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搞定唐寅-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一十七章 搞定唐寅

    “你现在所看的是蒸馏酒器械,用这些器械将现有的粮食酒进行蒸馏,能够制作出医用酒,可以消毒,能够制作出喝的纯芳更高的酒,喝后能够令人飘飘欲仙。给,这就是用这些器械制作出的酒,你且尝尝!”明中信边解释,边去床边取出一瓶酒递给唐寅。

    唐寅半信半疑接过酒瓶,自己也是嗜酒之人,且来品品,看有明中信说的那么玄吗?

    唐寅虽然半信半疑,但黄举三人组却是品尝过的,见明中信居然拿出酒来,兴奋无比,好久未尝过明家酒的滋味了,还真是怀念啊!

    “小二,小二!”王琪跳起来,打开房门,直接喊道。

    “来了!”小二应声而到,“秀才公,您有何吩咐?”

    “拿几个酒杯来!快些!”王琪催促道。

    “得嘞!”小二反身就要跑步下楼。

    “小二!”明中信开口道。

    “明案首,您有什么吩咐?”小二转身看向明中信。

    “算了!不用拿了,我们有酒杯!”明中信冲他摆摆手。

    小二为之愕然,这明案首怪不得如此能喝,原来人家还自备有酒和酒杯,随时享用,这是练出来的啊!

    黄举等人也是一脸怪异的表情,显然,他们也是如此以为的!

    众人自以为是的神情自然被明中信看在眼中,依明中信的神识识别度,自然明白他们怎么想的,心中一阵无奈,看来自己这酒鬼之名真真是落实了。

    “哦,原来明兄自带了酒杯,早说嘛!”王琪回身埋怨道。

    明中信笑笑,转身从床头又拿出四个酒杯,递给黄举。

    一瞬间,黄举等人震惊了,却见这几个酒杯晶莹剔透,玲珑有致,更难得的是居然毫无杂质,还是白色的。

    “这,这不是那琉璃嘛!”黄举震惊地望着明中信,他居然奢侈地带着琉璃酒杯?难道就不怕打碎了?

    王琪、李婷美,包括唐寅皆是震惊地望着明中信。

    其实他们错了,明中信拿出的酒杯只是玻璃而已,并非古法制成的琉璃,当然琉璃也是玻璃的一种,只是工艺繁杂,耗时极久而已。

    “此酒杯制法也在这几本书册之中!”明中信淡然道。

    众人更是吃惊了,难道这也是明中信整理所得?

    之前明中信说道这酒如何如何,唐寅还将信将疑,但如今这“琉璃”实物在此,却是做不了假的,但这真的是明中信所做?仔细想来,自己从未见过如此晶莹剔透的“琉璃”,也许还真的是明中信从古籍之中找到制作之法从而制作成的!

    “这酒品评之法,应该是先观色,其次闻香,再尝滋味,然后综合色、香、味的特点判断酒的好坏。”明中信解释道。

    “先说这色!”明中信举手示意唐寅倒酒。

    唐寅也是好奇这明中信对这酒有什么说道,起身为其倒酒。

    却只见瓶中酒液如流泉般透彻白壁,无一丝杂色,进入酒杯,更是与酒杯浑然一体,透明清澈。

    唐寅可从未见过如此美酒,居然无一丝杂色,太不可思议了!

    酒出瓶之时,一瞬间,香气四溢,芳香扑鼻,首当其冲的唐寅竟沉醉在这香气之中,居然差点将酒倒出酒杯,幸亏明中信提醒,否则还真的要浪费了。

    而黄举三人组早就已经在那儿猛吸气,闻这酒香。

    “纯净无色,这是将其中杂质去除,实乃是好酒的一个特征。”明中信没理会他们,向唐寅解释道。

    “再说这闻香,方法为嗅闻之法,将酒杯举起,置酒杯于鼻下二寸处,头略低,轻嗅其气味,最初不要摇杯,先闻挥发的酒气,然后摇杯闻酒中散发的香气,如此就能够识别酒的好坏。这香气分喷香性好和留香性好,此酒属于喷香性好的。”

    “再说这品尝滋味。一入口,喷香性好的话,香气就会充满口腔,大有冲喷之势;留香性好的话,咽下后,口中应该仍留有余香,酒后作嗝时,还有一种令人舒适的特殊气喷出。”

    唐寅听得早已垂涎欲滴,自已倒了一杯,省略了观色、闻香步骤,直接将酒液啜入一小口,放于口腔前部,瞬间感觉口中一阵火烧之感,好辣!咦,还从未有过如此感受。

    回味过后,却只觉居然有丝甜味,随后酸味、咸味、苦味、涩味齐齐上阵,慢慢吞咽下去,却只觉咽喉之间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刚烈无比。

    稍停之后,居然口有余香。

    “真乃好酒!”唐寅闭目赞道。

    却无人响应,唐寅有些吃惊,如此好酒,黄举等人居然不赞吗?

    睁眼看去,却差点将鼻子气歪。

    只见黄举三人组早已将酒瓶拿过去,你一杯,我一杯地痛饮。

    唐寅看着他们牛饮,心中为这酒喊冤不已,真真是所饮非人啊!

    再看明中信,却见他居然悠然自得地看着这三个酒鬼,并不阻止。

    唐寅上前气急败坏地抢过酒瓶,再不放手。

    黄举三人组待要抢酒瓶,见是唐寅,毕竟不熟,也就作罢,但却望着酒瓶,恋恋不舍。

    “唐兄,如何?”明中信手举酒杯,望着唐寅问道。

    “好酒,好杯,但不是好人!”唐寅没好气地看看他们四个,意有所指地道。

    “那唐兄可有定夺?”明中信毫不介意。

    “这?”毕竟事关自己今后的动向,唐寅有些难为。

    “无妨,唐兄如果有难处,明某自是理解!咱们好聚好散!”明中信一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向唐寅道。

    “今日,咱们就将这酒喝了,作送别之意!”说着,明中信就要上前取酒瓶。

    唐寅不自觉地将酒瓶收入怀中,躲过明中信的魔爪。

    “怎么?唐兄不想与我兄弟喝酒?”明中信脸色有些微微变化。

    “不是,我只是,只是”唐寅自知理亏,但真心不想如此美酒让这几个不懂酒之人糟蹋了,却又不能当人家面打脸,真是进退两难啊!

    “不怕,咱们还有酒!”明中信转身又到床头取出一瓶酒,“走,咱们下楼去喝!再叫点小菜!”

    说着,明中信向黄举三人组一使眼色,就要出门而去。

    唐寅看看明中信手中酒瓶,看看桌上“琉璃”酒杯,再看看几本书册,一咬呀,一跺脚,站起身形。

    “明兄,唐某就与你前去明家,看看你这明家学堂,再作定夺,你看如何?”

    搞定!明中信背着身子,脸上露出一丝丝奸计得逞的奸笑!

    黄举三人组暗暗竖起大姆指,向明中信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