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九章 大闹卫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零九章 大闹卫所

    “那倒不是,但我总不能听取一面之词!还请伯爷见谅,还是将他们带回千户所一一问清楚再说吧!张伯爷如果能够见证再好不过,不如也请去千户所坐坐,如何?”总旗一拱手道。

    “什么?”张延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小的总旗居然敢与自己叫板,这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更何况,现在还有明中信在场,如果被他小瞧,自己今后如何与之相处?

    张延龄就待发火。

    明中信连忙制止了他!他看到,那总旗眼中好似有一丝阴险的闪光,似乎很希望张延龄发火,这可不对,如果张延龄也被带走,自己可就真的孤立无援了,这个跟头可就栽定了。

    明中信抓住张延龄的胳膊,低声道,“这总旗不简单,你还是回去请示一下候爷吧!”

    “好,我这就与你前去!”明中信眨眨眼睛,转身向总旗道。

    “你!”张延龄望着明中信,心中就是一团火在燃烧。

    “张伯爷没有看到什么,还是不要掺和此事了!”明中信挤挤眼睛。

    张延龄一脸的憋屈,此前还向明中信吹自己在京城一进无两,如今遇到一个小小的总旗就没招了,真真是太丢脸了!

    一甩袖,怒气冲冲地出了酒楼。

    那总旗眼中闪过一丝遗撼,被明中信看在眼中,心中更是明了,只怕自己只是一只小鸟,受了池鱼之殃,人家真正想要打击的是这张延龄,甚至可能是寿宁候吧!

    怪不得还未开张,今日就有人前来生事,真是太巧了!

    一行人在锦衣卫的押解之下,出了酒楼,向千户所进发。

    一路之上,旁边围观百姓,纷纷交头接耳。

    “看,这牛大胆子又害人了!”

    “唉,不知什么时候能够除了这一害!”

    “这家酒楼也太倒霉了吧!还未开张,就被如此陷害,唉!”

    这一切明中信神识一扫,尽在心中,看来,实在不行,今日只好大闹千户所了!

    唯有闹大,自己才能令得李东阳知道,救援自己啊!

    明中信下定决心,自是不再担心,潇洒地走在队伍当中。

    而那本想看看明中信惶恐不安的牛大胆子是恨得牙痒痒,但却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办法。

    “大哥,进了千户所,咱再让曹大哥收拾他!”瘦皮猴在牛大胆子耳边安慰道。

    也好,只能如此了!牛大胆子恨恨地收回在明中信身上的目光。

    对此,明中信自是心知肚明,心道,大爷绝对不会给你机会的,一进千户所,就会大闹起来,到时,你小子只怕吃不了兜着走了!

    “不要交头接耳!”总旗大声喝道。

    一时间,队伍静悄悄向前走去。

    远远的,千户所在望。

    牛大胆子摩拳擦掌,望着明中信双眼放光。

    明中信自是不会将他看在眼中,也实在是初至京城,不了解情势,否则他早已将这牛大胆子收拾得服服贴贴了。

    神识一扫那总旗,却见他波澜不惊,只是迈步向前。

    嗯,这家伙城府极深,只怕很难对付,否则现在不会如此平静。

    “你等在此等候,我向千户报备一下。”说着,总旗向大堂走去。

    明中信神识扫向大堂,看看这大堂之上究竟是何许人也?

    咦,原来是他!明中信心中一惊,接着面上堆满了笑容。看来,今日不用破釜沉舟了!

    总旗向那千户报备一下,千户远远地望了一眼这群人,不再理会,点点头,看起了公文!

    随后,总旗带着众人来到了后院之中,回过身来。

    “你,你,还有你,你们进来,其余人等,在外等着!”总旗率先进了一间房中。

    明中信信步进了房中,无一丝一毫的害怕。

    牛大胆子看着明中信牙关紧咬,小子,到了如今,你还如此故作无事,呆会儿就让你见识见识大爷的手段。

    紧随明中信,牛大胆子进了房中。

    瘦皮猴眉飞色舞地跟了进去,却不知,这一去,得了个鸡飞蛋打,皮开肉绽。

    明中信一进门,只见房间之中,刑具摆了一地,什么夹棍、脑箍、拦马棍、钉指、刷洗、油煎等等十八样。

    而总旗站于当中,真如凶神恶煞一般。

    而牛大胆子屁颠颠上前,“姐夫,你看如此整治这小子?”

    哦,原来是有这层关系,我说呢,这堂堂总旗怎会为这小小的街头泼皮出头?明中信恍然大悟。

    那总旗一皱眉,“不说话能死啊!”

    “是,是!”在总旗面前,牛大胆子如今变成了没胆子,唯唯诺诺,无一丝骨气。

    那瘦皮猴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我这妻弟脑子有些笨,你且说说,这东家与那张延龄究竟有何联系?”总旗和颜悦色地冲瘦皮猴道。

    瘦皮猴受宠若惊,战战兢兢道,“回大人,我们去那酒楼闹事之时,这东家不在,我们叫骂半天,不见他,随后将声势扩大,这东家才只身前来,那张延龄是在百姓散了之后才来的!”

    哦,看来自己还真的猜对了!这总旗真的是针对的张延龄。这是有预谋的啊!明中信暗自点头。

    但这锦衣卫又与那张延龄有何仇怨,居然如此处心积虑地针对于他?这却是明中信想不通的。

    那总旗闻听此言,就知道,今日从牛大胆子与瘦皮猴这儿真心问不出什么来!转向明中信。

    “想必你是听出来了,我们不是针对于你,而是针对的张延龄,你究竟与他是何关系,请一一道来,好免受皮肉之苦。”

    “对了,不要以为你那秀才身份有多厉害,在我眼中,它一文不值。”总旗补充道。

    “大人,我真的不懂你在说什么?”明中信不慌不忙道。

    “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大人问你话,你就好好回答,否则大刑之下,你尽早是要说的!”瘦皮猴狐假虎威道。

    明中信不屑地一笑,根本不理会这小人得志的泼皮。

    “好了,不要以为那张延龄能够请来寿宁候就可以高枕无忧,其实就算寿宁候来了,他也无法干涉锦衣卫办案。”

    “大人,不知小人犯了何法?”明中信望着总旗道。

    “重要的不是你犯了何罪,而是我要你犯何罪!”总旗笑道。

    “如此说来,总旗大人是想屈打成招了?”明中信俏皮地道。

    “不错,看来,张候爷此次选中的合作者还真的有几分胆识,没看错人。”

    “不敢担大人的赞誉,但我真的与张候爷没任何关系!”

    “还真是嘴硬,看来,不上刑不行了,我实在不愿啊!”总旗徽徽叹息道。

    “你可知道,无罪屈打秀才功名之人,是何罪?”明中信笑问。

    “我说过,既然进了锦衣卫,秀才功名给不了你任何保障!”

    明中信笑笑,不再言语。

    “来人!”总旗见明中信油盐不进,面色一沉叫道。

    吱呀一声,门开了,进来两位锦衣卫小校。

    “将他拿下,为其上刑,一样样,让他尝遍十八种刑罚再行说话。”总旗一指明中信。

    “是!”锦衣卫小校齐声应道。

    明中信看着两位锦衣卫小校走向自己。

    “最后说一声,如果你屈打成招,后果自负!”明中信冲总旗道。

    总旗不屑地望望明中信,根本不理会他。

    牛大担子、瘦皮猴则一脸的看好戏的样子。

    唉!明中信心中叹息一声,看来,不得不动武了,也罢,就当见面礼了!

    明中信手掐印诀,发动养神**,然而,二位小校仅仅只是行动微一迟滞,并无多大影响,依旧向他走来。

    唉,看来,这养神**对身有官职之人并无多大用处!还好自己还有压箱底的功夫。

    明中信身形一闪,居然从两位小校中间穿了过去。

    咦!两位小校一愣神,迅速反应过来,马上回身,却见明中信已经去到了刑具前。

    顺手拿起了脑箍,一晃身,来到了瘦皮猴面前。

    嚯,瘦皮猴吓了一跳,待要跳开,然而,已经迟了,却见明中信一挥手,脑箍箍在了他的头上,明中信顺手一拧。

    啊!瘦皮猴惨叫一声,双手抱头,跌倒在地。

    明中信身形再闪,来到刑具面前,一扬手,一瓢开水直浇在了瘦皮猴身上。

    啊!瘦皮猴连声惨叫。

    牛大胆子此时变成了无胆之人,吓得躲往墙角处。

    而总旗却怒不可遏,一扬手,呛啷一声,将绣春刀拿在手中,扑向明中信。

    而两位小校则左右包抄,围向明中信。

    嚯,来真的啊!明中信一看形势不妙,看来,还是早早脱身为妙。

    一晃身,扑向门口。

    “想逃,妄想!”总旗怒气冲天,大喝一声,挥刀扑向门口。

    两位小校紧随其后,扑向明中信。

    然而,明中信一晃身,躲向了右面的窗户,飞身撞向窗户。

    噗,窗户一撞即开,明中信已经身在窗外。

    啊!总旗无比抓狂,自己这些武人,居然被一个文弱书生逃出刑室,如果被同僚知道,只怕会被笑掉大牙吧!

    和身撞向房门,居然一下撞倒了房门,冲了房间。

    此时,房间外,锦衣卫、无赖们瞠目结舌地望着一身狼狈的总旗。

    “那小子在何处?”总旗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