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宴会开始-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八十三章 宴会开始

    一番打闹过后,大家重新坐定。

    “说实话,明兄,忽必烈那涮羊肉必须有人将羊肉切成薄片,难道你现场让人制作吗?而且如此多的宾客,那得多少厨师啊?更何况,只是涮羊肉,味道得有多臭,这些你考虑过吗?”李婷美皱眉道。

    “嗯,还是李兄聪明,知道这个弊端。”明中信笑着点头赞许道。

    李婷美丝毫不以明中信称赞感到高兴,相反,满面愁色,充满了忧虑。

    黄举、王琪一听,也是担心地望着明中信。

    “好了,不要愁眉苦脸了,我既然敢如此做,就一定有解决之法。放心。”

    但是,三人依旧望着是明中信表示担忧。

    “好吧,被你们打败了,我就告诉你们!”明中信心中感动,这几位确实是关心自己,也罢,就透露一点以安其心吧!

    三人竖起耳朵听着明中信的解释。

    “其实,除了羊肉,还有其他一些蔬菜、海鲜等等,明家特制食材,就不一一细说了!”

    “就这?”黄举三人组追问道。

    “当然,还有些别的手段,那就不说给你们听了。总之,你们放心,我不会砸了名轩阁的招牌的!”

    话到此处,他们也不好再问了,反正只要确定明中信不会把自己玩死就好,至于他把别人玩死,那就不是他们三个人该管的事了。

    “明兄,听说你要去往京城?”黄举问道。

    “黄兄从何处得知?”明中信反问道。

    “是家祖从钱师爷那儿得知的。不过,这究竟是否真实就不得而知了?”黄举望着明中信道。

    “确实,中信感觉自身学问到了一个瓶颈,已经再难提升,只好前往京城游历,遍访名师,寻找提升之法,拜师求教,提升学问。也好为来年乡试做准备。”明中信颔道。

    “不知可否带上我们?”王琪性急道。

    “这?”明中信看看他们迟疑道,“就算我愿意,你们家中长辈难道会同意吗?”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我们自己搞定。”黄举一脸自信地道。

    “那好,你们回去询问长辈,如果他们同意,我也没意见。”明中信大方地道。

    他深知,这几位在家中可是被视为珠宝,含在口中怕化了,托在手中怕掉了,哪会允许他们随自己远赴京城,这也就是个顺水人情,到时只要他们三家长辈不同意,自己自会顺水推舟!

    想法是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好,既然明兄同意,咱们也就不多说了,回去做准备。”黄举一脸的阴谋得逞模样,冲王、李二人道。

    “哎,你们可还未获得长辈同意呢,哪能就做准备?”明中信心中有种被算计的感觉,见他们要走,连忙问道。

    “实不相瞒,我们家的长辈说了,只要你同意,自会让我们与你同去。”黄举一脸的得意洋洋。

    “你们算计我!”明中信气急道,自己一时不察居然被这三个家伙摆了一道,真是岂有此理!

    “对了,不知明兄准备何日何时动身,到时咱们也好及时汇合。”黄举装作没看见,问道。

    明中信看着他们,好气又好笑,看来还真的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一时不察,被这三个家伙抓住机会摆了一道,

    也罢,本来还担心一路之上,每日面对那些面孔,无趣之极。与这三个家伙同去的话,只当多了几个玩伴,一路之上,也不愁会寂寞无趣了。

    “你们家长辈真的同意了?”明中信再次确认道。

    “是啊,来之前,我们就得了长辈们的许诺,他们说,只要明兄同意我们一起前去,他们也不拦着。”黄举一脸奸笑道。

    “好啊,你们诈我?”

    “也不算诈吧,其实是长辈们提议的,本来我们也已经计划要出去游学,只不过一直未定去哪里,此番黄老前辈说是你要去京城,长辈们也动心了,毕竟京城遍地皆为名儒,如果好运,碰上一个,我们岂不是赚翻了。而且去京城开开眼,对我们将来也好。故而,三家长辈一番商议之后,让我们前来试探。故而,”李婷美一指他们三个,“你也看到了,我们就来了!”

    “唉,阴沟里翻船了啊,被你们三个算计,也罢,这次我认栽!”明中信长叹一口气。

    “长走夜路,是会遇上鬼的。明兄,不要沮丧!”王琪拍着明中信肩膀,安慰道。

    “去,死过一边去。我还用你安慰,只要你们到时不要哭爹喊娘就好。”明中信笑骂道。

    “切,我们会吗?”黄举一脸不屑。

    “当然不会!”三人异口同声道。

    说完,三人对视一眼,哈哈大笑。

    “好吧,既然你们这么有信心,那我也不用费心给你们改装马车了?”明中信抛出诱饵。

    “马车?”三人眼光大亮,他们早已惦记上了明家的马车,只不过明中信一直不送他们,现在有机会拥有,岂能不动心?

    “用,当然用。”三人瞬间变成了点头虫。

    “好,庆功宴后第三日清晨,我们就动身,你们回去准备吧!”既然定了,明中信也就不再纠结,斩钉截铁道。

    “好,一言为定。”

    时光不会停摆,一眨眼,庆功宴当日来到。

    明中信、明中远、吴阁主这三位名轩阁的大佬,早早地站在名轩阁门前亲自担任迎宾,当然,后面是经理一级的小弟,整齐划一地穿着名轩阁的工作服站立名轩阁两侧,随时准备为来客引路。

    “明案,恭喜恭喜!”来者向明中信表示祝贺。

    “同喜同喜,今日乃是整个陵县秀才公们的庆功宴会。”明中信解释道。

    “那是不同的,明案此次在济南府大放光彩,从今而后不只是在这陵县屈一指,在整个济南府也是这个啊!”来人举着大姆指向明中信表示。

    “不说这个了,请进!”明中信一伸手延请进门。

    来客拱拱手,翻身进了名轩阁,自有伙计引领而去。

    如此这般,陵县的乡绅秀才6续来到,一见明中信皆是满脸堆笑,祝贺不绝。

    日头逐渐上升。

    “哟,黄老前辈,您来了!”

    “王家主!”

    “李家主!”

    几位家主相携而来,后面跟随着黄家的一群小辈。

    小辈中,黄举三人组猛向明中信做鬼脸,笑话他在外迎宾,当然,明中信对此视若无睹。

    见明中信不理会他们,自是无趣之极,垂头丧气地走进名轩阁。

    然而他们一进名轩阁就四处打量,想要看看明中信操办的宴会到底有何不同之处。

    此番宴会设在一楼,一眼望去,之前的摆设已经尽数被清空,之前说书的台子单独放置了一张案几,显然,这是为柳知县准备的。

    左右设立几排单桌,每张桌上放置着一个奇形怪状的盘子,一副碗筷,除此外空无一物。而各位乡绅秀才皆是三五一堆,四六一伙,层次分明地坐于桌后正在攀谈。

    四周放置着一排排半人高的桌子,每张桌上放置着一个铁制架子,架子旁边或放着一把勺子,或放着一把形似夹子的铜制品。

    上前观察一番,却原来,铁架上面空无一物。这是何故?

    这番布置到底是干什么用的?三人甚是好奇。

    三人互看一眼,百思不得其解。

    总之,看了半天,没办法理解,这就更引起了他们的兴趣,誓要查出底细不罢休。

    他们东瞧瞧西望望,细致查探,这般行径令得在座各位诧异无比,他们自是认得这几位,但心中奇怪,这几大家的小辈平时一本正经,如今中了秀才,怎会变得如此不着调?虽然他们也对这些布置感到好奇。

    “县尊大人到!”一声断喝,打断了大家的思绪,齐齐涌向门口,迎接柳知县。

    明中信陪着柳知县走了进来。

    “拜见县尊大人!”众人齐齐上前施礼。

    “好,好,大家尽管落座。”柳知县春风满面地道。

    众人坐定。

    柳知县在台上顾盼自雄,满意地点点头。

    “诸位,此番设宴款待各位,乃是为的今次院试咱们陵县真可谓是扬眉吐气,一扫以往的颓势,直接有二十余人过了院试,中了秀才,这是陵县的盛事,也是本县的荣幸。”

    “更令我欣慰的是,明中信居然中了院试案,还得了个小三元,将济南府各县比了下去,这却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故而本县设下此庆功宴,为的是振奋士气,希望各位秀才公再接再厉,在乡试之上一鸣惊人!”

    啪啪啪,掌声雷动。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今日明案承办了此次宴会,我们再次感谢他。”

    啪啪啪,又是一阵掌声。

    明中信满面微笑地向左右拱手致谢。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了,让咱们品尝品尝名轩阁的菜肴吧!开宴。”

    明中信一听,向吴阁主一摆手,却见一个个名轩阁的经理鱼贯而出,手中端着一个四四方方的铜盆,来到四周的高桌之前,将铜盆放置在架子之上。

    却只见经理们用手一动,一股热气从铜盆之中冒了出来,原来,铜盆之上有一个把手,一揭把手,铜盆自然就开了。

    吴阁主来到柳知县面前,向柳知县深施一礼。

    柳知县向他一摆手,“向大家解释一下用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