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八章 开罪解脱-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三百九十八章 开罪解脱

    “不错,我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张延龄回道。

    “这?”黄大人一脸疑惑地望望李队长。

    “一定是!”李队长肯定地点头道。

    一时间,黄大人有些为难。

    虽然自己不怕这国舅爷,但人家都用项上人头担保了,岂会有假?虽然这张延龄平时有些不靠谱,但别忘了,人家不是白痴,如果李队长所说确切,这可是叛逆大罪,绝对不会自己跳进这个大坑的!

    “黄大人,事情起因是一些琉璃制品,这些琉璃制品的来历,我能说清。而李队长怀疑我的身份是因为我令他们晕厥。这都好解释。”明中信道。

    “这位是?”黄大人一指明中信,望着张延龄。

    “这位乃是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人士,秀才明中信。”张延龄解释道。

    “秀才?”黄大人一惊,望向李队长。

    “不错!是秀才!”李队长点头认可。

    黄大人眼睛圆睁,这小子,居然连秀才都敢下手,太大胆了!

    李队长以目求饶。

    “黄大人,我为你解释一下。”明中信插话道。

    “好!”黄大人松了口气,且听听他的解释,再做决定。

    “黄哥!”李队长急切道。

    黄大人一瞪李队长,李队长知道失言,垂头不语。

    明中信心神一震,这小小的队长居然与巡检司最高领导如此亲近,只怕这二人的关系并不简单。

    “先,这些琉璃制品,乃是小弟与张大哥合作的买卖,这些只是样品。”明中信解释道。

    “真的?”黄大人望向张延龄。

    “不错!”张延龄点头道。

    “至于李队长等人的晕厥!”明中信一翻手,在他手中出现一些粉末,“这就是李队长等人晕厥的原因所在!”

    “这是什么?”黄大人一皱眉。

    明中信举起手,凑到嘴边,呼,一口气将他吹到了李队长脸上。

    噗嗵,李队长晕倒在地。

    “这?”大家吃了一惊。

    “这点粉末,只需手指一弹,就会散布于空气之中,谁闻谁晕厥。我为了减轻刑罚,拖延时间,故而用了此物,未曾想,被李队长误会是弥勒会余孽,真真是冤枉啊!”明中信一阵叫屈。

    “那你怎会知道弥勒会?”黄大人紧紧盯着明中信。

    “我是听李队长说的啊!他问我是不是弥勒会济南府的余孽。”明中信接道。

    “原来如此!”黄大人一脸的释然。

    “那这?”黄大人一指晕厥的李队长。

    “只需冷水扑脸,就会醒来!”明中信一笑。

    李拐子连忙将李队长救醒。

    “黄大人!这秀才一定是弥勒会的余孽!”李队长醒来第一句话就大叫。

    “闭嘴!”黄大人一脸难看,被人迷昏了还如此叫嚣,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黄大人,为何你就不相信我呢?”李队长大叫。

    “人家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而且有理有据!”黄大人解释道,心中有些不悦,这李健还真是不识好歹,自己多方为他打圆场,还不肯罢休。

    “我想听听他的解释?”李队长恶狠狠望着明中信。

    黄大人有些无奈,一指李拐子,“你给他解释解释。”

    李拐子如实向李队长解释。

    李队长听完,眼前一亮。

    “黄大人!这明中信说谎!”

    咦!黄大人心中一动,难道真的有?不由得面向李队长。

    “说!”黄大人脸色一正,望着李队长道。

    “这明中信刚开始听到我问他是否是弥勒会余孽之时,根本就不惊讶,而且反问我,说是我怎会知道弥勒会。看他情形,他知道弥勒会,试问,一个普通的秀才,岂会知道弥勒会这种神秘的组织?”李队长自信道。

    “真的吗?”黄大人有些犹豫,这李队长不会看错吧!

    “大人,千真万确!这秀才听了弥勒会,脸色变都未变,还反问队长!”

    该死,刚才运用神识抵抗刑罚一时没想到,自己居然还有些漏洞!大意了!明中信心中懊恼。

    “是这样吗?”黄大人望向明中信。

    “这?”明中信一阵语塞。

    “那就是没错了!”黄大人转身喝道,“来人,将这秀才拿下!”

    “慢着!”明中信大喝一声,喝声中带了养神**,然而,那黄大人根本就未曾有反应。

    至此,明中信明白,这养神**不知为何失效了!

    “怎么?秀才公还有何话说?”黄大人一脸戏谑道。

    而李队长却是得意洋洋地望着明中信,你小子这下还不死!

    “黄大人,事到如今,我不得不与你说实话了!”明中信不卑不亢道。

    “说!”黄大人看着明中信,看你还有何话辩解!

    “其实,我与那弥勒会有不共戴天之仇。”

    “嚯,我还与那弥勒会有不共戴天之仇呢?你哄小孩呢?”李队长不屑道。

    “我在陵县的府中,被弥勒会派人谋夺家产,及时现将内鬼处置,随后有余孽向我寻仇,我与锦衣卫副千户石文义大人一同将之摧毁消灭。”明中信未理会于他,继续解释道。

    什么?与锦衣卫一同消灭弥勒会?这是说大话呢,还是说梦话呢?在场众人心中一阵疑惑,包括那张延龄。

    “随后,又在济南府参与了对弥勒会总坛的围剿,最终将弥勒会济南府总坛一网打尽。故而,我知道这弥勒会。”

    在场众人面面相觑,相信明中信吧,这件事却又太过离奇,不相信吧,他却扯出了锦衣卫,真真是两难啊!

    明中信望着众人犹疑不绝的眼神就知道,大家不信他的话。但这也没办法,如果不说明,只怕这黄大人真的会将他当作弥勒会余孽抓起来,到时可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张延龄心中也是犹疑。这明中信明明就是一位大夫,为何还有如此经历,太过离奇了吧!

    黄大人则是考虑,如果这明中信所说是真的,那可是背景深厚啊!此时再咬着他的事不放,只怕会得罪锦衣卫。如果所说非真,那这也不太可能!毕竟,张延龄可就在旁边呢,人家已经说出了事实,自己还不相信,这是逼张延龄飙呢!

    “不可能!你一个文弱书生能够有那般本事?你这编故事的本事不错啊!”李队长置疑道。

    对啊!他就是一个文弱书生,岂能有此本事?黄大人眼前一亮,差点被他蒙混过关了!

    “来人,拿下他!”黄大人不再犹疑,一声令下,却只见外面一阵混乱,巡检司的军士们重新将归鞘的兵器抽了出来。

    而张延龄带来的壮汉们也是将兵器抽出,对峙起来。

    “黄大人,卖我一个面子,今日此事就到此为止如何?”张延龄上前打圆场道。

    “不行,事涉叛逆,黄某不能放过。”黄大人斩钉截铁道。

    “真的不给这个面子?”张延龄面色一沉道。

    虽然,明中信有些疑点,但张延龄却知晓,明中信与那李阁老相交莫逆,绝不是弥勒会余孽,更何况今日骑虎难下,这般大张旗鼓地前来,如果不将明中信救出去,面子上过不去啊!

    “建昌伯恕罪了!”黄大人一拱手,坚定地望着张延龄。

    “你!”张延龄一阵气急。

    双方军士壮汉一见此情形,情知谈崩了,瞬间,精气神提到,恶狠狠望着对面的人。

    形势一触即。

    张延龄见此情形,心中一紧,对了,还有那一件事啊!

    张延龄眼前一亮,对啊,自己居然差点将这件事忘记。

    “黄大人,借一步说话!”张延龄向黄大人拱手,和颜悦色道。

    黄大人望着满脸堆笑的张延龄,一时竟有些迟疑,这张延龄是什么意思?为何有此转变?

    “事涉你的恩人,还请黄大人借一步说话!”张延龄冲黄大人道。

    一听李阁老三字,黄大人眼神猛然一缩,不再迟疑,随张延龄走到一旁。

    二人一阵耳语。

    黄大人听完,惊异地看看明中信。

    “真的!你不骗我?”黄大人向张延龄确认道。

    “不错,此事乃是我亲眼所见,亲身经历,绝无假话!”张延龄拍着胸脯承诺。

    “你可知道,如果你说的事情为假,我会与你不死不休!也会再次缉拿这秀才到案。”黄大人脸色肃然道。

    “当然,如果我所说不真,我今后绝对会配合你将他缉拿!”张延龄点头。

    “希望你记着你今日所说的话!”黄大人狠狠盯了张延龄一眼。

    张延龄不再说话,暗自为自己的急智自豪,要不是自己灵机一动,只怕今日还真不好下台。

    “秀才公,既然张伯爷为你担保,我也就不为难于你,行了,你走吧!”黄大人来到明中信面前,深深望着明中信,缓缓道。

    明中信神识在身,自是知晓他们二人耳语什么!只是心中有些惊疑,难道这位是那位的门人?否则为何提到那位,这位立马就改变了态度。

    对了,张延龄之前可是说了恩人,难道那位是这位的恩人?

    无论如何,今日总算是圆满解决了,否则来京第一日就被官府关押,那可真是天大的笑话,自己还如何实现那目标呢?

    明中信轻轻点点头,准备离去。

    “慢着!”那李队长急了,“黄大人,这秀才真的是弥勒会余孽,如果将他擒下,可是天大的功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