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故友重逢-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章 故友重逢

    赵明兴上前一把扶住吴主,将他带到明中信面前。  .

    “好了,老吴,有何事这般惊慌?”明中信一皱眉问道。

    “少东家,咱们来路方向尘土飞扬,有一队人马全副武装,正在赶往这边。”吴主顾不得其他,喊道。

    “什么?”明中信与明中远对视一眼,难道是弥勒会余孽还有援兵?

    “朱员外,那是你的队伍吗?”明中信冲朱员外问道。

    哼!朱员外冷哼一声,扭过头颅,并不答话。

    然而,明中信神识却将他的神色尽数入了眼底,却原来,那朱员外眼中也是闪过一丝疑惑。

    而那尊者同样是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显然,他们二位也不知道来者的来路。

    看来,来者是弥勒会余孽的可能性很低了!明中信心中明白。

    那就不需要太过惊慌。但该有的准备必须有,否则真的是另一路匪徒,那可就坏了。

    “明兴,收罗队伍,告诉大家,停止打扫战场,一同去看看。”

    一阵哨声响起,队伍迅集结完毕。

    队伍紧握兵刃,跟随明中信身后,向营地方向进。

    明中信等人寻一高地,望向来处。

    却只见,远处尘土飞扬,显然有整队人马向这边行来。

    但是,尘土已经遮挡住了视线,用肉眼根本无法看清来者何人。

    明中信神识向来处延伸,来到了来者的上空。

    咦,这不是武雄吗?怎会来此?不是说还有紧急公务吗?难道?

    明中信不敢立刻告诉众人,否则岂不是在众人眼中变成妖怪了!

    “好了,大家四散开来,隐蔽好,明兴,你上前去查探一番,记住,如果现不对,赶紧逃回来!”明中信向赵明兴嘱咐道。

    “是!”赵明兴却一脸兴奋,显然,能够获得明中信的信任,令他心情愉悦。

    明中远等人一脸担心,望着明中信欲言又止。

    明中信明白,在众人眼中,赵明兴始终是一个孩子,将这般危险的任务交付给他,众人担心赵明兴的安危。

    说实话,如果来者不是武大人的话,自己绝不会让赵明兴前去,此前明家保卫战中,赵明兴表现抢眼,武大人对其赞许有佳,而且他还很惋惜,向明中信进言,赵明兴那条胳膊被废掉了,否则他一定会向明中信要过来进行培养。

    故此明中信不虑赵明兴被武大人他们误伤。而且还有自己这最后一道保险,随时可以护佑赵明兴周全,绝不会令赵明兴进入险地的。

    此番情况,自己知道,别人却是不知。

    而且,他还是想看看赵明兴如何应对如今这番情形,毕竟,今后可是要对他委以重任的,得利用一切机会锻炼于他。

    明中信向大家使个大家放心的眼神,随后不再解释,望向来路。

    但是,众人岂能安心,这赵明兴身上还带着伤,少东家怎会如此对待于他,不由得,人们对明中信有了一些意见。

    但是,明中信却已无暇理会,全神贯注关注着赵明兴,深怕因自己的失误令得赵明兴受到伤害。毕竟,意外是谁都无法预料的。

    却只见,赵明兴低头哈腰,沿着山凹潜行而去。

    明中信随时注意着赵明兴的情况。

    渐渐地,大队人马与赵明兴之间的距离在急缩短。

    突然,武难望了赵明兴藏身的山凹一眼,一举手,大队人马迅停了下来,。

    糟了,赵明兴被现了。

    明中信心中一紧,密切注视着武雄方面的动静。

    却只见,武雄再未注视赵明兴藏身的山凹,而是与身边一位锦衣卫小旗耳语一番,一抬手,队伍继续向前行进。

    而此时的赵明兴一脸兴奋,望着武雄就待要打招呼。

    显然,他已经现是武雄等人了,在这异地能够遇到熟人,他自是高兴非常。

    然而,大队人马一过,尘土飞扬,张着大嘴的赵明兴差点被呛个半死,咳嗽连连。

    想打招呼的计划也已经胎死腹中,但赵明兴却是如释重负。

    想必他心中以为既然是武雄武大人,岂会对明家不利,也就不用回禀了。

    然而,悄无声息间,一柄钢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赵明兴大惊,待要反抗,却被身后来人砸晕过去。

    明中信暗中松了口气,被擒也好,起码他下次就会紧记此番教训,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却见那身后之人正是与武雄耳语之锦衣卫小旗,手提赵明兴向大队人马赶去。

    而此时,武雄带领的大队人马已经放缓了行进度。

    却见那锦衣卫小旗手提赵明兴来到武雄近前。

    明家众人也已经看清了赵明兴被擒。

    皆是大惊失色,一众抱怨的眼神望向明中信。

    明中信自是知晓众人的心理,但现在却无法解释,只好故作不知,望向来人。

    渐渐地,尘土落地,武雄等人的面貌也已清晰可见。

    “呀,那不是武大人吗?”明中远一阵惊叫,但声音之中却也带着惊喜。

    一时间,明家众人高兴异常,有的甚至要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站住!”明中信厉声喝道。

    吓得众人心惊胆战,不解地望向明中信。

    “此时敌情未明,你们难道想当靶子吗?”明中信解释道。

    众人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们看!”明中信心中一阵无奈,向武雄的队伍指一指。

    众人望向武雄。

    喝!却只见那武雄队伍中的锦衣卫已经弓箭满弦,指向这里。

    一时间,众人惊得连忙将头缩在石后。

    此时再无人情疑明中信,如果不是明中信只怕那锦衣卫已经见人就射了,试问谁能够躲过训练有素的锦衣卫的利箭,到时死伤就是在所难免,而你还无法怨人,只能说是咎由自取。

    躲在石后,望向武雄。

    却见此时的武雄正在大声叫着,而锦衣卫们已经在将弓箭放下。

    武雄与赵明兴同乘一马向这边赶了过来。

    “好了,现在大家可以出去了。”明中信边说话,边站起身形迎向武雄。

    “兄弟,你怎会在此?”远远的,武雄大笑着奔过来。

    “武大哥,这话应该是我问你的吧?”明中信笑着拱手道。

    “我也没什么可隐瞒的,此番是寻迹追剿那些弥勒会余孽,路经此地。”武雄飞身下马,将赵明兴放在地上,给了明中信一个雄抱,回道。

    咳、咳,明中信一阵咳嗽。

    “唉,你这身子骨,还是太弱了!”武雄望着明中信惋惜道。

    “我太弱了?”明中信指着自己的鼻子道。

    “是啊,否则怎会经不起我这一抱?”武雄一脸的理所当然。

    “你?”明中信一脸的气急。

    “好了,咱们兄弟一见面不要掐吗?”武雄脸上堆笑道。

    “掐?你掐我还差不多!”明中信翻个白眼道。

    “好了,说正经的,你这是要前往京城吗?”武雄正色道。

    “是啊!”

    “那你未曾遇到弥勒会余孽吧?”武雄一脸紧张地看着他。

    “你看我这样像是遇到过吗?”明中信一脸戏谑道。

    “嗯,倒是不像!”武雄上下打量一翻明中信,点点头,“那我就放心了,否则就你这小身板,只怕会被那些余孽啃得连骨头都不剩。”

    旁边的赵明兴满脸兴奋地待要说话,却被明中信以眼神制止。

    “行了,既然咱们遇到,那就到我营地里歇息一番,畅谈一番吧!”明中信向武雄建议道。

    “不行啊,兄弟。”武雄一脸遗撼,长叹道,“我这还有公务在身,一日不将这些余孽剿灭,一日不得空闲啊!”

    “走吧!待会儿,我给你个大礼,弥补你的损失!”明中信笑道。

    “大礼?”武雄一脸疑惑地望着明中信。

    “怎么,我还能骗你不成?”明中信一瞪眼道。

    “还是算了,我还得追赶匪徒呢?”武雄犹豫一下,道。

    “真的?大礼也不要了?”明中信故作姿态道。

    “还是不要了,毕竟匪徒要紧,否则,会有更多的人被害的!”武雄坚定地道。

    “兄弟,咱们就此别过,来日再行相聚。”说着,武雄就待上马而去。

    “好了,不逗你了!”明中信拦住武雄道,“我已经抓住一些匪徒,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抓的那些余孽?”

    “什么?”武雄身形一震,回过身来,望向明中信。

    “我说,我们已经抓住一些匪徒,不管是不是你要找的余孽,必须要交给你,否则,我们可没那工夫押解他们前去衙门,耽误行程。”

    “真的?不骗我?”武雄一脸的不可置信。

    “爱信不信!”说着明中信转身就要回去。

    “快,带我前去看看!”武雄连忙抓住明中信,激动道。

    “你不急着走了?”明中信回头问道。

    “行了,别取笑我了!大不了,呆会喝酒给你陪罪!”武雄一推明中信,笑道。

    “喝酒陪罪?还不是喝我的酒?”明中信嘴里嘟囔着。

    明中信带着武雄向前行去。

    “小子,你的左臂没事了?”武雄一脸诧异地望着赵明兴道。

    刚才,他一听明中信在前面,根本就未曾留意赵明兴的左臂居然完好无损。

    此时,回过神来,自是很惊奇这赵明兴的左臂虽有些僵硬,但却动静自如,好奇之下,自是要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