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五章 介绍始末-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介绍始末

    而黄举三人组更是双眼冒光地望向明中信,这明中信的喝酒技能如此高深莫测,如果咱们学会,岂不是拥有了装逼打脸的极佳技能?

    一时间,在场众人也是激动不已,皆想要向明中信学习这喝酒技能。

    明中信望着这些如狼似虎的眼神,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昨日就不那么风骚!也就不会有如今这些事了!还是赶紧逃吧!

    “咦,明兄,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还想喝吗?咋晚都把我放倒了,还没喝够?“楼梯之上的唐寅,摸头脑袋,一脸痛苦之色地望着大堂中的明中信道。

    咋晚!放倒!喝够!大家都注意到了这三个关键词。

    一时间,众人皆望向明中信,难道昨晚明中信还与这位书生喝酒了?

    明中信望着这个情形,头痛无比,大爷,你就别添乱了,这下,自己这三顿酒的辉煌记录可就大白于天下了,更是坐实了自己的酒仙之名!

    见明中信未否认,众人更是眼冒金光!

    明中信无法承受这些目光。

    “诸位,明某还有些事,就先行上楼了!”说完,明中信直奔楼梯而去。

    黄举三人组满脸兴奋地紧随其后。

    乡邻们与秀才们有些好笑,看来这明案首也有怕的时候啊!

    明中信上得楼梯,直接一把拉住唐寅,向客房走去。

    令人奇怪的是,这唐寅居然未曾挣扎,而是乖乖地随着明中信回到房中。

    众人进入明中信房中落座。

    “唐兄,你何时回乡?”明中信问道。

    “这?”唐寅有些不好意思,满脸尴尬,昨日骗明中信说自己急着要回乡,不想却回转酒楼发泄私愤,还如此丢人的喝醉耍酒疯。最令人难堪的还是明中信亲自去将自己带回,否则自己还真不知道,昨夜身在何处!

    “唐兄乃是有功名之人,为何如此不智,行此狂放不羁之事,有辱身份啊!”明中信语出真诚地劝道。

    却未想到,唐寅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神有些呆滞。

    明中信一惊,神识之中明明清晰感觉到这唐寅是在听到功名这二字之时,一瞬间变了脸色。

    难道这功名有问题?

    却见唐寅凄然一笑,长叹一声,“明兄,今后再不用和唐某说及功名,唐某已经被革黜,今生永远无功名一说了!”

    “为何会如此?”明中信惊问道。

    唐寅却欲言又止。

    在明中信再三追问之下,唐寅道出了一番话来。

    之前,唐寅16岁中秀才,29岁参加南京应天乡试,获中第一名“解元”。真可谓是少年得志,踌躇满志,想要大展洪图。于弘治十二年二月赴京赶考,却不料,与他同路赶考的江阴大地主徐经,暗中贿赂了主考官程敏正的家僮,事先得到了试题。

    殊不料。这徐经办事不密,事情败露,唐寅受到牵连,锒铛入狱,身被刑具,还要面对如狼似虎的胥吏审问呵斥,遭受世人的指责唾骂。

    经过审讯,虽然最终没有判定唐寅是本次考场舞弊案主犯,但干系是摆脱不掉的,他被除掉“士”籍,发配到浙江为吏。

    “你说,唐某岂能受此凌辱!”唐寅越说越激动,越说越难受,双目通红,目眦欲裂,陷入疯狂之中,紧紧抓住明中信的胳膊,摇晃着喊道。

    “唐兄息怒!”明中信低喝一声。

    嗡,唐寅只觉头颅一晕,清醒过来。

    但却也悲从心中起,呜咽不已。

    旁边的黄举三人组为之唏嘘不已,确实,这唐寅本已接近登上巅峰,未料想却被一棒子打下尘埃,这种痛苦,绝非正常人能够承受之苦,同情地望着唐寅。

    “那你为何不赴浙为吏?”王琪问道。

    一时间,明中信、黄举、李婷美看着王琪,像看傻瓜般。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从小吏作起,再重新来过不也一样吗?”王琪不解道。

    不错,按照实际处境而言,如今木已成舟,唐寅只能去当这小吏,再行徐徐图之,不失为一条途径。

    而且,看这唐寅一副文弱书生的模样,可谓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抬,还有何职业可干,仿佛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

    “依你的脑袋,咱们还是不要探讨这个问题了!”黄举摸着王琪的脑袋说道。

    “你觉得,进士与吏有何差别?”李婷美叹了一口气,冲王琪道。

    哦!王琪明白了,自己只是从实际考虑,但却忽略了,此事说来轻巧,但对一位读书人而言,此事涉及到了尊严,况且,进士与吏可是天与地的差别,尤其这唐寅还是乡试解元,之前已经如凤凰般翱翔于天际,如今却如草鸡般在地上折腾。

    唐寅岂能下咽这口气,更何况这次舞弊事件根本就没他一点事,只因他与徐经走得近,受了池鱼之殃而已!

    如此一想,唐寅坚拒小吏,愤然出走,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唐兄,你今后有何打算?”明中信未理会他们,向唐寅问道。

    “岁月不久,人命飞霜;何能自戮尘中,屈身低眉,以窃衣食。”唐寅低声吟道。

    明白了,黄举三人组心中一阵凄然,为之叹息。

    唐寅这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啊!

    “壮哉!当浮一大杯!”明中信击节赞叹道。

    黄举三人组一阵愕然,此事值得庆祝吗?

    唐寅也是痴呆地望着明中信。

    “明兄为何如此说?”黄举问出了大家想问的话。

    “唐兄,这小吏确实应当辞去,依你之才学,你之气度,天下何处不可去,何事不可干!”

    “况且,咱既然是被冤枉的,岂能忍气吞声,接受安排。如果就那样赴任小吏,岂不是坐实了自己的罪名,天下人将如何看待,此时绝不能自暴自弃,而应该挺起胸膛,走出另外一条路,名震天下,让那革黜你功名之人后悔,明白错过了你这棵明珠是他们此生最大的遗撼!”

    明中信一席话说得黄举三人组热血沸腾,激动不已。

    “请明兄教我?”唐寅越听眼神越亮,激动得站起身形,抱拳拱手向明中信请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