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四章 商谈婚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四章 商谈婚事

    明中信目视兰馨儿,将这段时间的事宜一一道来。

    当然,明中信将那些危险的事宜轻描淡写地一笔带过,重点着墨于好消息、好事情,这一番经历真可以说是起承转折、跌宕起伏。

    就这,兰馨儿都听得一惊一乍,不时为明中信的遭遇所吃惊欣喜。

    当然,以兰馨儿的聪明伶俐,自然听出了明中信话语中的一些漏洞,但她却体贴地并未追问。

    明中信当然能够通过神识感受到兰馨儿情绪的波动,语言的回避,真切体会到了她的体贴温柔,对此感动异常。

    说着说着,不知何时,明中信已经停止了诉说,二人的目光交织在了一起,静静地凝望着,凝望着。

    此时无声胜有声!温馨的感觉荡漾在二人的心中,荡啊荡!

    噗通,却听池塘中传来一声空响,二人回过神来,相视一笑,一切温柔尽在不言中。

    望向池塘之中,却是一根树枝掉入池塘引了响声。

    明中信也不好意思再行讲述自己的事情。

    “馨儿,你这段时日都在府中做什么了?”

    “小妹闲暇之时只是做些刺绣女红打时间!哪有信哥哥这般过得精彩!都怨祖父将我禁足,否则我也能去看看信哥哥的英勇事迹!”兰馨儿撅起嘴埋怨道。

    明中信宠溺地望着兰馨儿,“好啊,今后咱们成婚了,自会将你带在身边,让你经历信哥哥的所有事宜!”

    兰馨儿一听,瞬间羞红了脸,“信哥哥!”

    哦,明中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这般说话可不就是求婚了吗?

    也罢,既然提了起来,就说个明白。

    “馨儿,现在信哥哥已经中了秀才,而老祖宗也同意了,舅公态度也有些转变,不如这次回去,我就让大母前来提亲,让咱们尽早成婚,你看可好?”

    “信哥哥!”兰馨儿一听,羞红了脸,跳起身形,一跺脚,向外奔去。

    “这是怎么话说的?”明中信望着兰馨儿的背影一阵错愕,“究竟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呢?”

    前世的明中信一心报仇、修炼,并未经历过这儿女情长,哪懂得少女的心思,一头雾水地呆立当场,皱着眉头思考兰馨儿的态度。

    良久,明中信反应过来,看看花园周围,自己进来的时候就未曾看路,以前可不知,这兰府居然如此之大,自己迷路了。

    今番,自己可怎么出去啊?

    “明少爷,家主有请!”却见从外面转进一位老仆,上前躬身道。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明中信心中欣喜,这下有人带路了!

    “头前带路!”明中信故作深沉地道。

    “是!”老仆转身带路。

    一路行来,依旧回到了兰伯符所住小院。

    进得房中,却见兰伯符、兰仲谋兄弟两人,兰河、兰江兄弟二人尽数坐在房中等候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三堂会审?

    见到明中信进入房中,兰河笑着开口道,“信儿,快快前来拜见各位长辈!”

    明中信上前躬身道,“见过大舅公,二舅公,大舅,二舅!”

    兰仲谋上下打量着明中信,显然对明中信十分感兴趣。

    “哼!”却见兰江一脸不愤,冷哼一声,并不理会明中信的行礼。

    明中信见状,心底不屑,既然你不认我这外甥,难道我还上赶着认你不成?也就不再理会于他,敷衍着对他行礼之后,自去寻找座位坐下。

    毕竟,他现在的身份是明家代家主,不能在兰家掉了份。

    刚才只不是从大母角度而言,认这些人为长辈,所以才行礼,实则依他现在的身份,是与兰伯符平起平座的,岂会理会这不入流的二舅!

    兰伯符、兰仲谋见状,心下暗暗吃惊,看这明中信分明是不将兰江看在眼中,态度居然如此强硬,看来老祖宗说的不错,只怕今后兰家再无法压住明家了!

    而兰河却看在眼中喜在心中,这女婿还真是有个性,能为自己作主,看来明府出了一位强势的家主啊!

    “信儿,得知你前来,你二舅公、二舅特意赶了回来,今日为你庆祝院试及第!”兰伯符开口道。

    “信儿不敢劳烦长辈们挂念!”明中信欠身道。

    “都是一家人,说什么劳烦?这就见外了啊!”兰伯符一瞪眼道。

    明中信瞬间就明白了,这兰伯符的态度不对啊!之前,只是向自己表达了善意,也意味着兰家不会再针对自己,但态度却说不上多么亲热!

    此番却是不同,兰伯符居然与自己以一家人自居,这就耐人寻味了!

    难道兰伯符已经接到老祖宗的指示了?明中信望望兰仲谋,见他也是一脸慈爱地望着自己。

    心中暗自点头,不错,看来老祖宗已经将态度明确了。

    明中信心中讶异,老祖宗这动作可真是够快的啊!前脚自己刚刚出门,就向兰家家主表示了态度,看来,她还真是看好自己!

    动作如此快,说明她对自己无比重视,这是深怕兰家不明事实,又与自己生冲突,造成不测后果!

    难怪人家执掌了兰家几十年,还将兰家展到如此地步!真真是不可小觑啊!

    从今往后,只怕兰明两家的关系真的要进入一个蜜月期了,至于兰江的态度,可以无视,想必他也未曾入得老祖宗之眼,连通知都未通知一声。

    估计也就是兰伯符嘱咐了一声,并未向他表明这是老祖宗的意思。

    明中信一瞬间就理清了关系,看来,对兰家的态度也要有所改变了!

    “是信儿说错了!”明中信躬身认错。

    “好,既然咱们坐在一起,也是想商谈一下你与馨儿的婚事!”兰伯符不再纠缠于这个问题,转移话题道。

    咦,明中信惊讶无比,兰家居然要谈婚事,看来这老祖宗的影响力还真是巨大啊!

    之前,那般阻挠,想要拒婚,如今老祖宗一句话,居然立刻谈婚论嫁,还真是见效啊!

    “父亲!馨儿的婚事不可如此儿戏啊!”兰江冲兰伯符大叫道。

    “是啊!大哥,现在谈馨儿的婚事,是不是太仓促了?要不待信儿中了举人再说!”兰仲谋也是一皱眉道。

    显然,这兰江依旧不同意,而兰仲谋则比他温和一些,想看看再说!明中信心中了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