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一章 中信诊病-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一章 中信诊病

    明中信从怀中取出一块木牌递给黄举,“你将此信物给我家大母看,就是我的决定。另外,将此木牌交与孙副宗主,就我的,让唐兄在明家学堂任意进出,随意参观。一切事宜待我回去再行解释。”

    黄举见明中信心意已决,不好再劝,只好一一答应。

    “那辆马车上的书籍也请三位将其送回明府,皆是兰家老祖宗所赐,不过这些书籍还请你们送到明家学堂,交由孙副宗主负责。”明中信一指远处一辆马车道。

    “好!”黄举代表三人点头应好。

    “还有”明中信整整衣冠,向黄举三人组深施一礼。

    “明兄,你这是干嘛!”三人大惊失色,连忙扶住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坚持将礼施完。

    黄举等三人望着明中信,听他解释。

    “明某此礼乃是拜托各位,回去陵县后,私下里对明家照顾一些,待明某回去之后必有后报!”明中信正色道。

    “明兄,此乃我等份内之事,理所应当!”王琪抢先插话道。

    “明兄,你此话可就见外了!”李婷美正色道。

    黄举点头不已,甚是同意二人所。

    “好,那就拜托三位了!”

    明中信安置好黄举三人组,转向唐寅。

    “唐兄,明某临时有事,无法招待于你,还望恕罪!”

    “明兄,你答应那人了?”唐寅声道。

    “那位是李兄,此次是一位长辈病重,故此态度有些焦躁,但他平时性情还是比较温和的,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明中信笑道。

    “我倒无妨,就是不愤这些求人还把自己当老大的人!”唐寅一脸的愤愤然。

    “唐兄,我交待黄兄了,你此去明府,让孙副宗主安排于你,明家学堂随你进出,到时好好体会一下明家学堂的氛围,期待你对明家学堂有好的建议!”明中信无法接此话题,只好嘱咐道。

    唐寅见明中信不愿谈及李兆先,自是明白,不再提及,点头应是。

    “好,你去吧,我会好好体会的,等你回来,我必有决定!”

    明中信来到武雄跟前,深施一礼,“还请武大哥护持明家周全!”

    武雄扶住明中信,“兄弟,你太见外了,你的事就是为兄的事,你尽管放心前去,等你回来,我必定交给你一个完完整整的明家!”

    “弟先行谢过武大哥了!”明中信郑重其事地向武雄一拱手。

    “客气,客气!”

    明中信仔细思索半晌,见再没有什么要安排的了,恋恋不舍地随李兆先而去。

    李兆先头前带路,明中信紧紧跟随,随从们紧跟而上,赶往天津。

    明中信稳坐马上,心中叹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你看,本以为此次回陵县坐马车,能够躲过骑马的苦痛,未曾想,李兆先一到,自己还是得骑马,这都是什么命啊!难道自己与骑马犯冲?

    一行人晓行夜宿,马都被跑死了几匹,终于赶到了天津。

    “少爷!”城门口早有随从在等候,惊叫道。

    几位随从确认是李兆先后,其中一位拨马就向城内跑去。

    李兆先到了近处,见有随从在城门处等候,只是冲他们点点头,一步未停,催马进了城,一马当先赶往驿站。

    “少爷回来了!”李兆先还未到达驿站,早有随从前去报信。

    一时间,驿站之中,人声鼎沸,像开了锅一般。

    明中信等人来到驿站之时,驿站门前李东阳及一应人等早已等候多时。

    李兆先、明中信赶到近前,未等他们翻身下马,李东阳直接冲到明中信马前,拉住缰绳,一脸惊喜地叫道。

    “明友,你可算来了!”

    明中信赶紧下马,扶住李东阳。

    “李老,中信不敢当啊!”

    “快快,到里面看看老刘头!”李东阳并不接茬,而是一把拉住明中信就往驿站之中跑。

    明中信心中一惊,难道刘老情况不妙?紧跑几步,向内行去。

    李兆先一行人也未言语,紧随其后,进了驿站。

    众人来到驿站客房,李东阳推门而入,明中信紧随其后。

    还未进房,就闻到了一股扑鼻的药味,明中信差点呛得背过气去。

    然而,李东阳却如同未曾闻到,面不改色地拉着明中信进了房中。

    明中信打眼望去,却见屋中有几位老人正站在房中,一脸苦恼地捻须沉吟。

    看来,这几位是大夫了,就是不知刘老是何情况。

    明中信往床塌上看去,却见塌上一位老人正盖着被子一动不动。明中信神识一扫,可不正是那刘老嘛!

    却见他面色萎黄,脸面削瘦,难看至极!

    心中一惊,明中信赶紧急步上前,来到床塌拉起老人的手就要诊脉。

    “你干什么?”几位老人大惊,喝问道。

    明中信未理会他们,闭目凝神,神识顺着腕脉直奔刘老体内而去。

    “好了,闭嘴,让他诊治。”李东阳怒容满面地大喝一声道。

    一时间,几位老人噤若寒蝉,不敢再言语,但依旧满脸愤愤然地看向明中信。

    不过,他们虽慑于李东阳的淫威,不敢言语,但心中却在腹诽。

    这黄口儿难道能够诊治刘大人的病吗?笑话,我等这些御前太医都没有办法,他能有何办法,装腔作势!

    李东阳目不转睛地望着明中信,深怕明中信出不利的话语。

    然而,明中信却久久不语,只是闭目诊脉。

    “友,老刘头如何了?”李东阳终于忍不信了,轻声问道。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望向李东阳。

    李东阳期盼地望着他,希望从他口中得到好消息。

    明中信轻叹一声,摇摇头。

    李东阳瞬间心中一沉,难道老刘头过不了这一关?

    而旁边的几位太医却在心中幸灾乐祸,看你子再装,肯定是无法确诊,也无法治疗,所以摇头表示自己无能为力,估计,这子接下来应该是刘大人病入膏肓,无法可治了吧!

    “刘老此病,外寒内热,内外交困,再加上用药不对症,导致脾胃伤上加伤,只怕”明中信摇头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