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学堂迁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五十章 学堂迁址

    随从们撤下去膳食,李东阳与明中信慢慢品茗闲谈。

    此时的老刘头已经酣然入睡,折腾一天了他早已身心疲累,此时打酣不止。

    二人相视苦笑。

    “明友,你难道没有止酣之法吗?”李东阳向明中信询问。

    一语惊醒梦中人,明中信笑笑,站起身形来到床前,手一挥,几根银针分别扎在了刘老背部颈部腿部,瞬间,刘老的酣声了许多,几不可闻。

    李东阳看着明中信一脸惊奇,自己只是一时口快,毕竟他曾经问过太医,太医们过,这酣症只能慢慢调理,而无法要治,但未曾想明中信还真有法子治疗。

    “李老,我这法子只是能够治疗疲累引起的酣症,至于肥胖者的酣症就没办法了。”明中信见李东阳一脸惊奇,解释道。

    毕竟任谁也不是能够包治百病的!

    如此的话,二人就能愉快地闲谈了。

    “明友,你真的准备治好刘老后回归陵县?”

    “不错!”此话瞬间沟起了明中信对明家的思念。

    看着明中信的一脸惆怅,李东阳后悔不已,好好的提什么陵县,不知道明家正在面临着危难吗!

    这几日是怎么了,居然变得如此迟钝?

    明中信稍稍惆怅之后,恢复过来,看着李东阳一脸自责的样子,笑笑。

    “无妨,想必武千户已经赶到陵县,明家之危已解。”

    “不错,吉人自有天象,明家一定会安然无恙的。”李东阳连忙补救。

    话虽如此,但李东阳心中却忐忑不安,谁知道那锦衣卫赶到之时,明家是否已经遭劫。但愿锦衣卫及时赶到吧!明日必须派人前去打听,否则于心难安啊!

    “对了,你那明家学堂在陵县是否有些不妥?”李东阳转移话题道。

    “不妥?”明中信疑惑地望向李东阳。

    “不错,你想啊,陵县才多大一个地方,人口稀少,有灵性根骨俱佳之人稀少,而且资源也少,影响更,限制了明家学堂的规模,不利于明家学堂今后的展。”

    “而且,县城能有多大,学员们接触的东西不就那几样,不利于学员们开阔眼界,而且起步太低,展必然缓慢。也会令你的目标延迟许多。”

    明中信陷入思索当中。

    耶,成功转移话题!李东阳心中雀跃。

    再接再厉!李东阳继续道。

    “但如果在大城则不同,先,可以吸引更多的童子参加,根骨灵性自是与县城不同,就解决了学堂的生员问题。其次,资源众多,机会众多,学员们的实习机会也多。其三,能够使学员们的视野开阔,见识增长迅,格局变大。其四,还便于宣传,学员们的就业机会多多,解决了今后学员们的就业机会。”

    “相比之下,你觉得县城好还是大城好!”

    “这样啊!”明中信频频点头。

    “而且,你要在外游学,虽则明家学堂有人管理,但毕竟有些事情需要掌握,而且你在大城中,也好找大儒研习儒家学问。也不耽误你的学业。另外,还可以经营人脉,为今后打开局面。如此,岂不是一举多得。”

    明中信细细思索后觉得还真是如此!

    另外还有更多的隐形好处,比如,李东阳、刘老好为他使力,毕竟,人家接触的层次高,如果自己在县城,恐怕够不到他,等等等等。

    可是,迁到哪座大城呢?毕竟,自己希望以后明家学堂遍布全大明,也需要一个要据地,这个根据地还不能随便找!

    “至于迁到哪个大城,我有个意见!”李东阳建议道。

    明中信抬头望向李东阳。

    “还想什么呢,当然是京城啊!”旁边一个声音突兀地插了进来。

    二人一惊,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是那位睡得正酣的刘老。

    “你怎么醒了?”

    “你们乱吵吵,我岂能不被你们吵醒?”刘老白了李东阳一眼。

    李东阳无言以对,确实,刚才自己为服明中信,声音是大了一点。

    “刘老您京城?”明中信眼中满是疑惑。

    “不错!你想啊,京城乃是大明的中心,内中各行各业的精英皆有,就算童子们的资质也是顶瓜瓜的,明家学堂如果迁来,岂不是龙入大海,肆意畅游!”刘老蛊惑道。

    “您是没考虑,我这身板进了京城,开学堂,这不是要将我身入虎穴吗?如果我进了京城,各方关系就会将我一口吞掉,还想大展拳脚,那不是在做梦吗?”明中信苦笑。

    明中信很清楚,自己的短板在何处,自己的人脉靠山在县城的话还是搓搓有余,即便进了府城,也还能应付,但如果进了京城,只怕真的会狼入虎口,到时被吞得点滴不剩,自己都没地儿理去。

    “不怕,这不是有我们吗?我们当你的靠山!”刘老拍着胸脯道。

    “不错,老刘头这次还了句人话!”李东阳点头不已,深以为然。

    “什么话?我什么时候的不是人话了?”刘老一瞪眼,冲李东阳吼道。

    “淡定,淡定,现在是在谈明友的事!”李东阳挥手道。

    “哼,要不是明友,今日非与你论个长短不可!”刘老冷哼一声。

    二老皆望向明中信。

    “您二位?”

    “不错!我们俩个!”

    “不好吧,您二位身在朝堂,有时可是会身不由已的!”明中信明显有些心动,但还是迟疑了,因为他明白,有些时候可是会身不由已的,别到时明家学堂开不成,再连累了这二老。

    “不用担心,这并不是多大的事!京城还真没有什么学堂培养农户、工匠,你那明家学堂填补了京城的空白,与京城的大学堂并不冲突,想必工部那些家伙可是乐见其成的。况且,有我们的面子,应该不会有人阻挠。为你保驾护航我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明中信心中苦笑,想及自己心中对明家学堂的定位,就摇头。

    这刘老还是未曾看清自己明家学堂的真面目,如果自己真的照他那样做,只怕会坑了他们二老。

    “还是不要了!明家学堂只怕在今后会遇到极大阻力,就不给二老添麻烦了。我还是找个府城将明家学堂安置在那儿即可!”

    “不行,既然我们两个提出来了,你不去,岂不是瞧我们,不行,一定得去京城,就这么定了!”刘老急眼了,嚷嚷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