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二老斗气-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四十九章 二老斗气

    “无妨了,只需每日进行一下针炙,调理调理他的五脏六腑,再以丹药补补,不日即可安好!”

    “那我就放心了!”李东阳长出一口气,这些时日真的是将他累坏了,不只身体累,心还累。如今总算悬着的心落地了,事情也告一段落,只需老刘头好转,那他们也就能够回京了!那儿可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父亲,晚膳安排好了。”李兆先回禀道。

    “好,老刘头那儿呢?”

    “遵照明哥儿的吩咐,只是给刘老准备了稀粥。”

    “好,咱们到老刘头那儿用膳!想必他已经休息好了。”李东阳一脸坏笑地向明中信挤挤眼睛。

    明中信笑着摇摇头,这个李阁老,还真是老孩脾气,如今刘老刚刚好,他就要借机气气他,你就不怕将他气出个毛病来!

    不过不管怎样,还真的想看他们二人斗嘴,太有意思了!

    “明友,我让随从扶你?”李东阳望着明中信道。

    “无妨,休息这么长时间,我已经无碍了!”着,明中信抬腿下地,随李东阳等人前去刘老房中。

    “老刘头,我们陪你用膳来了!”未曾进门,李东阳已经开口喊道。

    “哼,只怕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刘老见李东阳进房,没好气道。

    “呵呵,挺了解我的嘛!”李东阳笑嘻嘻接口道。

    咦!刘老感觉不对,刚才离开这儿之前,李东阳虽表面上没什么,但自己这老友可是清楚的很,他可是心事重重,此时怎会如此阳光,好似浑然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这是怎么回事?

    “见过刘老,身体可还好?”明中信从李东阳身后转出道。

    哦,明白了,这是放下了对明友的担心,我呢,出去一趟就心情转好!还是明友有办法!刘老心中暗道。

    但究竟明友对他什么了,就令得他如此放开开怀,这却无法猜测!

    “傻愣着干什么,不欢迎我们吗?”李东阳怒道。

    “哼,你,我当然不欢迎,明友嘛,却是异常欢迎的!”刘老没好气道。

    “明友坐!不用管这家伙!”刘老一指椅子道,顺便眼睛一撇李东阳,装作一脸的不屑。

    “好!老刘头,呆会再与你算帐!”李东阳看看刘老,明明心中有气,但却强压下火,自找椅子坐下,一言不,在那准备看好戏。

    咦!这老李头很反常啊!怎会如此平静?不会憋着什么坏吧?得心了!刘老偷眼看着一脸镇静的李东阳,脖子后面一阵冒凉气。

    刘老一脸戒备地望着李东阳,深怕李东阳出什么幺蛾子,然而李东阳至始至终都未出招,只是催促膳食快些上来。

    明中信一脸好笑地望着二老,心中暗道,有好戏看了!

    须臾,膳食端了上来。

    一桌子饭菜,丰盛无比。

    刘老这个吃货看得是口水直流。

    “明友,请!”李东阳邀请明中信道。

    “李老请!”

    二人端坐桌前,准备用膳。

    “我呢?”刘老一脸懵样,问李兆先道。

    “端上来!”李兆先向后的挥手。

    只见随从端上一个托盘,刘老一脸期待地看过去,却差点把鼻子气歪了。

    原来,托盘上面只有一碗粥,再无其他。哦,不对,还有一个汤匙。

    “来,明友,尝尝天津的八大碗!”耳边传来了李东阳的话语。

    刘老看过去,却只见人家桌上满满一桌河海两鲜、飞禽野味。

    “明友,昨日太晚,未曾准备什么好菜,今日就当给你接风洗尘了!”李东阳正色道。

    “李老客气了!”

    “来,尝个熘鱼片!”

    “来,尝个烩虾仁!”

    “来,尝个烩滑鱼!”

    李东阳殷勤地为明中信挟菜,还大声介绍,深怕明中信不清楚。

    旁边的刘老听个真切,牙关紧咬,心中暗道,原来在这儿等着自己的,怪不得刚才那般平静,你以为我会上当吗?想让我生气,我偏不,气死你个老子。话虽如此,但他却低头恶狠狠地用汤匙舀米粥喝。

    “明友,怎么样,是不是很鲜,来,再来个川大丸子!这可是太好吃了!快尝尝!”

    “怎么样,我的不错吧!”

    “对嘛,如此吃就对了!”

    李东阳一个个介绍着,还不时出惊叹之声。

    明中信自是知道李东阳在气刘老,但他没办法,总得吃东西啊!早知道就不过来了,自已独自吃多好!此时也不是,不也不是,最终只好埋头苦吃,不再理会局外之事。

    然而,李东阳好似玩上瘾了。

    “来,再来个汤,明友啊,咱们今日吃的这是细八大碗,实际上人家天津还有个粗八大碗,有炒青虾仁、烩鸡丝、全炖、蛋羹蟹黄、海参丸子、元宝肉、清汤鸡、拆烩鸡、家常烧鲤鱼等。那个味道,真是绝了!你不吃可是会后悔的,要不,明天,明天咱们一起出去吃!”

    李东阳的声音如同魔音贯耳,刘老根本无法不听,太可恨了!太可恨了!

    “不吃了!”终于,刘老忍不下去了,将汤碗扔在一旁,赌气道。

    “哟,为什么不吃呢?这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而且,你之前可是答应明友的,明友安排什么,你就吃什么!怎么,现在反悔了?你老刘头可不是言而无信的人啊!”李东阳阴阳怪气地道。

    “你!”刘老气得浑身颤抖,手指李东阳一句话都不出。

    “哟,可不要动气啊,你可是病人,再气出毛病来,我可担待不起!”李东阳一脸震惊道。

    “这日子没法过了!我睡了,麻烦你们声点。”刘老见无法反驳李东阳,一气之下,拽过被子蒙头大睡。

    李东阳呵呵直笑,看着蒙头大睡的刘老,低语道,“让你再嚣张,气不死你。”

    明中信哭笑不得地望着李东阳,真是没见过,朝廷重臣如此孩子气,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好了,清静了,咱们继续!”李东阳冲明中信道。

    明中信强忍着笑,低头继续埋身狂吃大业。

    李东阳也不再刺激刘老,慢条斯理地吃着晚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