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小孩斗嘴-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三十五章 老小孩斗嘴

    真是舒服啊,太医们站在院内,不由自主地猛吸一口空气,陶醉无比。

    经过那番酸臭洗礼,他们都感觉到了新鲜空气的美好!

    李东阳轻咳一声,令他们瞬间想起自己的职责,对了,还有刘大人啊,尽皆望向刘大人。

    令他们惊异的是,此时的刘老居然并不需要人搀扶,就能够下地行走,而且看上去双眼有神,虽然面色仍旧有些灰白,并无一丝久病初愈的模样。

    太医们对此异常震惊,这明大夫的医术竟达到如此地步。但这是何缘故呢?为何只是呕吐一番,竟有如此效果?

    而李东阳对此则欣喜非常,无论如何,老刘头终于缓过来了,这就是天大的好事。

    唯一遗憾的是,刘老来到新屋子后,死活不愿意再上塌歇息。

    众人相劝,他还跟人急,振振有词说,自己已经躺了多日,筋骨已经都酥了,再不活动活动,只怕要生绣了。

    这就令得他们为难了,打又打不得,骂又骂不得,真是如同刺猬一般,无处下嘴。

    不由得众人望向明中信,希望他劝劝刘老!

    明中信看看正在地上乱转的刘老,哭笑不得,这还真是个老小孩啊!如此不让人省心。

    “刘老,你身体仍有隐患,而且,你呕吐了那么多,现在难道感觉不到饥肠辘辘吗?”明中信故作惊讶状。

    咦,还真是。被明中信一提醒,刘老从兴奋中回归,瞬间感觉肠内空空,食欲大增。

    “拿饭来!”刘老大叫道。

    李东阳并未理会于他,只是将目光望向明中信。

    “明小友,老刘头现在可以吃饭吗?”

    而那刘老则可怜巴巴地望着明中信,用眼神哀求明中信。

    “这?”明中信看着刘老那卖萌的表情,心中为之失笑,但表面上却面不改色,低头故作沉吟。

    咕噜噜,刘老的肠胃一阵鸣叫,显然,在催促刘老填充它。

    本来还不觉得如何,现在被明中信一提醒,越来越饿。

    “明小子,给句痛快话,给我吃什么?”刘老见明中信沉吟,瞬间气急败坏地道。

    到这时候了,刘老还耍小聪明,他没说给不给吃,而是直接说吃什么,这是个选择题,预先设定了是给吃什么,这就有点老奸巨滑啊!

    李东阳白了他一眼,这老家伙,太鬼了。

    他深怕明中信上当,开口道,“明小友,这老刘头现在能够进食吗?”

    刘老白了一眼李老,埋怨他揭穿他的小把戏。

    明中信自是明白刘老的小聪明,冲他笑笑。

    “好了,李老,就给刘老先准备些小米粥吧!”

    刘老一听让他吃小米粥,脸色瞬间垮了下来。

    其实,他知道,自己的身体虽有些好转,但暂时还是不能够暴饮暴食的,只好无奈地接受这个提议。

    但见他眼珠一转,看着身旁的明中信,面泛喜色,腆着脸看向明中信,“明小友,要不,你给我做碗粥?”

    “我?”明中信有些愣神,一指自己鼻头。

    “对啊!上前在你家还未吃过瘾,这不你在吗?虽然,孙子日,君子远庖厨,但你看在我是病人的份上,能否破例,为我下厨?”刘老希冀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微微摇摇头,表示不行。

    刘老见明中信心意已决,也就不再纠缠,但却神情失落无比。

    明中信见他一脸失落,心中有些不忍,就待答应。

    “老刘头,不要再装了,谁还不知道谁,快把你这些小把戏收起来吧!”李东阳在旁揭穿他的小把戏。

    明中信一听,神智恢复清明,差点让这刘老骗了,好笑地看着刘老,摇摇头,唉,这些老鬼,真是防不胜防啊!

    自己本来可以用神识瞬间识破其诈术,但却因尊重刘老,除治病外不想探查于他,未曾想,差点上了大当。主要还是刘老的神情太过逼真,想必七分真三分假吧,否则怎会骗得过他。

    “干什么啊?本来都成功了,都是你这老鬼头不仁义,我都是病人了都不知道让让我!”刘老一听,炸毛了,吹胡子瞪眼睛,望着李东阳一脸气愤。

    “切,就你那两下,明小友已经识破了,哪用我说,只不过人家不好意思揭穿你这长辈而已,还真当自己演技有多好似的!”李东阳不屑道。

    “你!”刘老急了。

    “好了,二位,不要再吵了,李老,您就让让刘老吧!”明中信做和事佬道。

    “谁用他让了?”刘老叫道。

    “我还真就让了!”李东阳一脸神气的样子,冲刘老挤眉弄眼。

    “你!”刘老气急败坏地说不出话来。

    “刘老,您现在不饿了吗?”明中信连忙插在二人中间,冲刘老道。

    刘老摸摸肚皮,咕噜噜,肚子一阵鸣叫。

    刘老尴尬地望着明中信。

    “好了,还请李老吩咐一下,做些小米粥!”明中信冲他笑笑,转向李东阳道。

    “看在你是个病人的份上,就让你一次。”李东阳看看刘老,一斜眼。

    “谁用你让了,有本事不要让!”刘老叫嚣道。

    “哼,不与你计较!”说着,李东阳转身,冲站在一旁的李兆先一使眼色,李兆先心领神会,转身出去准备。

    “刘老,你还是躺在床塌之上吧!体养一下,呆会喝点米粥,补充一下,咱们再进行后续治疗。”

    “我不是好了吗?”刘老讶异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苦笑一声,“刘老啊,您当我是神仙啊,几针下去,您的病就好了?”

    “不是吗?那我怎么感觉全身有劲,病根好似已经不见了!”刘老活动活动身体,抬头望向明中信,不解道。

    “明小友,快给我讲讲,为何老刘头呕吐一番之后,就如此精神,仿佛未曾患病一般。”李东阳也甚是好奇,走过来询问道。

    “哪儿都有你,真是的!这是我的病好不好!”刘老没好气地冲李东阳翻个白眼。

    李东阳未理会于他,只是望着明中信。

    “唉,现在刘老感到精神饱满,全身是劲,只是一种错觉而已。我只是用丹药护住了他的五脏六腑,再用银针刺激他的肠胃,将之前吃进去的毒素排出,同时,激发他的潜力,故而他现在感觉精神饱满,浑身是劲!”明中信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