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弥勒报复-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六章 弥勒报复

    “明案,真是气蕴风采过人啊!”千户称赞道。

    “千户过奖!”明中信不为所动,此话明为糖衣炮弹而已,岂会在意?

    千户笑笑,也就不兜圈子了。

    “明案,弥勒会有信了!”

    哦,明中信依旧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仿佛并不知晓弥勒会一般。

    千户恨得牙痒痒,这明中信还真沉得住气,这可是涉及身家性命之事,他居然还这般模样!

    不过,既然话题已经打开,也只好下去了,我就不信这明中信听了这个消息还能如此淡定!

    “锦衣卫查实,那府城弥勒会尊者正在组织人手,即将前往陵县对明家进行报复!”

    什么?明中信心中大惊,家中可尽皆是老弱妇孺啊!

    终于明中信面色大变,深鞠一躬问道。

    “还请千户大人明告学生,这弥勒会何时对明家展开报复?”

    样,就不信你不着急!千户大人此时却不紧不慢地端起茶杯,开始细细品茗。

    明中信见千户大人如此模样,瞬间反应过来,哎,自己可真是关心则乱啊!既然锦衣卫已经查家弥勒会的动向,而千户大人依旧在此悠然自得地消遣自己,岂不是明弥勒会现在还未展开行动,或者尚须时日。所以千户大人才不着急。

    想及此,明中信也就不再着急,而是重新恢复了那副淡定的模样,立在当场,看着千户大人。

    千户奇怪,这明中信怎么还不求自己呢?

    抬头望向明中信,却差点气死,却原来,明中信居然坐到了侧面椅子之上,也在慢慢品茗。

    难道他就不着急家人吗?

    这下,轮到千户大人不淡定了。

    “明案不担心家中老人吗?”千户大人强作镇定道。

    “既然贼人的行踪已经被千户大人侦知,想必已经有所布置,学生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着什么急!静待千户大人大展神威,大破弥勒会即可!”明中信慢条斯理地道。

    完了,这明中信还真是狡猾,这下自己的如意算盘可就打错了。

    本来,千户大人想得很好,先爆出这弥勒会报复之事,令明中信失了方寸,向自己求助,自己再安抚于他,施之以恩。

    随后,再与之结交,顺理成章地攀上李阁老这层关系,自己岂不是也就重复了石文义的老路,青云直上,回转京城那花花世界了!

    却未料想,明中信居然如此狡猾,并不接茬。

    其实,就算明中信不出手,锦衣卫也会前往剿灭这群弥勒会余堂的。皆因这本就是锦衣卫的职责所在,显然,明中信看透了其中的本质,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

    唉,这明中信还真是一条狐狸啊!

    他年纪,就有如此心计,怪不得那李阁老对其照拂有加。

    看来,自己还真得向石文义学习学习,待之以诚,才能以心换心,得到明中信的信任。

    千户大人也就不再纠结,坦言道。

    “明案所言甚是,还请你尽管放心,本官已经有所布置,锦衣卫已经前往陵县暗中保护明府,就等那弥勒会余孽出手,然后以雷霆之势,围剿他们,进而将之一网成擒。”

    “那学生在此谢过千户大人对明家的照拂!”明中信见千户不再装矜持,也正色道。

    “明案客气了,保护士绅百姓不受伤害,剿灭弥勒会余孽,本就是锦衣卫的职责所在!”

    明中信但笑不语,看这千户还有何目的?

    “其实,此次围剿弥勒会余孽,本官也将率队前去支援,不知明案可有意与我同行?”千户在那斟酌着语气。

    明中信则依旧有些不解,此番这千户大人专门叫来自己通知这个消息,真的是有些多余。

    其实只需让那旗将这个消息告知自己即可啊。

    而且,他为何还要与自己同行,要知道,自己可是一介读书人,赶路的话,会耽误他的时间的,如果他要前去陵县剿匪,可是赶早不赶晚的。

    如果误了战机,丢掉功劳,到时可是要影响他的升官财的。

    他却不知,这千户大人居然也知道了自己与李阁老的关系,想要攀上这份关系,为日后的前程添加一份筹码。

    本来,前去的县城,根本不用千户前去,即使是那匪徒之中有之前在府城的弥勒会尊者,也不需他亲自前去。

    但现在既然告知了明中信这个消息,想必明中信肯定会赶回陵县,这样的话,自己就失去了交好明中信的机会。

    为交好明中信,他不得不纡尊降贵亲自前去陵县,想通过这一路相护,来增进彼此的交情。

    “能与大人同行,实乃学生之幸!”明中信躬身谢道。

    “嗯,明智的选择,要知道,劫匪虽然退去,但却依旧在济南府境内,一路之上还是会有危险的,与我同行,可避免不必要的损伤!”千户大人笑道。

    “不错,就托千户大人照拂了!不过?”明中信神色间微微有些为难。

    “还叫千户大人,今后,只需叫大哥即可!明案还有何事?但讲无妨!”千户见明中信此番表情,心知必有所求,高兴道。

    现在,他就怕明中信对他无所求,如果有所求,所求越难,他是越高兴的,那就代表,他与明中信的关系已经上升了一个层次。

    有所求就好,他还真是求之不得。

    唉,要不人贱呢!人家求他办事,他居然还甘之如饴,真真是贱骨头啊!

    “既然千户大人”

    “嗯,你叫我什么?”千户一变脸。

    “学生还不知大人的名讳,岂敢乱叫!”明中信正色道。

    “哦,这却是本官疏忽了!”千户一拍脑袋,不好意思地干笑道。

    “本千户姓武名雄,今后叫大哥啊!”千户强调道。

    “好,武大哥!”明中信从善如流道。

    “哎!”千户舒心地应道。

    “武大哥,此次前往陵县,弟想求你带上本次院试的陵县学子,也好有个照应!不知大哥是否应允?”明中信躬身道。

    “好!”武雄二话不应道,反正自己前去也是保护交好明中信,带上这些累赘,也是送明中信一份人情,又何乐而不为。

    “谢武大哥成全!”明中信见武雄答应,躬身相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