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酒楼开业(二)-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十八章 酒楼开业(二)

    为感谢龙之海魂第一个对《帝国支撑者》打赏,特加更第四十六章,以资感谢。

    每日三更时间不变。

    众人转头望去。

    却原来,对面知味酒楼前,烟雾缭绕,鞭炮声不绝于耳。

    周围的熊孩子们纷纷跑到近前,围在知味酒楼门边,欢天喜地,雀跃不已,看到鞭炮放完,一哄而上在纸堆里扒拉,看有无没有炸的鞭炮。

    一见此情形,大人们也纷纷涌到知味酒楼门前。

    鞭炮刚停,一队鼓乐手开吹,一时间知味酒楼沸满盈天。

    看着被吸引来的人群,兰景泽笑了,跟我斗?你还得学学呢!

    就在此时。

    兰云轩站出来,大声喊道,“今日,知味酒楼半价优惠,新老顾客请上门点餐,附赠酒水!”

    刹时间,人群纷涌,要进知味酒楼。

    人群被知味酒楼吸引了过去,吴掌柜看在眼中急在心里。

    今天不能开门红,如何向少东家交代。

    一时间竟没了主意。

    “咋了?”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

    吴掌柜一看,正是明中远。

    “你可来了!”吴掌柜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一把抓住明中远。

    “这可如何是好?”指着知味酒楼,吴掌柜带着哭音道。

    “别慌,别慌。看我带来了什么?”明中远闪开身形。

    却见他身后,一个个仆役搬着一箱箱东西放在“名轩阁”前。

    “这是何物?”吴掌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明中远神秘一笑,没有回答。

    “各位乡亲父老,从即日起,明家酒楼正式更名为‘名轩阁’,吴掌柜,也更名为吴阁主。现在,正式开业!”明中远站在匾额之下,一把拉开了红绸,“名轩阁”三个大字显现人前。

    “轰”霎时间,鞭炮齐鸣。

    不过,此时响起的,不是刚才知味酒楼的小鞭,而是吴掌柜看到的那些箱子。

    一时间,“名轩阁”前,箱中一道道火焰拔地而起,闪烁着火星,形成火树形状,五光十色,煞是好看。

    四周人群,一阵惊叫,快看,那是什么?

    目光闪转,人群重新被吸引到了“名轩阁”前。

    吴掌柜瞬间心定神安,重新昂起了头,挺起了胸,轻蔑地望向兰云轩。

    此时,兰云轩也转过头来,无比震惊地望着地上喷火的箱子,一时间被惊呆了。

    感应到吴掌柜的目光,兰云轩回过神来,望了过来。

    二人目光在半空中碰撞,吴掌柜走上前去,“兰掌柜好,小弟重新开张,希望今后多多关照。”

    “客气,大家各凭本事。”

    “哪里,哪里,知味酒楼经验丰富,你得多多提携!我得多多请教请教!”

    “你还不知能挺多久,不必了吧!”

    两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斗了个旗鼓相当。

    此时,火树烧完,“名轩阁”前恢复了平静。

    “大家好,今日,‘名轩阁’开业酬宾,六折优惠,有菜谱者,五折优惠,请大家排队出示,然后伙计们会带你们进入到各自不同的区域。”

    此时,排列在酒楼门前的两排伙计穿着整齐的制服,动作整齐划一,鞠躬行礼。

    “欢迎客人!”

    单手伸向店内,齐声道。

    “客人请进!”

    一时间百姓懵圈,竟然不敢往里走了。

    “今后,我们‘名轩阁’将统一衣裳,每位客人进阁,都享受伙计们的这种礼节。”吴掌柜上前解释道。

    哦,以后应该称其为吴阁主。

    客人们进来,却只见,左右分开,左边是一个楼梯,直上二楼,右边则是一个过道,过道尽头,右转进入一个大厅。

    “欢迎客人!”

    “客人请进!”

    大家吓了一跳,定睛望去。

    却原来大厅里依旧站有着装整齐的伙计。

    大家看向大厅内。

    却见,一张张案几整齐地摆放着,案几上摆放着一个碟子、三个杯子,每张案几旁有三张椅子,案几尽头,单独摆放着三张高档案几,两张在后,一张在前,异常突出,案几上摆放东西是一样的,最里面是一个十多公分的高台,上面放着一张大案几,案几上放着一个喇叭样的东西、一个惊堂木、一个杯子,喇叭口冲里,案几后放着一张椅子。椅子后挂着一张大大的白布,将整个墙面都覆盖着。

    待众人分区落座后,吴阁主上台介绍。

    “大家好,今天很荣幸大家能够来到‘名轩阁’捧场,大家可以三人一起,也可一人独坐,伙计会给大家斟茶,茶水免费,碟中干果、小吃也是免费,但仅限于一盘,大家可以点取‘明氏小吃车’上的小吃,也可以按照菜谱点取菜品。”

    “还有一点,今后,‘名轩阁’将设立说书台,由‘名轩阁’聘请说书先生为大家说书。”

    “至于前面这三张案几,是专门为说书先生的忠实书迷准备的,当然,这三张案几茶水、干果、小吃是完全免费的。如果有人想近距离靠近陆先生听书,可以和大厅管事说,交二钱银子,就可以坐在第一位,交一钱银子,就可以坐第二位,第三位。当然,这些银子是给说书先生的,‘名轩阁’并不会抽取一分。”

    众人一片哗然,但随后又沉默下来,毕竟,人家多花钱到好位置,是人家愿意,与已无关啊!这样想,也就心情平和下来。

    “还有一点,如果诸位想要安静地吃饭,可以上二楼三楼。当然,二楼三楼就有些贵了,但是,二楼三楼会有惊喜哟!只要您体会一次,您一定会觉得物有所值。在这儿,恕吴某卖个关子,等大家吃完饭后,会有说明交到你们手中,最后,希望大家在‘名轩阁’吃得愉快,听得愉快!”

    吴阁主转身离去。

    伙计们为客人们奉上菜谱,站立一旁,等候点餐。

    突然间,一个声音从白布后传来。

    “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那好汉武二郎。”

    众人一听,这是说书的,但为何声音有些熟悉呢?

    “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回家去时大闹了东岳庙,李家的,五个恶霸被他伤。在家打死李家五虎,那恶霸,这位好汉武松难打官司奔了外张。在外流浪一年整,一心想回家去探望。手里拿着一条哨棒,包袱背在肩膀上。顺着大道往前走,眼前来到一村庄。嚯,村头上有一个小酒馆,风刮洒幌乱晃荡。这边写着三家醉,那边写着拆坛香。这边看立着个大牌子,上写着:‘三碗不过冈’!啊,什么叫三碗不过冈。”

    说着,一个身影从白布后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