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 图穷匕见-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八十五章 图穷匕见

    以明中信那般厚的脸皮,都感觉到了一阵滚烫。

    心中嘀咕,自己真心不是如此,只是被逼上梁山,不得已才努力寻找到此诗,觉得此诗放在这个场合,合情适景,哪有黄老前辈说的那么多深意,真是惭愧啊惭愧!

    心中虽然如此,但明中信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坦然承受了此般赞誉!

    “行啊!”黄举在明中信身后用肩膀一推他。

    明中信回头白了他一眼,还不是你们起哄。

    否则哪有如此好事!真是好队友啊!

    明中信心中得瑟。

    “明兄,涮锅呢?为何还不见,我们可等着见识一下你的与众不同呢?”王琪低声附在明中信耳边道。

    明中信转头望去,却见黄举三人组正一脸期待地望着他。

    “稍等片刻,马上就上,到时,有你们享受的!”

    三人一阵欢呼雀跃。

    “就知道惦记着吃,我说的话可记好了,那可是金玉良言啊!”明中信正色道。

    “切!”黄举三人组齐齐冲明中信翻翻白眼,表示不屑。

    明中信冲他们瞪瞪眼,“记住以后要以我为榜样!”

    黄举三人组待要鄙视明中信,却只听得前边一阵轻咳传来。

    “咳咳”,众人循声望去。

    却见柳知县清清嗓子,好似有话要讲,众人连忙望向咱们的县尊大人。

    “希望你们将中信所劝记在心中,勤奋向学,积极备考,在乡试之中争取为陵县获得更大的荣誉,也浓重地为你们的前程写上一笔。”柳知县语重心长地冲在座学子道。

    “是!谨尊恩师教诲!”在座学子,包括明中信,齐齐躬身向柳知县承诺。

    柳知县笑意盎然地点点头,再看看低头的明中信。

    真是越来越欣赏这家伙了!做诗都能为自己找个由头来劝慰这些学子,真是得心应手啊!

    想及他就快离开陵县了,不由得心中有些失落,今后,没这么称心如意的帮手可怎么办啊!

    众人哄然应是。

    “好了,想必大家未曾吃饱,中信,就不要再留一手了,将大餐上来吧!”柳知县冲明中信笑道。

    “是!”明中信躬身称是。

    旁边的吴阁主一听,未等明中信明示,立刻一拍手。

    经理们鱼贯而入,手中端着一个个铜盆。

    不过,这次的铜盆可是上面无盖,热气蒸腾。

    大家一阵好奇,这是什么?

    而黄举三人组却是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这不就是涮锅吗?不知明兄的这道又有何不同?

    经理们将铜盆放在大家面前案几之上,大家观瞧。

    却见,铜盆之中空无一物,只是一分为二,一边是乳白色的一道汤,一边是红通通一道汤,而这两份汤居然仍在沸腾。

    咦,难道这所谓的大餐就是一道汤吗?众人疑惑不已。

    吴阁主解释道,“此道菜名日涮锅,乃是前朝忽必烈所创,但经我家少东家改良,叫鸳鸯锅,一边为清淡,一边为麻辣,由您的口味决定,用哪边涮。平日里可以只点一道,今日为照顾大家的口味,所以每桌皆上了两边。”

    “另外,千万别小瞧了这份汤,其实此乃是我明家粮铺推出的两种调料,如果您觉得好吃,可以到粮铺买回家,在家就可享受。”吴阁主趁势打起了广告。

    众人之中有生意头脑之人,瞬间眼光大亮,只怕明中信意不在招待大家,而是为这粮铺的调料生意吧?居然在庆功宴上大行其道,为自己宣传,真是见缝插针啊!哪都少不了为自己谋利!

    这头脑,也是没谁了!这些人钦佩地望着明中信。

    随后,经理们又为大家上了一个小碗,小碗中放置着一些芝麻糊。

    “此碗中乃是芝麻酱,意为调料,涮肉可以蘸着吃。这,也是明家粮铺特制,今日之后依旧可以在粮铺中购买。”吴阁主笑着介绍道。

    “行了,不要再卖弄你那口舌了,就听你说啊!真是不懂事!赶紧上菜吧!大家都等急了!”明中信脸色一变,不悦道。

    众人心中一阵腹诽,既然你觉得吴阁主是卖弄口舌,为何不在他刚开始说时就制止,反而在吴阁主说完之后才出口,太假了吧!

    吴阁主听命而去,稍顷,一盘盘菜被端了上来,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飞禽走兽,种类齐全,应有尽有。

    尽皆被切成小块薄片,整整齐齐摆放在盘中。

    众人看得瞠目结舌,从未见过,有哪家酒楼收集齐全的。

    他们不知,这可是费了粮铺明管事九牛二虎之力,收集而来。

    而黄举三人组也是看了个目瞪口呆,他们可不知,明中信居然如此大手笔,网罗了如此多的食材,还将其进行了加工,真是太牛了!

    他们一脸惊羡地望着明中信,看来,要想赶上明中信,真是太难了,还是乖乖跟在他身后吃香的喝辣的比较靠谱!

    “大家来啊!每样要在盆中放置一会儿,然后再拿出,蘸取酱料,服用。”相比之下,柳知县就淡定多了,他率先为大家示范道。

    看那柳知县细嚼慢咽,一脸享受的样子,大家甚是羡慕。

    见柳知县做出了榜样,他们自是不会客气,纷纷上前自取赶紧依葫芦画瓢。

    美啊!放在口中,咀嚼一番,口中味蕾被那鲜美的菜品浸润一番,居然感受到了孔子所说的三月不知肉味的境界。

    而黄举三人组也从之前的不屑,变为惊奇,再到如今,居然狼吞虎咽,下筷如飞,恨不得把筷子都吃下去。

    酒过三旬,切过五味。

    大家酒足饭饱,叹息不止,真是太过瘾了!如此宴会,真是前无古人啊!

    柳知县望着大家如此尽兴,与钱师爷互视一眼,相视而笑。

    该办正事了!

    “诸位!”柳知县声音不大,但全场皆在留意他的人瞬间坐得笔直,聆听他的话语。

    即使未听到的,在旁人的提醒之下,也清醒过来。

    不一会儿工夫,全场寂静,望着柳知县。

    柳知县满意地点点头。

    “诸位,大家感觉如何?”看看大家面前狼藉不堪的场景,柳知县笑道。

    “美不胜收啊!”有人感叹道。

    “不错,此宴过后三月不知肉味啊!”

    众人纷纷赞叹道。

    “好,既然大家如此满意,那就好!”

    “不过”柳知县环视一周,问道,“此宴乃是为的学子们在院试之中表现得出类拔萃而庆功所用,然而,陵县的教化事业任重而道远,各位就没什么想法?”

    “这?”大家面面相觑,谁也未曾料到,居然有些一幕。

    这县尊大人究竟是何用意呢?

    不由自主地,大家望向了黄沮这位商会会长,也许黄会长有所耳闻。

    然而,黄沮也是一头雾水,心中正在猜测柳知县这是要闹哪样?

    不知不觉中,他的眼神望向了明中信。

    明中信却眼观鼻,鼻观心,一动不动,站在那儿,一句话也不说,甚至一个眼神都没有。

    这下,大家可就麻爪了!尽皆不知柳知县这是唱的哪一出了!

    此时,唐逸之从众人之中脱颖而出。

    作为儒学署教官,涉及教化,他责无旁贷。

    “诸位,县尊大人之意,乃是县学需要进一步加强,不只是补充学员,而且还得补充各类书籍,令得陵县的教化事业再上一个台阶。”

    唐逸之望望大家,继续道,“也就是说,县学将要扩充,只要是童生,尽皆招录进去,统一教授科举各项知识。”

    说到此,他深深望了明中信一眼。

    “更是要学习科举考试的一些技巧方法,令得陵县的学子的学问进一步提升。但是县学的经费有限,故此”唐逸之的话语意犹未尽。

    但大家可都是精明的主,岂能不明白此意!这是要让大家掏腰包啊!

    “而且,大家还不知道,明家已经出了一部《幼学琼林》,乃是一部启蒙书籍,县尊大人已经上报提学,提学上报了朝廷,不是就将普及天下,咱们陵县既然是此书的源之地,各个社学岂能不配备,故此,县尊大人决定统一购置。”唐逸之补充道。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明中信一言不是在避嫌。

    要知道,无论是《幼学琼林》,还是科举的各种技巧书籍,皆是出自明家书坊。

    如今县尊大人既然提倡购书,岂不是要从明家书坊购置。

    刚才,如果明中信跳出来,掺和意见,只怕众人以为他要从中捞取好处,会坏了自己的名声,故而刚才明中信一言不,也不提示。

    一切都明白了,但是,大家还真不能埋怨明中信,毕竟,这是好事,对他们来说更是如此。

    要知道,在座之人皆是乡绅读书之人,这些对他们的好处不言而喻,他们的后代皆是读书之人,这些措施皆要作用到他们的身上,如果自己家中多出几位读书人,那不仅是长脸,而且对他们的宗族都是益处不小,故此,皆不反对。

    “老夫以商会的名义,向县学捐赠纹银五千两,书籍五百套。”黄沮开口道。

    商会中人纷纷点头,这些可是要分摊到他们头上的,但他们不反对。

    “老夫再以黄家名义,向县学捐赠纹银二百两,书籍五十套。”黄沮继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