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二章 宴请乡邻-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一十二章 宴请乡邻

    但小二依旧不收,说实话,小二也想收,但他作为掌柜的心腹知道,兰家此番已经对明中信改变了态度,这位说不定就是未来兰家的姑爷,如果现在收下,谁知以后会不会找自己算帐,那时可就哭都来不及了。

    “收下,如果你不收下,明日我去兰府拜访,顺便提一句,你想想后果!”明中信一板脸,冲小二道。

    小二一听,这再不接着可就真不合适了!于是他苦着脸接过银票。

    “小的替大家伙谢过明案首!”

    “这就对了!去吧!”明中信一脸笑容,转身进了客栈。

    客栈掌柜的屁颠屁颠紧随其后进了客栈。

    乡邻们也纷纷进入客栈。

    “小二哥,明案首赏了多少?”一个壮汉附上前来,问小二道。

    “给,你们这些家伙,真真是不知死活!”小二没好气地将银票递给壮汉。

    壮汉腆着脸,接过银票,翻开一看,呀!大叫一声,呆立当场。

    小二吃了一惊,“你吓死我了!”伸手拍打着壮汉道。

    “这,这”壮汉将银票递过来,话都说不利索了。

    “怎么了!多少银子,都将你吓成这个样子?”小二鄙夷着接过银票。

    低头一看上面的数额,也是呆若木鸡。

    上面赫然是“五十两”三个字!

    回过神来,小二待要进入客栈将银票还给明中信,但想及他的态度,心中觉得,只怕这银票还有些说道,先回去酒楼再说!

    小二领着一干壮汉回转酒楼。

    “掌柜的,准备好酒好菜,今日我在此摆上宴席,先行谢过各位此番相助,同时也请各位乡邻在此同贺!”

    掌柜的瞬间脸上笑开了花,连忙应是,下去准备。

    而各位乡邻则纷纷道谢,入席。

    “各位,明某还有些事,上去处理完下来再敬各位!还望原谅则个!”明中信向大家一拱手道。

    “明案首切不可如此,你先忙,大家在此等候于你就是!”

    众乡邻纷纷应是。

    明中信向唐姓书生示意,二人上楼而去。

    “唐兄,这是二百两纹银,请你收好!”明中信递给唐姓书生一张银票。

    唐姓书生接过银票,一躬身,向明中信道,“谢过明兄,唐某就此告辞!”

    说完,转身就向房间外行去。

    咦,这家伙还真是干脆,得了银钱转身就走。

    “唐兄,要不你留下来吃了这顿再走?”明中信叫道。

    “不了!唐某还有要事!”唐姓书生头也不回地向外行去。

    看来他还真的是很急。但他究竟因为什么呢?明中信望着他的背影有些出神。

    明中信通过神识,能够感觉到,这唐姓书生面上虽平静无波,但心中却充满了万般悲愤,好似心有难事。

    但明中信心中不解,看他气度画技,绝对是年少有才,春风得意之人,为何有如此之大的悲愤之情?他这年纪还有何难事,难道科举不第?

    但就算科举不第,也不至如此悲愤啊!来年再考就是!明中信越想越糊涂。

    罢了,还是看看自己这些兄弟们吧!

    将唐姓书生抛诸脑后,去别的客房看望黄举三人组及各位同窗。

    为其一一诊脉,也只是酒醉,倒也无甚大碍。

    叫来客栈掌柜的吩咐随时注意他们,如果醒来,要奉上醒酒茶汤。

    掌柜的自是无所不允。

    明中信整整衣冠,换身衣裳,来到楼下。

    却见楼下,桌案之上满满皆是酒菜,乡邻们喜笑颜开,等候着自己。

    “见过明秀才!”诸位乡邻见到明中信下楼,纷纷站起。

    明中信纷纷回礼,坐于上首。

    “祝贺明案首此番再夺魁首!”乡邻们纷纷举杯向明中信祝贺。

    明中信举杯相敬,一饮而尽。

    酒宴开始。

    明中信与众乡邻喝了个昏天黑地,众人纷纷惊异于明中信的酒量,按说他早已与众新晋秀才们喝了个底朝天,如今与自己等人还是如此喝,这可真真是快成酒仙了!难道真的是能人无所不能?

    不管如何,大家卯足了劲,誓要将明中信灌倒,纷纷上前以祝贺的名义拼酒。

    结果,最后居然仍是未曾将明中信灌倒,反而尽皆躺在了桌下。

    客栈掌柜的看了个瞠目结舌,这明秀才可真真是太能喝了!自己活了这么多年,开了这么多年客栈,可从未见过如此能喝的秀才公!

    “掌柜的,这些酒菜钱先记着帐,待来日再行结算。不过,还得麻烦你将各位乡邻送回家去!”明中信清醒地吩咐道。

    掌柜的更是惊为神人,这明秀才喝了那么多酒,居然还惦记着送乡邻们回去,说明人家还真的是清醒着。

    “好!好!”掌柜的都震惊得说不出其他话来了,傻傻地盯着明中信,口中只是应是。

    明中信吩咐完,就上楼休息去也!

    掌柜的望着这一地的乡邻,心中苦笑,你们这是何苦来哉!没把人家秀才公放倒倒是将自己埋进了深坑。

    无奈,吩咐客栈帮闲一一将乡邻们送回家,自己带人收拾这一地狼藉。

    梆梆梆梆,一阵敲门之声传来。

    明中信迷迷糊糊站起身形。

    “谁啊?”

    “秀才公,知味酒楼来人,寻找于你!”客栈掌柜的声音传来。

    “什么事?”明中信心中一激灵,知味酒楼有何事寻找自己?难道这兰家反悔,让自己付那酒菜钱?

    但转念一想,多少自己也与那兰家有姻亲关系,这兰家总不至于如此没品吧!

    难道是那兰景泽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嗯,有可能!

    明中信打开房门,却见掌柜的站在门前,身后正是那知味酒楼的小二。

    “有什么事?”明中信望着小二道。

    “明案首,你快去看看吧!那位相公在耍酒疯!谁都拉不住!”小二哭丧着脸道。

    “谁?”明中信一皱眉。

    “就是用一幅画换了您二百两银子的那位!”小二解释道。

    “哦,原来是他!”明中信恍然大悟,这唐姓书生居然没离开济南府,而是去了知味酒楼闹事!

    闹闹也好,将心中烦闷、痛苦、悲愤尽情倾泄而出,却也有好处。

    明中信这就不急了,让开房门道。

    “进来吧,将事情始末一一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