为案首,自是愣在当场。

    “明兄,你中案首了!”黄举三人组一蹦多高,齐声恭喜道。

    而旁边的陵县众考生也是纷纷上前祝贺明中信。

    旁边的胡文超却怀疑是自己的耳朵有问题,问旁边一人道,“院案首是谁?”

    旁边的历城考生心中也是一阵酸楚,低声道,“是那明中信!”

    胡文超与李山口中呢喃着这个名字,心中苦涩无比,不由自主地望向明中信,这小子又出风头了!

    “明中信?明中信是谁?”

    “你连明中信是谁都不知?”

    “我需要知道吗?”

    “太应该知道了!你可知道,这明中信可是大大的有名,且听我道来!”

    一时间,无论是知道不知道明中信的,尽皆主动被告动地被他的那些事迹洗了个脑!

    从他今年参加科举以来,先是县案首,再是府案首,再加上府试之时明断栽赃案,为陵县考生洗脱罪名,这些事迹一一被挖了出来。

    尤其是这次明中信在萧大公子举办的大明湖宴会之上,明中信展现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无所不精,继而勇夺魁首,虽然与会人员皆被萧公子告诫不要在外宣扬,但谁没个三亲六戚,更何况与会人员皆知明中信要参加院试,故而他们回去之后告诫这些后辈要借同窗之宜结交这明中信,就凭明中信所表现的才华,再加上府案首的名号,在科举方面定然有所作为,如果此时结交,今后对自己可是大有益处的!

    不到一会儿工夫,明中信的底已经被他们翻了个底掉,在场众人无不对明中信的事迹了如指掌。

    然而,毕竟明中信就算再牛逼,也是别人家的孩子,还是看自己的院试成绩吧!

    大家迅速再次呼喊起来,要求继续往下念。

    “第二名,丁子谕;第三名,王谦;第四名,胡文超;--------;第八名,黄举------二十九名,李婷美;-----------第四十九名”

    刚开始念到黄举与李婷美的时候,大家真的是高兴异常,尤其是陵县居然有十人上榜,真真是太值得庆祝了。

    考中的陵县童生也是喜极而泣,激动异常,相互祝贺,一时间,陵县这片不时传出的欢呼之声令得周围羡慕嫉妒不已。

    然而,随着名次越来越靠后,其中却没有王琪的名字,尤其是到了这倒数第二名都没有,王琪的脸色真的是越来越难看。

    明中信心中叹息,就算自己将王琪的复试成绩提升,也是无济于事,毕竟他一场的时候出现了大的失误,只能来年再考了!

    陵县众童生纷纷为其惋惜,无限同情地望向王琪。

    要知道,这王琪在陵县的文才可是仅次于明中信与黄举的,此番不中,对他的打击将是前所未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