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武雄抢功-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二章 武雄抢功

    越看心越堵,这赵明兴真是一个军事人才,这些布置有模有样,如果真是他亲手布置,只怕他背后还有位能人啊!就是不知这位是谁?

    至于明中信,他选择性的忽视,毕竟,明中信如此年纪,哪能样样精通,之前听说的明中信精通的可不只一两样,如果再通军事,那岂不是要逆天啊!

    更令他心动的是,赵明兴年纪幼小,现在有这么好的基础,身后还有一位高人,如果将其收罗到自己麾下,只要再稍加培养,绝对会成长成为一名出色的将军的!再通过赵明兴笼络住那位身后高人,自己可就要达了!

    而这赵明兴留在明中信身边,空耗光阴,即使是有高人调教,但没有实战,根本就无法成长。到时可就真的白瞎了赵明兴这块材料!

    唉,武雄一脸羡慕地望着明中信,他是怎么找的,居然能够找到这么能干的学员,还有这么好的大夫,真真是好运气啊!

    他却不知,赵明兴能有今日全凭明中信的培养,如果此时交给他,只怕更是会毁掉这颗幼苗!

    “到了!”明中信站住身形,向武雄道。

    “什么到了?”武雄一脸的不知其然。之前,他还在为有能网罗赵明兴与明中远这两个人才而惆怅,故而一时失神没有恢复过来。

    “囚禁匪徒俘虏之地啊!”明中信好笑地说道。

    “哦!”武雄恍然大悟,唉,就怪这明中信没事撩拨自己,令自己心不在焉,犯此错误,真是该杀!

    但是,现在正事要紧,找明中信算帐之事还是呆会儿再说吧!先看看这些匪徒是何方神圣,能否挖出那弥勒会余孽的消息来!

    武雄一矮身进了帐蓬。

    咦,墙角正躺着两个被五花大绑的匪徒,旁边站着两位学员,一脸认真的看着他们。

    见武雄进来,迅将手中的兵器对准了武雄,一脸戒备地望着他。

    霍,警惕性挺高的嘛!

    看着他们的马步,攻击姿势,武雄暗暗点头,这明家培养的学员们到是个个不凡。

    可惜了啊,真是可惜了!

    “行了,不要紧张,这位你们见过的武大人,他来看看匪徒!”明中信的声音从武雄身后传来。

    两位学员一听,脸带惊喜,放下了警惕。

    武雄不再理会于他们,走上前去,一把将其中一位抓了起来。

    咦!武雄望着这张脸心神一阵恍惚,这匪徒怎么这么眼熟呢?

    “你是何人?咱们在什么地方见过吗?”武雄问道。

    尊者苦笑一声,可不嘛,肯定见过我的画像呗!上次那位替身被抓,自己的样貌就暴露在了锦衣卫的眼中,作为锦衣卫的千户能没见过自己的画像吗?此时相见自是眼熟无比。

    武雄一见尊者的眼神,自是清楚,自己与这位还真的见过,哪儿呢?

    明中信见武雄一脸疑惑,心中不禁好笑,看来,石文义还真的说的没错,他与这位千户有些合不来,否则石文义抓住尊者那么大的事,他岂会不知,岂会不上心!

    也只有二人不对付,对石文义手中的尊者才漠不关心,估计也就是对尊者的画像扫了一眼,所以现在才认不出来啊!

    “我来给武兄介绍一下吧!”明中信上前道。

    “这位是弥勒会济南府总坛尊者!”

    武雄一听,先是一惊又是一喜,这可是条大鱼啊!

    然而,一霎那之后,武雄不免又有所怀疑,毕竟,自己可是费了千辛万苦,都未曾抓到那尊者,这明中信凭什么就是赶往京城,顺手抓了一些劫匪,居然就将尊者都抓了,有那么巧合的事吗?

    “这位,是弥勒会情报头目朱员外!”明中信一指躺在地上的匪徒介绍道。

    霍,难道是真的?武雄不免怀疑自己,连忙上前去检查。

    不错,正是那朱员外!

    确实,他身在陵县之时,查出朱员外一家也是弥勒会余孽,第一时间就让人将朱员外的画像画出来,他仔细揣摩了几日,自是印象比那一眼即过的尊者要深刻的多,此时一眼就认了出来。

    哈哈哈哈,武雄一阵大笑,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好了,别再笑了!是我们抓到的,又不是你抓到的,何必如此张狂!”明中信打击道。

    武雄的笑声戛然而止,确实,人是明中信抓的,自己高兴个什么劲。

    武雄眨巴眨巴眼睛,望向明中信。

    眼中闪过一道寒光,迅上前,一把将明中信搂了过去。

    “兄弟,咱们谁跟谁,你抓住不就是我抓住的吗?何必分你我,而且,悬赏金银,作哥哥的自是不会短你一分。说实话,抓住此二贼,真是大功一件,而且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你不会不交给哥哥我吧?”

    “这?”明中信一脸为难。

    “怎么,不把我当兄弟了?”武雄一瞪眼道。

    “唉,本来就将此功劳让与你又何妨,但如果我这么做了,那就亏待了我那哥哥马良啊!”明中信一跺脚叹道。

    “马良?”武雄心中一惊,难道这家伙也要来吗?

    “是啊,我那哥哥马良已经往这儿赶了,本来此项功劳是给他的,这手心手背都是肉,我真是难做啊!”明中信诉苦道。

    “你通知了马良?”武雄一皱眉道。

    “不错,早在我们出了陵县之时,我已经现了匪徒们的踪迹,只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地点,才向马良哥哥求援的,却未想到他至今未到,而我正好在此找到了伏击的好地方,就顺手将这伙匪徒一网打尽了!估计马良哥哥已经快到了,如果我将这些匪徒给了你,我有何脸面面对他啊!”

    “兄弟,你也说了,至今那马良也未赶来,想必,他根本就不知道你已经抓住了这些匪徒,不如就让给哥哥我馢了?”武雄满面堆笑谄媚道。

    明中信满面为难,低头沉吟。

    “大不了,我上报之时,将马良兄弟也加在其中,就说是我们两个联合擒获的。”武雄一咬牙道。

    明中信一听,抬起头,仍是一脸犹豫。

    “兄弟,你倒是给句痛快话,到底行是不行?”武雄一摊手急道。

    明中信紧紧盯着武雄,眼睛一眨不眨。

    武雄被他看得毛,但强作镇定,也看着明中信。

    “唉,算了,谁让你们都是我哥,算我倒霉,先遇到你,就让给你了,至于马良哥哥那儿,我就去解释吧!”明中信长叹一声。

    “真是我的好兄弟!”武雄大喜,一把搂住明中信的脖子,开怀大笑道。

    “不过,别忘了,你承诺的,在功劳簿上,要为马良哥哥留一个功劳!”明中信正色道。

    “当然,没问题!”武雄拍着胸脯应道。

    “好了,你就让手下将这些弥勒会余孽取去吧!眼不见心不烦!”明中信道。

    “求之不得!”武雄应道。

    武雄快步走到帐蓬前,“明兴,麻烦你,带着这个牌子,去锦衣卫那儿,让人前来提人!”

    说着,递给赵明兴一张牌子。

    然而,赵明兴却未接牌,而是看向武雄身后的明中信。

    “哟,我还使唤不动你了!”武雄怪叫道。

    “行了,别把我的人吓坏!”明中信推了武雄一把。“

    得,有你这尊大佛在,我哪敢欺负你的人啊!”武雄见一脸阴沉的明中信看着他,讪笑道。

    “对了,匪徒的尸要不要?”明中信转头问武雄道。

    “要啊!”武雄大喜,“你还有匪徒尸?”

    “不错,那边山凹之中,我们还未来得及打扫战场,你们就来了,我们以为是匪徒的援兵,未想到是你,虚惊一场。”明中信道。

    “行啊,呆会让兄弟们将这些尸割带走,这都是功劳啊!”武雄眼神中闪烁出噬血的光芒。

    嚯,这武雄居然还有些噬血!明中信心中一惊,看来这是常上战场的后遗症,找机会给他治治!

    “那就好,明兴,照武大人的吩咐做!呆会儿再带锦衣卫的兄弟们去战场那儿,顺便让他们将战场打扫一番,不要吓坏了过路的花花草草。”明中信翻个白眼,吩咐道。

    他这是假公济私,又省下了自己学员们的事儿!

    “是!”赵明兴取过牌子,应命而去。

    “看不出来啊,治理这些学员,你令行禁止,就如同治理军队一般,你这是要闹哪样!”武雄望着赵明兴的背影,阴阳怪气地道。

    明中信一听,恶狠狠瞪他一眼,“怎么说话呢?我培养我的学员,干你何事!”

    “知道你气不顺,消消气,咱们喝酒去。“见明中信脸色阴沉,武雄连忙转移话题。

    “族兄,你先在此等候锦衣卫前来,将这些匪徒尽数交结与他们,我先与武大人去叙叙话!”明中信冲明中远道。

    “好!”明中远心有余悸地望望武雄。

    之前,武雄给他的阴影太深了,深怕一时不察被这武雄占了便宜,此时见武雄要离开,心中自是喜不自胜。

    二人来到明中信的帐蓬之中,武雄惊呆了。

    明中信帐蓬之中琳琅满目,像什么琉璃杯、琉璃壶、餐具、毯子等应有尽有。

    “哟,真是会享受啊!”武雄惊叹道。

    “坐下吧,喝点什么?”明中信坐下冲他问道。

    “当然是美酒啊!”武雄一屁股坐在明中信对面。

    “你就不想见识见识一点不一样的?”明中信戏谑道。

    “有什么不一样的吗?”武雄不以为然地道。

    明中信神秘一笑,拿出一物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