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二章 中信游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五十二章 中信游津

    二老面面相觑,有些无语。

    你能够提供一时的支持,但你不可能拿本宗族的银钱去帮明中信啊!

    果然,明中信的困难真是不小!

    明中信看看二老,“二老,还请给中信时间,做好各项准备!”

    至此,二老也无法再行相劝。

    “也罢,还是你考虑的细致周全,我们都想当然了。”李东阳轻叹道。

    “但是,如果你的生意做到京城,得告诉老夫二人,我们怎么也能护你周全。”刘老正色道。

    “当然,到时免不了要麻烦二老,只是二老不要嫌中信麻烦就行。”明中信嘻皮笑脸道。

    “你呀!”李东阳摇头叹息道。

    明中信笑笑,拿起茶继续品茗。

    二老对视苦笑,自己二人居然被一个少年说服,说出去都要让人跌破一地眼镜。

    但这却是事实!

    至此,二老再无心情闲谈,一位败兴而归,一位烦恼而睡。

    明中信虽想致歉,但却无从说起,只好回房睡觉。

    一夜无话。

    翌日清晨,明中信吃过早膳,来到刘老房中一番诊断,当然,免不了要履行昨日的私语。

    与太医们一番探讨请教,用了太医们的药方,为刘老治疗。

    太医们喜笑颜开,对明中信的态度瞬间变得亲热起来。

    要说太医们,昨日听到明中信与李阁老的私语还有些疑惑的话,今日可就坐实了,毕竟明中信用了他们的药方,刘老痊愈的话,对外也会说他们参与了治疗,刘老的痊愈也有他们一份功劳,再不会被明中信压着,自是心情大好,看明中信也顺眼起来。

    当然,他们不会忘记要套取明中信的针炙、药方及功法。

    明中信也不藏私,尽数相授,但是,功法却无法给他们,因为,那涉及到他的秘密,不过,明中信仍旧找了原来世界的一套养身拳法传授给他们,只需病患坚持练习,自会强身健体,恢复迅,也算偿了太医们的心愿。

    治疗完毕,明中信嘱咐刘老要好好休息,争取早日痊愈,不再打扰于他。

    而太医们却也不再打扰于他,拿着刚刚学的针灸之法,药方回去验证。

    李兆先则在旁伺候着刘老。

    至于李东阳,则与地方官吏应酬,感谢他们的帮忙与招待。

    至此,只剩明中信一人在驿站无所事事,心中起意,去瞧瞧这天津卫。

    随从们想跟着,但明中信却不让,坚持要自己一人去逛逛。

    随从们请示李兆先后,无奈只好任由明中信独自去逛。

    天津卫,地处化北平原北部,海河下游,东临渤海,北依燕山,海河穿越天津卫蜿蜒入海,素有“河海要冲”和“畿辅门户”之称。天津始于隋朝大运河的开通,在南运河和北运河的交会处,乃南方粮、绸北运的水6码头,永乐二年(14o4年),成祖为纪念靖难之役,亲传谕旨“筑城浚池,赐名天津”,正式建立天津。

    这,就是明中信在书库中查找到的天津来历。

    设置天津卫的主要原因是为了保护漕运,大明在天津不仅设立了更多的仓廪,而且设立了户部分司,主管仓储收放,成化年间规定,漕船往来可免税拾一定数量的南北土特产口,这样运河又成为了南北物资交流的通道,天津卫也成为了南北商货的集散之地。故而成为了最重要的水运枢纽。

    如今,明中信信步由缰走在天津街道之上,兴致盎然地观看着天津的风土人情,别有一番风味。

    然而,他一路行来,却并不停下脚步,反而是左右观望,好似在寻找着什么。

    突然,明中信脸露微笑,望向街道尽头,停下了脚步。

    却见前方,一片嘈杂之声,吆喝声、叫卖声声声传入人耳中。

    不错,他来到了一处集市。天津既然是南北物资交流的通道,必然会有具备敏锐嗅觉的商人在此进行货物交易,这就构成了天津独特的交易市场。

    南北货物齐集,真可谓是应有尽有,明中信此来自是抱着一丝丝购买的**,希望能够淘换到好东西。

    明中信步入了这嘈杂之地。

    “您看看我这丝绸,实乃正宗的苏绣,看这色彩,绚丽多姿,看这花线,五光士色,真真是精品啊,便宜又实惠,哪有这好事?还是赶紧拿定主意,过时不候了啊!”

    “来看看我这皮草,正宗的长白山特产,看这天气马上要到秋冬之季了,寒冬将至,买了回去,简直不要太赚了啊!”

    一个个商贩正在推销自己的产品,当然,此地没有零售之人,只有批之事。

    明中信好奇地望着他们,想看看这货物的底价,然而,最终谈成买卖的,却只是将手伸进袖中,暗暗出价,成则交易,不成也就失望而去,旁人尽数不知其中猫腻。

    当然,明中信有神识这逆天手段,自是一目了然。

    一路行来,却也没有中意的东西,难道今日要空手而回?

    “你卖不卖?”

    “俺不卖!”

    “我出双倍价钱!”

    “不卖!”

    “三倍!”

    “不卖!”

    咦,这是怎么回事?明中信无比好奇,抬脚向声之处行去。

    “小子,给你脸不要是不?”一个嚣张的声音传来。

    “憨儿,你就卖给他吧!”一个声音劝道。

    “俺不能卖给你,老板说了,想要买就得将这些尽数买掉,哪有只买一支的!”一个憨厚的声音怯怯的传来。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你打俺?”

    “打你怎么了?打你都是轻的!要是搁在往日,老子得打死你!”

    终于,明中信来到近前,却见一个二十余岁年纪,面如冠玉的青年人,正满脸通红的揪着一位憨憨的少年正在理论。

    “你到底卖不卖?”

    “不卖!”

    “五倍价钱!”

    “憨儿啊,你就卖了吧!”旁边一位满脸黑瘦,老实巴脚的农户人劝那少年。

    “不卖,老板说了,得将这儿的人参尽数买了才能卖。”少年倔强地道。

    “唉,这五倍的价钱真的就是将这些全卖了也不值这些钱啊!人家只买这一支,你就卖了吧!”

    “不行!”少年依旧一脸倔强。

    明中信看去,却见,地上放置着几麻袋东西,有一袋露出了一角,咦,这不是人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