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四章 中信醒转-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中信醒转

    终于,明中信张开了双眼,一道神光闪过。

    众人看到,明中信的眼神已经恢复了明亮,而且神光逼人。

    看来,起码明大夫已经恢复了精神!太医们确信,但他们又深切怀疑,要知道,之前他可是身体虚弱无比,眼中神光涣散,岂知运功一番,居然就恢复了精神,太不可思议了!

    这明大夫居然有此神奇恢复方法!

    如果自己等人掌握了这般神奇方法,那岂不是代表今后自己的治疗效果将再上一个新的台阶。

    想想看,如果今后自己接诊病人之后,用了此种方法,加快了病人的康复度,口碑爆棚,名气大涨。最重要的是,那将会令多少病人迅脱离苦海,恢复生机。

    那场面简直不要太美妙啊!

    越想越觉靠谱,太医们如狼似虎般望着明中信这座宝矿。

    继明中信的针炙、丹药之后,太医们又多了一个目标。

    只见他们双眼冒着蓝光,像是要吞掉明中信一般。

    他们却不想想,人家明中信答应教授给他们了吗?

    此时的明中信精神状态良好,环视一周,心下了然,大家都在等自己,冲大家笑笑,点头示意感谢。

    “李老,还不带刘老回房!”明中信转头冲李东阳道。

    “好,好!”李东阳连连称好,转头吩咐太医们将刘老抬回房间。

    刘老上下仔细打量一番明中信,见明中信精神无碍,也未再行话,没有再坚持,任由太医们架他而去。

    太医们虽然很想与明中信探讨一番,但现在刘大人最大,还是先安顿好他,再行向明中信讨教。

    他们恋恋不舍地架着刘老回转房间。

    刘老出门之际,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

    “徽伯,你将明友扶回房间,让他休息。”

    “谢李老,不过,还请李老监督刘老每餐皆用米粥先行将养,待中信身体有所好转,再行后续治疗!”明中信一抱拳。

    “嗯,你先将自己身体养好再。”李东阳点头答应。

    李兆先上前扶起明中信,回转房中。

    望着明中信的背影,李东阳稍稍擦拭一下眼角,赶去看望刘老。

    李东阳来到刘老房中,却见太医们一个个坐在一旁,呆呆地看着刘老。

    李东阳心下一惊,连忙望向刘老。

    却见刘老稳坐床塌之上,一脸不悦地望着太医们。

    没事啊!这是怎么回事?李东阳心中异常惊讶。

    “老刘头,你感觉如何?”

    “好得很,就是这些太医太过烦人!”刘老没好气地道。

    “怎么回事?”李东阳探寻的目光望向太医们。

    太医们对视一眼,苦笑不已,满脸尴尬地看看李东阳,却不回话。

    旁边随从上前回话。

    却原来,太医们将刘老架回房中之后,尽皆上前为刘老诊脉,检查刘老的身体有何变化。

    刘老倒也不阻止,只是,这些太医们太过烦人,一个个检查之后满脸震惊,仿佛不相信一般,轮番上阵,互相探讨,而且检查了一遍又一遍,还没完没了了!

    这就令得身为病人的刘老大动肝火。

    “究竟怎么回事?”李东阳冲太医们一变脸道。

    太医们面面相觑,最终一位太医上前。

    “李阁老,大家真的是太过震惊了,才有此行径,令刘大人心烦。我等向刘老致歉,但刘大人却不接受!故此就成了这般模样。”

    “有什么好震惊的?”

    “这,”太医因头向大家看看,大家向他示意,由他做主。

    “其实,对刘大人的身体状况我等是了解的,但今日被明大夫治疗一番之后,居然再无一丝病患,大家震惊不已,以为是诊断错误,故而反复验证,不断滋扰刘大人。”太医回头冲李东阳解释。

    明白了,刘老并非是对他们滋扰感到心烦,而是对他们质疑明中信的行径感到不满。李东阳稍一思索就明白了刘老的心思。

    “对了,老刘头的身体真的大好了!”

    “千真万确!”太医肯定地道,眼中闪过一丝钦佩。

    “那就好!好就好!”李东阳安慰地笑道。

    “好了,老刘头,太医们也是为你的身体负责,才会如此,消消气,用些膳食,好尽快恢复身体。”

    “老李头,明友怎么样了?”刘老却未答话,反而询问道。

    “不用担心,我让徽伯去照顾他了,想必现在明友应该在用膳食吧!”李东阳笑道。

    刘老脸色稍稍松驰下来。

    李东阳使个眼色,令太医们退下。

    太医们向刘老施礼,刘老冷哼一声,并未理会。

    太医们尴尬地退出房间。

    “行了,别看着我了,去照顾好明友才是正理!”刘老冲李东阳没好气地道。

    “明友那么多手段,只要不是当场出事,应该没什么大碍,倒是你,可不要再给明友添乱了!”李东阳脸色凝重地道。

    “什么?我添乱!”刘老就要与李东阳理论。

    然而,他抬头看向李东阳时,却现李东阳眼中居然含着眼泪,眼中的内疚之情居然清晰可见。

    一时间,他居然呆住了。

    “你还是好好休息吧!”李东阳完,转过身去向门外行去。

    刘老望着李东阳的背影,心中百味杂陈。

    作为多年老友,他心中明白,李东阳是多么倔强执着的一个人,要想让他流泪,那是万万不能的,今日居然眼中擒泪,明这位老友心中真的对明中信有所亏欠了。

    而据他所知,这绝对不是李东阳自身,而是自己这件事。

    他究竟做了什么,居然有些情绪,不对头啊!

    然而,他却百思不得其解。

    李东阳出了房门,仰天闭目,深吸一口气,稍稍平息自己的情绪。

    良久,睁开双眼。

    却只见,李兆先满脸愤怒地向他行来。

    李东阳心中咯噔一下,这是怎么了?徽伯平时可是极其稳重,如此愤怒绝对有事,难道明友有事?

    “父亲,你快快将那些太医赶走,太不像话了!”李兆先见到李东阳也不行礼,愤愤然道。

    太医们?李东阳一皱眉,“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