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旁敲侧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零八章 旁敲侧击

    鲁子善沉吟一下,措词道,“不知府试之后,李师与你见面没有?”

    “李师?”明中信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哦,就是那日与我同去府试考场的那位老人!”鲁子善恍然大悟,这明中信可不知李师与自己的关系,自己这般对他称谓,自是不懂,连忙解释道。

    明中信一瞬间就明白了,这鲁提学是要问自己与那李东阳的关系!

    “回禀座师,李老之前去了陵县,在我家中住了几日!此次我前来院试,李老已经返京!”

    去了陵县?鲁子善心中一惊,本以为李师是在京城给他发来信件,没想到居然是在陵县,而且李师居然住在明家,难怪李师对这明中信如此上心,还书信前来要自己多多照顾于他!看来,今后要更加重视这明中信了!

    “不知,李师去你家所为何事?”鲁子善小心翼翼问道。

    这?明中信有些为难,谁知道该不该将刘老说出,这就难办了!

    “如果不方便,你就别说了!”鲁子善心中一惊,连忙道。

    难道李师前去陵县另有公干,不方便透露?

    明中信如释重负,这是你不让说的!我自然不能再说了!

    明中信向鲁子善深入施一礼,不再开口。

    鲁子善瞬间明白,还真的是不方便!究竟李师去陵县有何事情,居然要保密?

    心中惊疑地望着明中信,这明中信与李师到底是何关系,对自己都是隐秘之事,为何却让这当时只是小小的童生知晓?

    既然不能让自己知道,那就问点别的。

    “李师近来身体可好?”鲁子善轻咳一声问道。

    “回禀座师,李老回京之时身体甚好!”

    “李师临行之时,可有什么吩咐?”

    “只是教导了学生一些为人处事之道!”

    居然教导他为人处事之道?看来李师对这明中信很是器重啊!鲁子善心中盘算。

    “还有呢?”

    “这却是没了!”明中信回忆一番,还真的没了。

    “那你要谨记李师的教诲,不可或忘!”

    “学生自会谨记,谢座师提醒!”

    “对了,你此番中第之后,对今后的学业有何想法?”鲁子善见无话可说,只好转移到明中信今后的学业之上。

    “这?”明中信思考一番,“学生希望出外游学,见识见识这大明,以备来年乡试。”

    “游学?定好去何处游学了吗?”鲁子善感兴趣地问。

    “还未确定,游学之前可能会先去京城一趟,见识一下京城的繁华,看看咱们此处与那京城的区别,再遍访大儒,学习学习,同时见识一下各地风情。”

    “如此啊!”鲁子善心中暗想,这明中信将第一站定在京城,想必是去拜见李师,再寻访名师,这倒也不错。但他去京城的目的只怕不那么简单,但是什么呢?这却又不好直说,哎,真真是愁煞我也!

    鲁子善纠结于明中信与李东阳的关系,但却又无法明说,一时间二人陷入了尴尬当中。

    “座师,还有何教诲?”明中信打破沉默道。

    “哦,没什么了!我本想在府城为你寻得名师,为你今后乡试打打基础,但既然你要前去京城游学,那也就算了。毕竟京城的名师大儒更多,切记要在京城好好寻找,实在不行,也可寻找李师为你牵线搭桥,到时自然比我找的要强得多!”

    “府师客气了,学生谨记您的教诲!”

    这明中信居然未曾置疑李师,还说要去京城拜望,说明这明中信肯定知晓李师的身份,这应该是李师告知他的,那么,他们二人的关系就不只是救人与被救的关系了!鲁子善心中有数。

    “座师,学生有一事想请问一下,不知方不方便?”明中信见鲁子善再无问话,开口道。

    “哦,你说!”咦,这明中信还有事相问?鲁子善回过神来,同意道。

    “此前为何座师要让明中信感谢萧知府的举荐?我想那萧知府绝不会那么好心去举荐学生!”

    “哈哈!”鲁子善一听,瞬间笑出了声。

    还真的有猫腻!明中信更加确信,专注地望着鲁子善,等待他的解释。

    “那萧知府举荐于你,乃是事实!但他却是在不知道那份试卷是你的情况下举荐的!”鲁子善止住笑意道。

    明中信更是不解,萧知府为何要在不知试卷是谁的情况下举荐考生,这却是更加奇怪!

    鲁子善见明中信一头雾水,只好继续解释道,“实在是我在萧知府面前演了一出戏,我故意将两份不是你的试卷定为前两名,而且固执地坚持已见,那萧知府多方试探,被我以种种手段迷惑,以为我将你列为案首,为保证我不是故布疑阵,萧知府力荐第三名为案首。”

    “却未想到,我实则已经将你定为第三名,中了我的计。”鲁子善一想到萧知府当时的样子,就又是喜从心中出。

    这可是他的得意之作,将那萧知府玩弄于股掌之间,不要太爽啊!

    “您又是如何知道第三名是我的卷子的?”明中信有些不解。

    “你不是见过吗,我在考场中抢过你的卷子!”

    哦,原来如此!明中信恍然大悟。

    “而且,那萧知府肯定也知道我抢过你的卷子,他认为我定是看你的笔迹,最终以笔迹定你为案首。更令我的计策圆满实施的是,你此次院试的笔迹居然与以往的皆是不同!这就令我的计策更是天衣无缝。也直接导致了萧知府的中计。”

    原来如此,一瞬间,明中信理清了其中的脉络,最核心的就是自己的笔迹,自己本为的是担心萧知府在院试审卷中通过笔迹来将自己认出,再从中使坏,令自己名落孙山,才改的字迹,想不到,这萧知府还真的以笔迹来寻找自己,万幸啊!

    看来,这次萧知府这个亏可是吃得不冤啊!没想到这次我们两个居然在无意中搞了一次神配合,坑了萧知府一把!

    一时间二人心中居然默契异常,相视而笑。

    “好了,你且回去吧!”鲁子善见事情皆已明了,也就不再留客。

    “座师,那学生去了!”明中信一躬身就要道别而去。

    鲁子善望着明中信的背影出神,这明中信真真是令人看不透,每次在他周围都会出现风波,还在不知不觉中化解,到底是运气好,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