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提学有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七章 提学有请

    “学生等,在此感谢提学大人点录!”明中信带领众新晋秀才向鲁子善行礼。

    鲁子善微微一笑,对众新晋秀才道,“祝贺你等今日正式晋级,但不可骄傲自满,若能勤下苦功,必可再进一步。而且,你等仅仅是在这仕途之中迈出了一小步,还望你们再接再厉,必有殿试那一日!”

    “谢提学大人称赞,弟子等谨记教诲!”众新晋秀才大声道。

    “对了,明中信,你今次得此案首,实乃是萧知府眼光独道,从众多的文章之中,发现了你这个沧海遗珠,力主要举荐你为案首,而后各位大儒在审阅你的文章之后,觉得你应该得此案首,向本官力荐,本官才定你为案首。如此这般,你还不上前谢谢萧知府及各位大儒!”

    听到此话,明中信无限疑惑,这萧知府只怕心中恨不得自己狼狈落第,岂能如此对待自己,但鲁子善却不可能空口无凭,凭空捏造。

    看那些大儒及萧知府的脸色,此事是真实的,但看鲁子善那笑意盈盈的表情,这其中一定有猫腻。

    而黄举三人组等知情人士更是万分惊讶,萧知府居然举荐明中信为案首,这是何等惊悚啊!

    虽然明中信心中疑惑,但既然鲁子善如此说了,明中信只好上前一步,拱手抱拳冲萧知府一躬身,“府尊大人抬爱,学生必当谨记。”

    却见萧知府黑着个脸,一句话都不说,只是盯着鲁子善。

    明中信见此情形,更是知晓,只怕鲁子善动了什么手脚,令得这萧知府吃了这个哑巴亏。

    但却不会同情萧知府,既然人家不领这份谢意,自己也不必热脸贴冷屁股。

    明中信转身面对自己左侧的大儒们,上前一步,深施一礼,“中信在此谢过各位大儒厚爱!”

    “好!中信此番文章做得真是极好,未想到,除了琴棋书画之外在学识之上居然也有如此造诣,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王玄机一抚胡须,赞叹道。

    “谢前辈夸奖!”明中信只好再次向王玄机深施一礼。

    “好了,你等先行下去吧!”鲁子善见羞辱萧知府的目的达到,向明中信等道。

    “是!”明中信带领众新晋秀才躬身退下。

    出得提学衙门,那胡文超等历城新晋秀才冷哼一声,挥袖离去。

    此番历城大败而归,仅有四人上榜,被陵县远远地抛在了身后,自是愤恨不已。

    明中信望着历城秀才们的背影,心中感觉好笑,此番做作又是给谁看的!

    新晋秀才们纷纷上前与明中信一番寒喧之后,三三两两转身离去。

    “明兄,此番咱们去哪里庆祝一番!”一出提学衙门,黄举一脸兴奋地向明中信建议道。

    明中信周围仅剩这些陵县新晋秀才,满脸渴望,想必也希望庆祝一番。

    明中信看着周围这些陵县新晋秀才,就待答应。

    “明案首,提学大人有请!”一个声音插入。

    明中信转身望去,却原来正是那带路官吏。

    “提学大人叫我?”明中信问道。

    “正是!”官吏恭敬地道。

    “诸位,你们先去,待中信去见过提学大人,再前去,咱们今日就去庆祝一番。“明中信回身向众秀才道。

    本来,众人见提学大人召见明中信,有些失望,以为庆祝延后,未料到明中信居然如此说,顿时情绪高涨。

    “好,明兄只管去,我们去知味酒楼等你!”黄举向明中信道。

    明中信向黄举点点头,转身随官吏返回提学衙门。

    不说黄举等人如何去酒楼热闹,单说明中信回到大堂。

    官吏在即将到达大堂之时,向右一拐进了偏院,明中信只好跟随。

    二人来到偏院正房,止步于房前。

    “明案首可以进去等候提学大人,稍后提学大人就会前来。”官吏和颜悦色地吩咐道。

    明中信只好应是。

    官吏转身而去。

    明中信推开房门,印入眼帘的是一幅风景图画,却见图画上潇潇竹雨,阵阵松风,与两侧对联“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相映成趣。在这样的环境中调琴煮茗,读书赏月,的确是无边雅事。

    看来这鲁提学也是一个风雅之人!

    再行细看房间,却见正中一张古红色八仙桌摆在正中,左右各一把竹椅,两侧各放两把竹椅一张案几,标准的待客摆设,看来平日里这鲁提学就在此处待客。

    明中信上前坐在了右侧竹椅之上,闭目眼神,等候鲁提学。

    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只听外面传来了脚步之声。

    来了!

    明中信睁开双眼,站起身形,迎接鲁提学。

    一个人推门而入,不是别人,正是那鲁子善鲁提学。

    却见那鲁提学一脸笑容,走进房中,显示今日他心情极好。

    “有劳中信久候了!”鲁子善率先开口道。

    “不敢,学生见过鲁提学。”明中信躬身为礼道。

    “既称学生,就该叫座师,难道本官还当不了你这座师?”鲁子善脸色一变。

    “座师说笑了!中信既然通过院试,就是您的学生,岂敢不认!”明中信不卑不亢道。

    明中信心中暗道,这些当官的,摆架子成瘾啊!

    “好了!今后私下里就称座师即可!”鲁子善坐于主位。

    见明中信依旧站着,开言道,“坐吧!”

    明中信依言坐下,等候鲁子善发话。

    “这是咱们第一次在私下见吧?”

    “正是!”

    “你那礼物,本座甚是满意,有心了!”

    什么礼物?明中信有些懵,望向鲁子善。

    “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鲁子善脸色一沉。

    哦,对了,他说的是府试之后自己回乡之前来此拜访,却吃了闭门羹,只是管家接过礼物,就将自己打发走了。

    “不敢,学生岂能忘记?座师喜欢就好!”

    “你不要紧张,放松些,今日找你前来,只是与你话话家常,别无他意!”鲁子善安慰道。

    明中信心中嗤之以鼻,鬼才相信你呢!

    但表面上还是应了一声。

    “不知,”鲁子善有些难以开口。

    明中信不解地望着他,您有什么话明说,这般吞吞吐吐到底为的哪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