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商议庆功-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八十章 商议庆功

    “好!”明中信激动得只剩下点头了。

    “对了,你要带明家哪些人去?”明老夫人转入了战备状态。

    “孙儿还在征求他们的意见,待意见汇总上来之后,再做定夺。”

    “对,毕竟是离乡背井,切不可强迫人家,否则会令得人心离散,绝非好事!”明老夫人点头认可,“还有,随你前去的,必须得好生安抚,留够安家费用,不能前脚刚走,后脚就家中出事。”

    “这些孙儿已经安排妥当,必定不会亏待他们。”明中信保证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长大了,出门大外,多与大家商量。”明老夫人化身慈母,慈爱而不舍地抓着明中信的手道。

    “大母放心!”

    “大母,孙儿私自做主,让族叔明有仁在我走后管理明家学堂及诸般生意,不知大母可有意见?”

    “你族叔虽为人迂腐,但不失为谦谦君子,做得好!”明老夫人点头称许。

    至此,明中信的心头事,皆已放下,就只剩下准备诸般事宜了。

    “对了,你的婚事?”明老夫人望着明中信欲言又止。

    对啊!自己的婚事?明中信猛然想起,要不是明老夫人提醒自己还真的忘记了。

    对了,兰家之事,还未来得及说与祖母听。

    “大母,兰家悔婚之事其实另有隐情。”明中信将与兰家老祖宗的谈话一一道来。

    “哦,原来如此!”明老夫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平静异常,并不见有多少怨恨。

    “不知信儿你对此有何看法?”明老夫人缓缓道。

    说着,她紧紧盯着明中信的脸色,显然怕明中信有所芥蒂。

    “信儿倒是没什么想法,毕竟之前信儿的表现确实差强人意,老祖宗有此意实属正常,更何况两家有通家之好,既然事情过去了,信儿也就不再介怀了。”明中信心知老夫人怕自己夹在她与兰家之间有所为难,更怕自己为了她毁掉一生幸福,诚恳地道。

    “那你与馨儿的婚事,你怎么看?”明老夫人眼中闪烁着担忧。

    “馨儿表妹性情极好,信儿不会针对于她的,而且心中属意于她,更不会心有芥蒂,还请大母放心。”

    “好,好,你如此想,大母也就放心了。”老夫人老怀大慰,一脸欣慰之色。

    “不过孙儿当前这些事情繁杂,必须先行前往京城敲定这些事宜,否则错失良机,只怕得耗费更多的时间与精力。这可如何是好?”明中信一阵为难。

    “无妨,我给你舅爷去一封信,就说你要去京城游学,今年无暇顾及此事,明年春起之时,再行完婚。”明老夫人笑道。

    “这样好吗?就是委屈表妹了!”明中信有些迟疑。

    “不怕,馨儿性子温柔,绝不会怪你的。”明老夫人安慰道。

    “大母,有人来访,孙儿得去接待一下。”

    “好,你去吧!”

    明中信告退出来,直奔后宅。

    “见过恩师!”一进门,一人直接拜倒在地。

    明中信笑了,来人还真不是外人,正是那新收的弟子马启博。

    “你怎会来,不是给你留下了书册吗?”

    “启禀恩师,您走后,启博仔细深研,依旧有许多关节不懂,无奈只好前来跟在恩师跟前,聆听教诲。”马启博恭恭敬敬道。

    “可惜,我即将前往京城,恐怕无法教授于你。”明中信叹道。

    “恩师为何要前往京城?”马启博一脸失望道。

    “前去游学,而且明家有些事务要迁往京城。”明中信简而言之道。

    “这样啊!”马启博陷入纠结当中。

    不过也未纠结多久,眼神坚定地望着明中信道,“不知恩师能否将启博带在身边,边伺候恩师,边学习画技?”

    “这?你家中可肯放你?”明中信迟疑道。

    “无妨,此番前来陵县,启博已经与家中商量好,要在此呆到过年。”

    哟,原来是有备而来啊!也好,正好明家学堂教习稀缺,不妨让他兼职,一举两得,多好!明中信心中窃喜。不过此事暂时还不能说,待到大家到了京城再说吧!

    明家学堂的版图又加一块!

    “行吧!那你先行安顿下来,等过些时日,咱们一同前往京城。”

    “谨遵恩师教诲!”马启博躬身应是。

    福伯领着马启博去安顿,房中安静下来。

    “去看看明兴吧!”明中信神识一动,来到了兵家空间。

    典籍室,赵明兴正在精心研究典籍。

    看着赵明兴聚精会神地研习兵法,明中信甚是安慰。

    赵明兴就是明中信选定的第一位空间训练者,同时,也是明家学堂第一位全力栽培的武堂标杆。

    “好了,明兴,今天就如此吧!”

    赵明兴恋恋不舍地离开典籍室。

    “明兴,不要如此,今后你每日晚间都可以来此研习。”

    “是吗?”赵明兴听了,为之雀跃。

    走吧!明中信领着赵明兴出了空间。

    咦!赵明兴一阵惊讶,居然来到了教习的家。

    他回头看看无一丝缝隙的墙壁,再看看明中信,心下充满感激。

    教习将如此秘密告诉自己,看来这是将自己当做心腹了,今后必须更加努力了。

    “明兴,今日之后,每日晚间,你先睡下,我自会去叫你进入密室,但切记不可将此消息告知别人。”

    赵明兴点头不已。

    “好了,每一旬日,我会考察于你,如果你通不过的话,会惩罚你不得再行进入。”

    赵明兴一惊,看来自己还真不能松懈,这不,教习会考察的。

    “下去吧!早点休息,保养好身体,争取早日学习新的武技。”

    赵明兴一听新的武技,双目放光,充满期待。

    “好了,去吧!”明中信笑道。

    “对了,今日要去酒楼与钱师爷商量庆功宴的事啊!”猛然间,明中信一拍脑袋,想起来一件事。

    明中信赶往名轩阁。

    “不好意思啊!中信来迟了,累您久等!”

    “不妨事,知道你这几日忙着应付各方人事,更何况在等你期间我享用了一番名轩阁的菜肴,值了!”钱师爷笑道。

    “是吗?”

    “你觉得呢?”钱师爷反问道。

    “经理,再来一桌!”明中信大叫。

    “别,再吃我可就吐了!”钱师爷连忙阻止。

    明中信肩膀耸动。

    钱师爷立刻反应过来,这明中信是在调笑自己。

    “你呀!”钱师爷指着明中信,笑道。

    “不开玩笑了!咱们来点饭后甜点怎么样?”明中信满脸堆笑道。

    “好啊!”

    明中信让经理上甜点,笑看钱师爷。

    “行了,咱们说正事!”

    “行,说正事!”钱师爷脸色一正。

    “不知县尊大人准备在哪举行,有什么想法?”明中信问道。

    “也没什么想法,这不让咱们商量吗?我觉得你是专业人士,还是你提出提议吧!到时我们给县尊大人看看,最终让他做决定!”

    “这样啊!”明中信陷入思索。

    钱师爷一脸期待地望着明中信。

    “行,咱们这样。”明中信眼前一亮。

    两人一阵耳语。

    钱师爷听后,犹豫不绝。

    “这样,咱们制定两套方案,你呈给县尊大人,看他选哪样?”

    “行!”钱师爷点头认可。

    二人一番商量,终于搞定。

    二人望着桌上搞定的方案,长舒一口气。

    “既然大家已经达成共识,方案也已搞定,如果钱师爷不急着向县尊大人回禀,咱们就趁此机会喝两杯?”明中信道。

    “好啊!县尊大人前去巡检司与武大人在商量事情,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也就不急这一时,更何况,咱们也许久未见了,当然得联络联络感情了。”钱师爷将记录方案的纸张揣入怀中,赞成道。

    “好,咱们走起!“明中信兴奋地道。

    一番觥筹交错,二人喝酒正酣。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

    “钱师爷,学生有一事相求,不知当讲不当讲?”

    “咱们的关系,谁跟谁,说!”钱师爷双眼朦胧,望着明中信拍胸脯道。

    “既然钱师爷如此爽快,那中信就说了啊!”

    “啰嗦,快说,说完咱们继续!”钱师爷不耐道。

    “中信不日将北上京城前去游学,还望你平时多多照顾照顾明家。”

    “什么?你要走?”钱师爷一惊,瞪大双眼道。

    “不错,李老建议我去京城游学,顺便拜访一些名儒。”

    “李老建议?”钱师爷一听,心中一惊,酒醒了一半。

    “不错!”明中信点头道。

    “那是该去,无妨,家里就交给我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钱师爷若有所思道。

    “那就多多拜托了!”明中信拱手谢道,说着,明中信从怀中取出一张纸揣进钱师爷的怀中。

    “你这是?”钱师爷脸色一变。

    “今后明家的事免不了要麻烦您,而且还得上下打点,这是提前交给您的定金,不许推辞!否则明家有事也就无脸向您求助了!”明中信拍着钱师爷胸脯道。

    “这?-------好吧!今后后有事让人尽管找我。”钱师爷拍胸脯承应道。

    “好!来干一杯!”明中信举起酒杯道。

    “干!”钱师爷豪气干云地道。

    二人一饮而尽,举着空杯,相视而笑。

    “我就知道,这陵县庙太小,留不住你啊!”钱师爷叹道。

    “不说了,喝酒!”

    “喝酒!”

    这一场直喝到了天将擦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