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大刑伺候-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五章 大刑伺候

    学员们待要反抗,明中信冲他们使个眼色,众人皆安然就缚。

    马车行礼物品一应俱全,皆被巡检司军士拉了回去。

    众人一行来到一处院子,上书几个大字,巡检司。

    “老李,这是抓到大鱼了啊!”同样是队长打扮的巡检司军士冲那李队长打个眼色,笑道。

    “是老刘啊!什么大鱼啊!我是劳禄命,今晚又得通宵审问了!你这是要出去啊!”李队长叹道。

    这画风不对啊!明中信一皱眉,如果只是想要这些琉璃制品,只需暗中找个机会威逼利诱自己一番就好,绝对不会如此说话。

    “是,出去一趟。行,那李队长,辛苦了,待你有所收获之时,大家给你摆庆功宴!我先办事去了!”那刘队长笑笑道。

    “行,等着啊!”李队长点头道。

    见刘队长出门而去。

    李队长掉头冲军士们吩咐道,“将这些贼人送进牢房,分批审问!”

    明中信一皱眉,之前要说是想找个理由带走,但现在居然如此定性,只怕这是要将自己等人往死里整了!但他也不说话,静静地随着队伍向牢房走去。

    “将这个主脑押到我房中,我亲自审问!”李队长一指明中信道。

    明中信心中一宽,看来,真是有得谈了!想谈就好!

    来到房中,明中信见房中只有一张桌子,左右有两把椅子,显然不是为自己准备的。

    李队长大刺刺坐到椅子之上,斜眼望着明中信。

    “李队长,是否为我取把椅子?”明中信心平气和地道。

    “当然,秀才有了资格在衙门大堂之上皆有座,我也不敢让你站着,给咱们的明秀才拿把椅子。”李队长阴阳怪气地道。

    军士们嘻嘻哈哈拿过一把椅子。

    明中信一皱眉,难道这椅子还有猫腻,神识一扫,没有啊!

    心中虽奇怪,但明中信却不会薄待了自己,有椅子当然得坐,反正,他也阴不了自己。

    明中信威然坐在椅子之上,紧盯着李队长。

    “好了,咱们说正题。”李队长神色一正,冲明中信道。

    “打开天窗说亮话,一人一百两银子赎回你们的命!”

    嚯,胃口这么大?明中信心中为之诧异,这李队长也太嚣张了吧!这可是京师啊,如此明目张胆,难道就没人治他吗?

    而旁边的两位军士却面不改色心不跳,显然,这类场景肯定是见多了!否则不会如此镇定!

    有意思!这李队长有意思,这事儿更有意思!明中信玩味地望着李队长。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李队长一脸的理所当然道,“这一百两银子是买你们的命,但是,千万不要以为付了银子就会给你们开释。”

    咦,这还有说道?明中信一脸的好奇。

    “放你们可以,但是,你们得在这上面画押。”说着,李队长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过来。

    一位军士屁颠屁颠上前接过纸递给明中信。

    明中信低眉一看,差点气急而笑。

    这份纸张郝然是一张供状。

    上面居然让明中信等人承认琉璃杯、琉璃瓶乃是盗自一刘姓大户的赃物,而赃物转移之前被逮,随后,以银钱赎罪获得开释。

    这就将明中信出去之后的后路找人回来要回场子这条路堵死了。

    而自己也留了案底,如果自己签字画押,只怕是再也无法洗清这份污染名了,而且自己的秀才身份也会被革,简直就是断自己的前途啊!

    想必之前也是如此做的,否则,岂会有此现成的供状!受害者只怕不少!

    明中信冷冷一笑,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构陷商旅,这些官吏真是太嚣张了!

    自己初来乍到,如果你有所收敛,还则罢了,否则,只怕会让你们碰个头破血流。

    见明中信如此,那李队长明白,今日只怕遇到个刺头,看来,得上手段了。

    冲军士们一使眼色,从后面搬出一些刑具,摆放在明中信面前。

    明中信面不改色,饶有兴趣地望着这些刑具,一言不发。

    “秀才公,想必你这小身板熬不过这些大刑吧!我劝你还是早点招供画押,不要受皮肉之苦!”李队长一脸的悲天悯人。

    “李队长,这些玻璃制品可以给你,银钱也可以给你,但是,供状画押,绝对不行!还请三思!”明中信冷言道。

    “是吗?你这样的我见得多了,现在嘴硬,大刑一上,哭爹喊娘,让招什么招什么!不要将你那秀才的功名看得多重要,在京城,秀才?屁都不是。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我劝你,还是签字画押吧!”

    “有什么大刑只管上,我是不会画押的!”明中信一手将供状撕了个粉碎。

    “你!”李队长坐直身形,就要发怒。

    “队长,息怒,犯不着跟这些家伙动气。我看这家伙嘴硬,只怕不会开口,不如上大刑吧”旁边一位军士上前向李队长建议道。

    “也好,不动大刑,今日只怕不行了。上刑!”

    “慢着!”明中信见军士们要给他上刑,喝道。

    “咦,想通了!不错,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多好,你好我好大家好,我省了事,你免了受罪,一举两得,太好了!”李队长满脸喜色,鼓掌道。

    “不,我还是不会画押,但是我有一句话奉劝李队长!”明中信冷冷一笑。

    “哟,什么话?我还真未听说临刑之前给我奉劝的,这得听听!”李队长满面春风地道。

    “我奉劝你,将银钱与琉璃杯拿走,放我们离开,这样,我也不会追究,只当付了个买路钱,否则?”明中信哼了一声。

    “哟,还威胁爷们!哈哈哈!”李队长左右看了一下军士们,哈哈大笑。

    “是啊,真是太可笑了,在这通州地界还有人敢威胁爷您,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旁边军士附和道。

    “上刑!”李队长的笑声戛然而止,满面寒霜地道。

    军士们哄然应是。

    上前就要将明中信放倒。

    “你们敢!”明中信厉声喝道。

    嗡一声,三人耳中仿佛听到了一声虎吼,脑中震荡,居然产生了眩晕之感。

    随即反应过来,却见李队长面色苍白,满眼惊惧,但却神智清明,呆呆望着明中信,而其他两位军士却跌坐在地,晕厥过去。

    明中信也是异常惊讶,这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养神搜魂夺魄**居然对这李队长无用?

    “来人!”李队长大喝道。

    “慢!”明中信又是一声断喝。

    却见那李队长眼神瞬间呆滞,但却没有如明中信所想般进入幻境,稍稍呆滞片刻,就反应过来。

    “来人!”又是一声大喝。

    这是怎么回事?明中信惊疑不已,难道自己的养神**失效了?但为何那两位军士晕厥过去?而这李队长却只是晕眩呆滞?是何道理?

    明中信百思不得其解。

    咣当一声,一队军士冲了进来。

    “将他绑了!”李队长惊惧地指向明中信。

    军士们瞬间冲向明中信。

    此时,明中信却无法再行反抗,如果自己反抗,势必要将这些军士一网打尽,但如此这般的话,岂不是相当于杀官造反!

    如果只是自己的话,倒也无所谓,但要知道,自己如今可是带着一干人等,总不能也让他们背上杀官造反的名声吧!

    无奈,只好束手就缚。

    好在,自己的后手应该快到了!就指望他了!

    李队长看着被五花大绑的明中信,终于反应过来。

    上前一脚踏在明中信的身上,俯身向明中信问道,“说,你是何人?用了何种妖法,居然令得这两位军士晕厥?还令得我至今头痛无比?”

    明中信冷冷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李队长看到明中信并不挣扎,放下心来。

    “快,将他们二人救醒。”李队长指着晕厥的两位军士,吩咐道。

    一碗凉水浇下去,两位军士激灵灵打个冷颤,醒转过来。

    然而,他们摇摇头,目光迷离,显然依旧未曾从养神**中恢复过来。

    “你二人还好吧?”李队长问道。

    二位军士摇摇头,缓缓神,抬头看看李队长,再看看明中信,终于目光恢复清明,站起身形,但依旧是左摇右晃,显然未曾完全恢复。

    “好了,你们下去吧!”李队长指示道。

    众军士看看明中信再看看李队长,抱着怀疑的目光退了出去。

    显然,他们不解为何屋内变成这般场景。

    “说,你是不是弥勒会余孽?”那李队长见众军士退出去,问道。

    “弥勒会余孽?你怎知道?”明中信也是一惊,要知道,这弥勒会可是高层的禁忌,绝对不是巡检司一个小小的队长能够接触的秘密,为何他会知道?难道这家伙是潜伏在官吏当中的锦衣卫?

    “说,你是不是?”李队长满面狰狞地问道。

    “不是!”明中信当然是绝不承认。

    这次真的是大意了,养神**居然会失效,这可是自己的最大依仗啊!为何会如此呢?

    “那你刚才为何会如此诡异?不要不承认!老子可是见多识广,将你交给锦衣卫,那可是大功一件啊!”李队长笑道。

    “说,你究竟份属济南府哪个总坛?身份为何?此番来京城到底为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