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九章 刘老复发-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二十九章 刘老复发

    黄举三人组、唐寅带领众人随后紧跟而出。

    武雄观察到明中信的表情,知道自己的军容令明中信有些惊讶,心下自得不已,毕竟这支队伍可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此番带他们出来,也未尝没有向明中信炫耀之意,从而表现出自己的价值。

    “未知明案是骑马,还是坐马车?”武雄问道。

    “我还是坐马车吧!”明中信心有余悸地道,要知道,上次随马良骑马可把他颠簸坏了,到达府城后几天才缓过劲来,而且垮骨被磨损得极其疼痛,幸亏自己有药。之后,他心中极其后悔,誓回程绝不再骑马糟罪!

    “明案,其实长途的话马车更形颠簸,远不如骑马来得快活!”武雄劝道。

    明中信微微一笑,坚持要坐马车。

    武雄见明中信主意已定,无奈,只好也由得他去了。

    他却不知明中信的马车是如今这济南府最舒适的交通工具。

    经过明中信改良的马车,臂震弹簧能够最大限度地减少颠簸,君不见随后跟出来的黄举三人组兴高采烈地直奔明中信送与他们的马车。

    而唐寅自是紧随明中信来到了明中信的专属马车。

    大家各自上了马车,武雄一声令下,大队开拨,赶往陵县。

    队伍日夜兼程,赶往陵县,明中信恨不得一日之内就返回陵县。

    然而饭是要一口一口吃的,路是要一步步走的。

    好在,车上还有那位好奇宝宝唐寅,倒也并不寂寞。而黄举三人组也时不时来到马车之上相聚。

    话唐寅坐着马车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觉,这马车不对啊!为何没有以前那么大的颠簸之感?

    唐寅好奇地问明中信,明中信为其解释,这一解释就没完没了,诱了唐寅的好奇之心。

    没办法,明中信一一为其解释其减震原理,弹簧工艺,这一解释就是一天。

    第二日,大家正在赶路,只听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之声。

    众人紧张地望向蹄声来处,却见斥候飞奔而来。

    大家心中一惊,难道匪军来了?但是又一想,不对呀,那不是府城方向吗,难道府城出了事?

    武雄也是一脸紧张地催马迎了上去,却见二人了几句。

    武雄回转身形,目光随之投向了明中信这边,随后,拨马向明中信的马车走来。

    此时,正好明中信掀开车帘,二人目光一对,武雄冲他言语几声,却见明中信点点头。

    武雄冲斥候摆摆手,却见斥候向来处飞奔而去。

    须臾,斥候带着几个人骑马而来。

    来到明中信马车近前,却见当先之人灰头土脸,飞身下马,急切地冲明中信道。

    “明哥儿,救命啊!”

    明中信望着来人,大吃一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那李兆先。

    难道李阁老出事了?

    明中信飞身下了马车,扶住他,问道,“李老出了什么事?”

    旁边的武雄也是大惊失色,这位是谁,居然令得明中信以为是李老出事了?他知晓,明中信口中的李老正是李东阳李阁老!

    “并非父亲出事,而是刘老!”李兆先喘了口气道。

    父亲?难道这位是李阁老的儿子?武雄心中一惊,他细瞧来,不错,正是那李兆先,先前,李阁老在府城正是他陪着,作为锦衣卫的千户,自然是知道李阁老与长子李兆先来到了府城。

    而且,他还派人暗中保护李阁老父子,只不过没有石文义那么好运,居然通过明中信认识了李阁老,还借此交了好运,平步青云!所以他才无比羡慕,也有了这番与明中信结交的想法及行动。

    同时,武雄的心中也是一松,啊,出事的原来不是李阁老啊!否则李阁出事朝堂之上可是要有一番大动荡啊!

    不过,这刘老是谁?武雄很是好奇,能让李兆先如此紧张的,只怕这身份也简单不了。

    这明中信到底是什么人?听李兆先这话,这刘老明中信居然也认识!明中信这沟也真是太深了,而且还是深不见底的那种。

    武雄深深为之震惊,急忙竖起耳朵听着,希望能够听出一些眉目来。

    “刘老?”明中信感到疑惑,刘老能出什么事,也就是李阁老因为有心疾之症,所以容易出事,未曾想刘老会出事!

    李兆先将事情始末一一道来。

    却原来,李东阳等人从陵县赶往京城,为想早些回京,他们造反走水路,也就是京杭大运河。却未想到,在他们行到天津之时,突遭一场大雨,视线不清之下,船只想在天津三岔河口直沽一带靠岸,休整一番,顺便躲雨,未料想,正好前方有一只大船,也是如此想法,在视线不清之下,一时不慎两船相撞。

    虽然,在大家的努力之下,众人安全上岸,但却也被大雨淋了个透心凉,刘老病刚刚好,又遭大雨淋湿,到了官驿,就开始烧,在当地请大夫看后,吃了几副药,却并不见好。

    他们以为是请的大夫水平不行,就遍请天津的名医诊治,拖了很多时日,也不见好,如此这般越治越差,未料想最后居然再一次引了刘老的胃肠之症,李东阳后悔不已,早知道就不贪图便利走这水路了!

    但如今后悔已经无用,本来有人建议到京城请御医前来,但李东阳知道,刘老这病早已遍请御医诊治过了,但却不顶事,还是得请明中信前去治疗。

    不得以,李东阳将自己身上带的药拿出来,与刘老身上的药一起先吊着刘老的命,让李兆先快马前来接明中信前去诊治。

    未曾想,李兆先以为明中信还在进行院试,就直接前往了府城,却不想与明中信等人叉开了道,去府城扑了个空,知道明中信已经回陵县,这才追来。

    “明哥儿,快随我去,救人如救火啊,迟了就来不及了!”李兆先急切地催道。

    明中信一阵为难,一边是刘老,一边是家人,一边是义,一边是孝,救哪一头都会心中有所亏欠。

    “走啊,还等什么?”李兆先急得直跳脚,冲明中信嚷道。

    “你谁啊,如此霸道?“唐寅有些看不过眼,开口道。

    从未见过如此大谱的病人家属,有求于人,还如此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