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家主训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一十九章 家主训斥

    不对呀!难道他见自己未曾携带礼物上门,也没有意见?自己本还想借此试探一番兰府的态度,未曾想,这未来老泰山居然直接无视了礼物,将自己这招破解于无形。

    难道这兰家真的已经屏弃前嫌,准备接纳自己了?

    明中信有些不解。

    但他既来之,则安之,且看这兰家耍什么花样!

    明中信随着兰河进入后宅。

    “大哥,你这是?”走着走着,却见一人拦住了去路,向兰河问道。

    “哦,是二弟啊,为兄带着信儿前去拜见老祖宗和父亲、叔父!”兰河停下身形。

    哦,原来是自己那位二舅兰江,真真是冤家路窄,早就听馨儿说,这兰江与那鲁子善份属同窗,曾经向鲁子善提议,让取消自己的科举资格,但不知为何后来此事不了了之,也许是他吹牛?其实是人家鲁提学根本就看不上他?

    明中信有些好笑,亏自己前次来府城时还警惕万分,预防这兰江耍花样,却未想到,今日才得见这位二舅。

    明中信望着兰江,躬身为礼,“见过二舅!”

    却见那兰江望着明中信,依旧是皱着眉头,一脸嫌弃。

    哼!兰江冲明中信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看来,这兰江对自己真的是心怀芥蒂,难以释怀啊!

    但自己又怎会怕他,望着兰江的背影,明中信心中暗道,二舅啊,你有什么招数,尽管放马过来好了!且看我会不会怕!

    兰河一脸无奈,冲明中信道,“信儿啊,你二舅近日有些烦心事,所以才如此这般!平日却非这般模样!你万不可芥怀啊!”

    “信儿不敢!”

    “父亲大人,我带信儿前来拜见!”兰河与明中信来到一座小院正屋前,向内禀告道。

    “进来吧!”一个声音传出。

    真是中气十足啊!明中信心中暗叹,听这声音,此人身体绝对倍棒,怪不得一直压着自己这老泰山,不曾放权。

    明中信虽心中腹诽,但却无法不尊照礼数,进门后,躬身拜见。

    “见过舅公!”

    “起来吧!”那个中气十足的声音道。

    明中信站直身形,向上观瞧。

    却见上面坐着一位精神矍铄的老者,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

    这就是自己的舅公兰伯符!

    “信儿,你大母身体可还好?”兰伯符问道。

    “回禀舅公,大母一切安好!”

    “那就好!你此次院试考得很好,既然中了秀才,不知你打算拜哪位大儒为师,准备乡试,为今后的科举之路打开局面?”兰伯符直入话题。

    “信儿不敢鲁莽行事,准备先行游学,回来之后再行定夺!”明中信略一思索,半真半假道。

    “游学?”兰伯符眉头一皱。

    “不错,信儿准备出外游学,会会各地秀才举人,增长增长见识,待眼界开阔之后,找一位适合自己的老师,奋力冲击一下乡试!”明中信解释道。

    本不想如此,但想及兰馨儿的处境,也不想让她为难,所以明中信才如此解释,否则依旧之前与兰家的紧张关系,岂会如此示弱?

    待得兰馨儿进了明家门,再不受你等这鸟气!明中信心中发狠。

    “不知你要前往哪几处?”

    “信儿准备先行前去京城,见识一番,领略一下京城的繁华,再会会京城那些才子,见识见识京城杰出的那一群人,随后再定行止!”

    “胡闹,少年气盛,你是想去京城显摆一番吧!京城那水太深,我劝你不要中了小小的院案首,就小觑了天下英杰,这天远远比你看到的大!还是收敛一些吧!要不然老夫为你决定行止,为你引见一些当地大儒,你前去拜访学习,总胜过像你这般如无头苍蝇般到处乱转,碰得头破血流为好!”

    咦,这老头究竟是真的对自己好,还是想监视自己的行止,但看着又不像害自己,倒像真的为自己打算一般。

    难道这老头看到自己前途无量,觉得应该交好,改变了心意。就此放下恩怨,真心想招自己为孙婿,为今后留下后路?

    明中信运用神识感应了一下,这兰伯符居然真的是语出真诚,并无花招,真是太令人意外了!

    难道这兰家家主真的想通了,不想攀那萧知府的高枝了,转而培养自己了吗?

    想想就觉得不可思议!

    “你考虑考虑!”萧伯符见明中信一副惊疑不已的模样,心中了然,这明中信还是未曾放下心中芥蒂,对自己有所防范,深怕自己心怀叵测,意图不轨。

    看来,就算自己想要恢复之前与明家的关系,暂时也是不可能了。

    “信儿遵命,我会好好考虑的!”明中信应付道。

    老而弥艰的兰伯符自然知道,明中信这是应付之语,想及自己兰家之前的所作所为,也不怪明中信如此防备,后悔不已,早知道明中信有此后劲,兰家也就不将事做得那么绝了。

    罢了,罢了,还是慢慢来吧,人心换人心,终有一日,明兰两家会回复原来的关系的!

    “对了!老夫听说你在陵县立下誓言,要以明家学堂为基础,培养出各行各业的精英,进而撑起这大明一片天空,是否确有其事?”兰伯符脸色一肃道。

    “确有其事!”明中信老老实实道。

    不老实不行啊!这事在陵县可是尽人皆知,抵赖不得。当时只是一时激愤,将自己心底的秘密抖了出来,虽然不是终极秘密,但也令自己很是背动。

    如今,这兰家舅公岂不也是抓住此事,要对自己教训一番。

    真是后悔啊!本应该闷声发大财,在不知不觉中完成自己的构想,却未料想到,行势所迫,令得自己不得不这般大张旗鼓,大肆张扬。终成后患!

    事到如今,只好低头认栽了!

    “胡闹!你这般胡乱立誓,还是立得这般不靠谱之事,真真是乱弹琴!你这是要让天下读书人如何想你?如何看你?就你能耐大?就你有这番为国之心?”兰伯符几个问题连续抛出。

    明中信有些面红耳赤,不错,自己初心是好的,坏的是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宣扬,这就是万死之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