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九章 安慰学员-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六十九章 安慰学员

    “什么?教习来了,你不会骗我们吧?”惊喜的声音中藏着怀疑。

    “是吗?真的来了?”

    “真的?”

    一阵吵杂之声,带着惊喜的声音此起彼伏。

    瞬间,听着这些稚嫩的声音,明中信的眼眶湿润了。

    大家居然还是如此拥戴自己!即便是被明家连累得身受重伤,依旧不改初心。

    如此学员,我岂能负他们?至此,明中信的信念更加坚定!更加坚不可摧!

    要知道,此前,明中信虽说过要支撑起大明的各行各业,真心只占三成,他最大的目的是要攒够功德,圆满完成自己飞升的目标。

    如今,一番变故,学员们的真心令他心门大开,二者的比例可说是变成五五开了!

    在众人眼中,明中信的身形一震,好似挺拔了一大截,迈步向房内行去。

    “真的啊!是明教习!”一阵惊呼响过。

    乒乒乓乓,一阵响动,房中学员们站了一地,惊喜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却眼眶湿润地望着大家。

    每位学员都是身裹纱布,明显有伤在身。

    “还痛吗?”明中信上前摸着被血印红的纱布问道。

    “不痛!”这位距离自己最近的学员激动地颤抖,“教习,听说你已经中了秀才?”

    “还是案?”

    “恭喜明教习!”

    “贺喜明教习!”

    一阵恭喜之声传来。

    “大家静一静!”明中信一抬手道。

    瞬间大家压下了激动的心情,望着明中信。

    “谢谢!”明中信弯下了腰,呈九十度。

    “呀!”众学员一片惊呼,纷纷躲闪,不敢接受明中信的行礼。

    在他们看来,明教习是他们的师长,岂能接受如此大礼!

    “这是我替明家上下谢的你们!”明中信直起身形,道。

    学员们待要说话,却见明中信再次弯下了腰。

    “这,是我向你们表示感谢!”

    “各位学员,此番你们受苦了!”明中信深情地望着大家道。

    “这,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比起您为我们做的,这些简直微不足道。”学员们纷纷表态。

    明中信望着这些面红耳赤的学员,心中感慨。

    不再用言语表述,而是上前抓住受伤学员们的手腕,望闻问切,一一为他们诊脉,随后在其手中放置一枚丹药。

    “每枚丹药都是针对你们的身体伤情,你们呆会儿用温水服用,伤情不日便会痊愈。”

    至此,探视会变成了诊疗会。

    身后的众人静静地望着明中信,不敢上前打扰明中信。

    渐渐地,学员们居然自地排起了队伍,默默让明中信诊疗。

    终于,最后一位学员诊疗完毕。

    不,不是最后一位,因为最角落的床上坐着一位低着头,一言不。

    明中信深深望着这最后一位,静静等着,然而,这位却依旧不予理会。

    “明兴”孙宇忍不住喊道。

    霍,这位原来是赵明兴。

    然而,赵明兴却如同未曾听到一般,依旧一动不动。

    明中信抬手制止了孙宇。

    缓缓向前,来到床前,慢慢蹲下,抬头望向赵明兴的脸。

    然而,赵明兴却将脸转了过去,根本就不与明中信对视。

    明中信也不说话,伸手抚摸向他的左臂。

    赵明兴身形一颤,想要躲闪。

    然而,明中信左手抓住了他的右手,不让他动。

    赵明兴轻颤一下,不再挣扎。

    明中信慢慢抚摸着赵明兴的左臂,不说一句话。

    房中空气肃然,鸦雀无声。

    慢慢的,明中信闭上了双目,展开神识,探入赵明兴左臂。

    经脉尽断,骨头深深一道印痕将左臂分为两截,虽经大夫包扎,但却无一丝恢复之象。

    好在经脉生机未绝。至此明中信就心中暗暗庆幸,好在自己及时赶了回来,否则再迟几日,只怕这条左臂就会生机断绝,连自己也回天无力了。

    明中信缓缓睁开双眼,望着赵明兴。

    “明兴,相信我吗?”

    赵明兴身形轻颤,缓缓转过头来看向明中信。

    却只见他早已泪流满面,哽咽无语。

    而那眼中却满是死寂,无一丝活气,显然心已死。

    “相信我吗?”明中信再次强调。

    嗯!赵明兴狠狠点头。

    “如果我说,你的左臂还有救,你觉得呢?”

    “什么?还有救?”不等赵明兴说话,周围众人就炸了。

    他们可是知道的,这几日请了无数大夫,希望他们救救赵明兴的左臂,满怀希望请来,最后换来的皆是伤心失望绝望。

    如今明中信说还有救,真的假的?众人一脸的不可思议。

    然而,学员们却是满眼崇拜地望着明中信,对他深信不疑。

    而赵明兴却早已呆住了,满眼的不可置信,这几日早已经令他满怀绝望,身心俱疲,如今有了希望,他却无法相信。

    “相信我!配合我!我会令你的左臂重生!”明中信一字一句缓缓说出,却如同重锤般击打在赵明兴的心上。

    渐渐地赵明兴眼中闪过了一丝丝亮光,渐渐长大,最后居然映得赵明兴脸膛都亮了。

    明中信心中松了一口气,看来赵明兴已经恢复了信心,起码有了一丝信心。

    他第一眼见到赵明兴,神识就已察觉,这赵明兴要本就已经泛起死志,估计左臂之伤对他的打击至深,得慢慢令其恢复信心,才能加以治疗,否则会事倍功半,如今终于令得他死志有所松动。

    但是,还得加把力啊!

    “好,我现在就为你施针,先行恢复你的经脉活力。”说完,明中信站起身形。

    “你们先行出去,我要为明兴疗伤,受不得打扰,今日你们就过隔壁与其他学员们挤挤吧!”明中信冲学员道。

    学员们深深望一眼赵明兴,应声而去。

    这几日,他们见赵明兴不言不语,也是心中难受,想要安慰却无从开口,只好默默照顾于他,现在明教习回来,马上为其治疗,令得他们心底安慰,自是不会添麻烦。

    而众位明家精英骨干却是有些担心,毕竟明中信一路奔波,浑身疲累,如今又要为赵明兴治疗,行不行啊?精神扛得住扛不住啊?

    然而,明中信的决定,却也无人置疑,只因,看情形,如果再不救治赵明兴,只怕这位学员就废了!

    真是叫人左右为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