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诸事繁杂-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七十八章 诸事繁杂

    他早已知晓,这福伯不简单,但履次问及祖母,却被祖母将话题茬开,久而久之,他也就无心再问了。

    但这6明远与福伯之间存在关系一定不简单,这却是必然的!罢了,今后再说吧!

    “福伯,你劝劝老夫人,否则我怕她要随我前去京城!”

    “是!”

    明中信深深打量一眼福伯,抬腿走出了武堂。

    学堂院内完无一人,想必孙宇已经将学员们招集宣布消息去了。

    卧堂。

    “教习!”正在房内走动的赵明兴兴奋地望着走进房中的明中信叫道。

    “明兴啊,你现在先不要激烈运动,待伤好后再说吧,否则伤口裂了,我可就再无办法了!”

    “教习,我感觉我的左臂已经有了知觉!”赵明兴满面兴奋地抬抬左臂。

    明中信连忙急步上前制止了他的动作。

    满面怪责地道,“明兴啊,伤筋动骨一百天,切不可大意,这可是关系到你今后修炼的高度的。”

    赵明兴强压兴奋,点头应是。

    “来,我再给你看看。”说着,明中信探手握住赵明兴的腕脉,闭上双目,神识展开,延伸入赵明兴的腕脉当中。

    嗯,不错,恢复得还行,骨头已经愈合,经脉虽有些脆弱,但已经不妨事了。但明中信还是有些不满意,要知道,如果是在前世,只需一粒丹药,就能令得赵明兴白骨生肌,哪有如此麻烦!

    “教习,怎么了?有问题吗?”赵明兴颤抖的声音传来。

    明中信睁开双目,望向赵明兴。

    却见赵明兴一脸紧张地望着自己,稍加思索,他就心下明了,只怕是自己对疗效的不满意呈现在脸上,让赵明兴有些惊慌了。

    明中信微微一笑,“无妨,只是没有达到我的期望而已,不要担心,愈合得很好。”

    但赵明兴却依旧一脸紧张,显然,之前明中信的表情令得他以为明中信此时所说的话乃是安慰之语。

    罢了,还是安安他的心吧!

    明中信朝左右看看,使个眼色给福伯。

    福伯出门,将门带上,在门外警戒。

    “明兴,实际上你的伤已经大好,但尽量不要轻动,我现在传授你一些明家学堂的绝密功法,希望你誓绝不让第三个人知道。”明中信一脸郑重地道。

    赵明兴一听,心情澎湃,激动万分地望着明中信。

    教习要教我绝密功法,想想自己现在所练功法,那是怎样的神奇,不足几月,自己居然能够挡住那么多的强悍匪徒,再深层次的功法只怕会更加神奇吧!

    赵明兴越想越兴奋,一时间,居然忘了答应明中信了。

    “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不,我愿意!”赵明兴急切道。

    明中信不再说话,微笑着望着他。

    “我赵明兴起誓,今日所学教习教授的功法,绝不让第三人知道,否则天诛地灭,永不生。”赵明兴脸色一正道。

    “很好!现在闭上双目,稍后我让你睁开,你再睁开。”明中信满意地点点头。

    实际上,根本不需要赵明兴誓,不说赵明兴在此次明府遇袭时的表现,忠心可嘉。只说自己身怀的养神夺魄搜魂**就能在他的神识之中种下永不背叛的种子,令他无法生起背叛之意,只不过如果施法会令得赵明兴精神受到一些创伤,会给他留下一些后患,影响赵明兴将来的成就。

    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明中信不想对如此忠心的学员施以此法,故此才让他誓。

    见赵明兴闭上双目,明中信暗自运用养神**,一阵繁复的手法变幻之后,轻喝一声,“睁眼!”

    赵明兴听话地睁开双目,映入眼帘的是对面墙上出现了一道门。

    赵明兴讶然地看向明中信。

    明中信冲他微微一笑,“走上前去推开它。”

    赵明兴按下讶异,听话地上前推开,却只见眼前一片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

    赵明兴回头看向明中信。

    “看!”明中信冲他一扬脖。

    赵明兴再次望向门后,却只见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间瞬间大亮,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究竟是什么?

    赵明兴闭上眼睛,稍作适应,再次睁开双眼。

    再次看清眼前的一切,赵明兴惊呆了,眼前居然出现一个极大的空间,空间正中是一个空旷无比的操场,操场旁边是寒光闪闪的十八般兵器,尽数放在兵器架上!

    难道这是一个演武场?

    赵明兴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太不可思议了,谁能想到卧堂居然有此惊人的秘密。

    “随我来!”明中信越过他,走向门内。

    赵明兴按下激动的心绪,紧随其后,踏入这个改变他一生的密室。

    “此乃明家的演武场,是培养武将的一个地方。”明中信解释道。

    “你看,那是典籍室,乃是珍藏各种兵法书籍、实战经验书籍的地方,当然,也有其他书籍,但你现在不能查看。你可以先去查看学习兵法,另外此处还有兵法演练室、军医室、情报室、特种室、武技室、保障室、军械室等等,现在,你身体有恙,只能进入典籍室,先行学习兵法,待你伤好之后,我再领你去武技室,学习新的武技。”

    随着明中信的介绍,赵明兴眼前出现了一个密室,“典籍室”。

    “好了,受身体限制,你现在只能学习典籍,今后如果学成,我自会带你去其他密室的。”明中信推了一把惊呆了的赵明兴。

    “你先学习,如果有什么问题,只需喊一声,自会有一个老前辈出现为你解惑,但除了问问题以外,切不可与他谈论其他事情,否则老前辈会生气而去的。”明中信嘱咐道。

    赵明兴懵懂地点点头。

    明中信一把将他推进了密室。

    轰隆一声,密室门关上了。

    赵明兴待要找寻室门,却见墙壁之上来丝合缝,根本无法找出门来。

    无奈,只好回身查看。

    喝,眼前出现了一排书架,上面放着一本本典籍,等待他的翻阅。

    既来之则安之,赵明兴感叹一声端坐于地,沉浸于书籍当中。

    不提赵明兴如何学习,单说明中信。

    赵明兴进入密室的一瞬间,明中信身形一晃,出现在了卧堂之中。

    “兵家空间!看你如何造就一个人才吧!”明中信带着期望地自言自语道。

    不错,明中信带赵明兴去的不是别的地方,正是那新开启的兵家空间,早在府城之时,他已经每日在其中学习,但却根本感觉不到什么效果,如今终于找到了一个白老鼠------赵明兴,试验一下兵家空间的效果。

    卧堂之中,只是他利用养神**制造的幻象,令得赵明兴以为卧堂之中有隐密密室,增加神秘感,减少自己暴露的危险。

    当然,受限于他的水平,现在他也只能开启一个典籍室、一个武技室,至于其他,那得等以后了。

    算了,还是先办正事要紧。

    明中信推门而出,福伯眼睛瞟了一眼房内。

    咦,房内空无一人,那赵明兴哪去了?甚是疑惑,但却未曾说什么。

    明中信也不解释,迈步走出了卧堂。

    “少爷,少爷!”小月气喘吁吁地从前厅跑来。

    “傻丫头,慢点。”明中信宠溺地扶住小月道。

    “少爷,有人送来一个小丫头,二话不说就走了。”小月喘口气急切道。

    什么?小丫头?明中信一皱眉。

    “走,看看去!”

    小月领头,三人来到明中信住的小院。

    “拜见恩公!”一进房门,一个瘦弱的小女孩躬身行礼道。

    咦,在哪见过呢?明中信望着眼前面熟的小女孩陷入回忆。

    哦,这不是那灾民小丫吗?

    此时的小丫与往日不同,面色已经没有那么憔悴,脸上已经有了一丝红晕,身上也穿着干净的衣裳,像是换了一个人,否则依明中信那逆天的记忆力岂能不在第一时间认出。

    “小丫啊,你为何来此?”明中信和颜悦色道。

    “我!”小丫脸红不已。

    “她母亲送她来此时说是为报答少爷的恩情,特送来小丫给少爷当丫环。”小月快嘴道。

    原来如此!我说呢!

    “小丫啊,我这儿不缺下人,你就回去与你娘好好生活就好!”明中信微微一笑。

    “不行!我娘亲说了,大恩岂能不报,少爷救了小丫一命,从今后,小丫的这条命就是少爷的了,如果少爷不收留小丫,小丫也就没脸活在这个世上,娘亲也不会再要小丫了,小丫就只好将这条命还给少爷。”小丫稚嫩的声音响在耳边。

    这?明中信有些哭笑不得,但也情知这小丫说的都是真的,虽然话是她娘亲说的,但从她的语气神态来看,这小丫估计也是当真了。

    不禁头痛不已,现在自己事务繁杂,在此等小事上就不要纠结了。哎,罢了,就让她给大母做个伴吧!

    “小丫啊,少爷身边有这位小月姐姐了,你就去侍候我家祖母,你看怎么样?”

    “小丫既然是少爷的人了,少爷看着办就好。”小丫萌萌地道。

    “好,你随我来!”明中信点头道。

    刚出门,却见房贵像兔子般,跑得飞快。

    “少爷,有人求见,说是您的学生!”明贵来到近前,禀报道。

    学生?明中信有些疑惑。

    哦,对了,莫不是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