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千户有请-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五章 千户有请

    兰河见叔父与弟弟皆持反对意见,焦急无比,但又无从说起。

    “叔父,信儿与馨儿也到了适婚年纪,还是尽早完婚为好,如此也能让信儿专心备考,身边有个人照顾!”

    一时间,兰仲谋与兰江双目瞪向兰河。

    兰河在二人的眼光中败退,毕竟,长久以来,他温和醇厚的性子决定了他在兰家并无多少话语权!

    明中信闻听此话,看着兰河,心下感激,看来这未来老泰山是挺自己的!

    不过,最终的决定权还在兰伯符这位兰家家主身上。

    明中信转过头望着兰伯符,就看他如何解释处理了?

    “二弟,这是老祖宗的意思,你难道要违逆不成?”兰伯符面色一沉,向兰仲谋道。

    “这?”兰仲谋自然知道这是老祖宗的意思,但在他想来之前兰伯符也是坚决反对馨儿嫁与明中信,如今即便老祖宗吩咐,但心中估计也会有所抵促。

    况且,这明中信虽然中了秀才,但乡试可比院试难了许多,这明中信也许就是昙花一现,拖到那时,也许明中信的表现就无这般耀眼,那时再来计议,岂不是更保险!

    故此才提出疑问,为兰伯符提供个借口。

    兰伯符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但他另有考虑。

    如今,兰仲谋见大哥这时推出老祖宗,显然这个借口兰伯符不大认可,自是无话可说,只好闭嘴。

    那边的兰江听说是老祖宗亲自发话,吓得噤若寒蝉,再不敢提出异议。

    兰仲谋望着兰伯符,轻叹一声不再言语。

    兰河却欣喜无比,怪不得父亲如此上心,态度也转变得如此迅速,原来是老祖宗发话了,看来此事是板上钉钉了。

    “信儿,此事就如此定了,你且将这封信拿回去,交与你大母,择日前来提亲。”兰伯符见未有反对之声,取出一封书信递给明中信道。

    明中信见兰家人皆再无异议,上前接过书信,躬身应是。

    “好了,今日信儿既然来此,趁大家皆在,就吃个家宴吧!”兰伯符微笑道。

    大家自是无不应允。

    宴席之间,兰江变着个脸,没给明中信好脸色,但兰河却频频劝明中信吃好,兰伯符兄弟二人却只是问询了妹妹的身体情况,随后再无话语。

    明中信对舅公们的问话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除此外只是静静地用膳,绝不多言一句。

    对此,兰河有些无奈,看看父亲与叔父,心下一阵无力,看来,虽有馨儿作媒介,但明兰两家的关系要想恢复当初,只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好在,马上就要亲上加亲了,这是个好的开始。

    宴席间,兰馨儿却未曾出现,想来这兰家规矩森严,女眷无法上席,明中信心中有些失望。

    饭后,明中信告辞而去。

    “前面是明案首吗?”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

    明中信转身望去,却见一个锦衣卫打扮之人正在打量着他。

    明中信心中一喜,难道石文义还未走?

    但转念一想,不对,都几个月了,石文义岂能未走?但如果他们走了,怎还会有锦衣卫之人认识自己?

    “这位军爷,是您叫我吗?”明中信抱着疑惑拱手道。

    “不错!”那锦衣卫点点头。

    “不知军爷有何贵干?”

    “我家大人想见见明案首,特让我来请您!”锦衣卫客气地道。

    咦,明中信上下打量一下锦衣卫,不错此人乃是一名小旗,他家大人?那就至少是总旗,但看他自得的神情,却绝对比总旗要大,难道是?

    想到此,明中信心中一激灵,只怕这次会面不会是好事?

    “不知你家大人是哪些一位?”

    “到时便知。”小旗神秘一笑。

    装神秘!明中信心中不屑道。

    “还请小旗大人头前带路!”

    哦,那锦衣卫小旗转身带路前行,明中信紧随其后。

    不错,正是锦衣卫衙门方向,明中信心中暗道。

    一路无话,二人来到锦衣卫衙门。

    却见门前左右有两位锦衣卫正在执守。

    小旗却并未理会,直接向衙门内行去。

    明中信稍稍停顿一下,待要向那二位打招呼。

    未想到,小旗进了门内,侧身冲他道,“明案首请!”

    明中信看看左右。

    那两位锦衣卫却对他们视若无睹。

    此番进去,还不知要遇到何事,是福是祸还真不一定。明中信看看头上那块锦衣卫匾额心中暗暗。

    小旗再次躬身请让。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还是进去吧!明中信迈步进了锦衣卫衙门。

    明中信轻车熟路,在小旗带领之下,直奔大堂。

    明中信一皱眉,看来这次请自己来的还真是一位大人物,否则不会在大堂等候自己,就是不知道是哪一位?

    明中信猜测不定,这位大人让自己来有何事情?自己也与锦衣卫无关啊!

    不对,还真有联系,难道是那弥勒会?明中信心中一惊。

    不是说,弥勒会已经被赶出府城了吗?难道是那内奸?

    “启禀大人,明案首来了!”却见那小旗来到大堂之外,高声喊道。

    明中信好奇无比,不知是哪位大人要见自己!

    想着,极目望向森严的大堂,隐约间看到大堂之上,案几之后,坐着一位官员,正在低头处理事务。

    明中信神识一闪,瞬间看清楚了这位官员,只见他衣服前胸绣着一只麒麟,居然是麒麟服,这可是四五品衣着啊,就连那石文义也只是虎服而已。

    明中信心中一惊,难道这位是千户?

    他心中暗道,自己什么时候有这身份,居然令一位千户接见?

    “请他进来吧!”却见,大堂内那位官员发出了声如洪钟的声音。

    “明案首,请!”小旗回身向明中信做了个手势。

    到此地步,不进也得进了。明中信向小旗微微点头示意,光棍地迈步向前行去。

    而他也感受到,在他一进大堂之时,那位官员的眼光就紧紧盯在他的身上,观察打量着他。

    看来,这位千户大人也是第一次见自己,否则不会如此打量自己,明中信前行着,但神识也在全神贯注地观察着这位千户的一举一动。

    毕竟,现在这位千户大人目的不明,谁知他会抽什么疯?

    “学生见过千户大人!”明中信来到近前拱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