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踪迹显露-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一十四章 踪迹显露

    “可行不可行,还是听听中信的主意吧!”张采一脸的得瑟道。.

    “说!”石文义一个字,概括了自己的急切心情。

    张采眉飞色舞地将明中信的主意一一向石文义解释说明,石文义的眼神也是越听越亮,频频点头。

    而旁边的明中信却是独自饮着菜水,若有所思,他在考虑细节问题,此事必须稳妥,无论是张家兄弟,还是石文义,还是自己,在此事当中,各有分工,该出现的时候必须出现,该隐身的时候必须隐身,绝不能功败垂成。

    “兄弟啊,你一来就为为兄解决了一个大问题,还真是为兄的福星啊!”石文义听完之后一拍明中信的肩膀,感慨道。

    “石大哥谬赞了!中信也是适逢其会而已!”

    “咱们兄弟就不要客气了!对了,寿宁候能同意吗?你之前不是说,与寿宁候商定,将这计策放在满春院吗?”石文义皱着眉,有些担心地道。

    毕竟,人家寿宁候确实是心有所属,而且今日之事,明显是针对于他,寿宁候绝对会心怀芥蒂,不是那么好说服的。

    “这倒没多大问题,寿宁候自己也说了当年对环采使用了一些手段,此番如果再由环采执行,应该是一报还一报,反而更稳妥。我再好好与他分说,应该没太大问题。”

    “那就好!”石文义见明中信有所保证,也不再纠结,只是看看明中信如何说服寿宁候吧!

    “走吃酒去,听张猛说今日要去你的酒楼吃饭,咱们快去。顺便为你接风洗尘。说实话,这些日子,为兄对明家的美食可是馋了很长时间了。”石文义笑道。

    “好,今日就让石大哥吃个饱!”

    “那我呢?”旁边的张采不愿意了。

    “有你的,肯定有你的!”明中信笑道。

    “哼,敢没我的!”张采耍宝道。

    几人哈哈大笑。

    “对了,为何李玉没来呢?”明中信问石文义道。

    “他还在内城执勤,呆会儿完了直接过去,他知道地方!”石文义解释道。

    “哦!”明中信点点头,站起身形向外行去。

    “走!估计大家已经快急疯了!”

    “对,对,对!看我,都忘记通知酒楼了!”张采一拍脑袋,后悔道。

    “估计就算你派人去通知都没人信!”明中信头也不回地回了一句。

    “那倒是!”张采点头认可。

    “那还等什么,咱们就赶紧去!”石文义催道。

    一行人赶往酒楼。

    “东家回来了!”

    一个声音响彻酒楼。

    当明中信等人回到酒楼时,酒楼一片沸腾。

    “中信,没事吧?”明中远上前一把拉住明中信上下打量个没完,好似深怕明中信缺胳膊少腿。

    “族兄,我没事!看,是谁来了!”明中信笑笑一指身后道。

    “谁啊?”明中远头也不抬地回了句,依旧一丝不苟地检查着。

    明中信满脸的无奈,他知道,不让明中远检查一番,他肯定不会放心,也就不拦着他了。

    一番检查之后,见明中信活蹦乱跳没有一丝受伤的痕迹,明中远终于放下了心。

    “谁啊?谁来了?”明中远此时才放心地抬头向明中信身后望去。

    “呀!石大人,张大人?”明中远惊喜异常,隐约间他也明白了明中信为何毫无损,定是这两位帮忙了!

    “明兄,久违了啊!”石文义拱手道。

    “快快有请!”明中远临时代替了酒楼掌柜的,将几人迎进了酒楼。

    众人围着明中信一拥而进。

    “吴主,告诉秦奋,好好炒几个下酒菜,今日我要与石大哥、张大哥喝个痛快!”明中信吩咐道。

    “好嘞!”吴主应声而去。

    “好了,我也回来了,没什么事!此前的事,就是张大哥与我开的一个玩笑。大家各自忙各自的吧!”明中信顺嘴向大家解释了一下。

    “族兄、师先生、启博、赵教习、王助教,大家留下,一同用餐。”

    众人落座。

    “对了,中信,为何有如此多的明家人来此,这是要在京师定居的节奏啊!”石文义环视一周,开玩笑道。

    “不错,石大哥说对了,今后可得麻烦你们照顾了!”明中信笑道。

    “真的?”石文义满面吃惊。

    “真的!”

    石文义与张采对视一眼。

    “那这酒楼就是你们立足京师的第一步了?”

    “不错!正好正好位于张大哥的管辖范围内!今后张大哥可得好好照顾我们了!”明中信冲张采一拱手。

    “那是自然!”

    “菜来了!”吴主亲自端着菜肴送上来。

    “吴主,坐吧!”石文义道。

    “这?”吴主看看明中信。

    “既然石大哥让你坐,那你就坐下吧!”明中信点头。

    吴主才坐下。

    “哟,中信啊,很有威信吗?”张采在旁道。

    “张大哥说笑了!”

    “那准备如何立足?”张采不再调笑,正色道。

    “好了,不说了,今后有的是时间!”石文义一摆手道。

    “石大哥说的对,今日只谈酒论情,不说正事!”明中信笑笑。

    一番觥筹交错自是免不了的,咱们就不提了。

    寿宁候府。

    “禀候爷,那张采与明中信现在已经回到酒楼,随行的还有石文义与张猛。”一个身影跪在地上。

    “什么?石文义?”寿宁候满面震惊。

    “不错,看那石文义与明中信有说有笑,看上去极其熟悉。”

    “我让你查的明中信的背景如何了?”寿宁候压下心中的震惊问道。

    “那明中信确实乃是山东行省济南府陵县的一个秀才,今年才考中的,背景倒是清白,除与李老有关外,与京城其他势力没有任何联系。这明中信与柳知县关系极其密切,平时通过县衙钱师爷联系,据说他还与山东提学鲁子善有联系,在济南府赶考之时就住在鲁子善的一处小宅,有人传说他们乃是通过一件教化之事联系在一起。”

    “还有呢?他与李老究竟是何关系?”

    “总体而言,这明中信与伯爷的相交,只是因缘巧合,应该不是存有其他心思。至于与李老的关系?这就不清楚了!还有待考证。但从现在调查的情况来看,李老极其欣赏这明中信。”

    “嗯,只要他不是抱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接近延龄就好!”寿宁候皱着眉头道,“继续查!”

    “是!”身影退后而去。

    “难道真的是因缘巧合?”寿宁候依旧是疑虑重重。

    李东阳府上。

    “麒英啊!你怎么有空前来?”李东阳和颜悦色道。

    “恩师,麒英听闻您回京,前些时日是觉得您刚回京,肯定有诸多事宜处理,不敢打扰。故而,今日才来府上请安!”赫然是张家湾巡检司黄大人。

    “哦!”李东阳举着茶杯点点头。

    “不知恩师近来身体可好?”

    “还行吧!就是有些劳累!”李东阳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黄大人满面堆笑地点头。

    “麒英啊,你今日来此不只是看看老师这么简单吧?”李东阳低头品口茶,突然道。

    “看来,还是瞒不过恩师啊!”黄麒英笑道。

    “说,有何事?”

    “恩师,昨日有位明中信来到京师,打着您的名义过了张家湾码头,不知?”黄麒英盯着李东阳的脸看。

    “明小友来了?”李东阳身形一滞,抬头脸带惊喜地望向黄麒英。

    黄麒英心里咯哈一下,看来张延龄还真未说假话,看恩师这情况,只怕与这明中信关系匪浅啊!不自禁地,有些后悔今日前来询问。

    “他如何打着我的名义了?”李东阳一双看透世情的眼睛望着黄麒英。

    “这?”黄麒英一阵为难,如今既然确定明中信与李老关系匪浅,那自己今日来此就有些象是打小报告的嫌疑了。

    “说!是不是李林那小兔崽子为难他了?”李东阳面色一沉道。

    “您猜得一点都没错!”黄麒英苦笑道。

    “明小友没什么事吧?”李东阳急切地追问道。

    见李东阳如此紧张那明中信,黄麒英苦涩地一笑,“倒是不妨事!”

    话虽如此说,但他知道,李东阳肯定要追根究底的,只能暗暗祈祷,李林啊,你自求多福吧!

    “不妨事?那就是有事了!”李东阳平静下来,冷冷看着黄麒英。

    黄麒英一见李东阳的脸色,心中无比震惊,看来,这明中信在李老心中只怕地位不低,否则绝不会如此冷然地看着自己。

    完了,这下麻烦大了!虽然是李林一手办的,但自己却任由他胡作非为,只怕难逃干系了!

    黄麒英苦笑一声,只好将详情一一道来。

    “你说,李林对明中信动刑了?”李东阳无经平静地道,然而,他那放在椅子把手上青筋爆裂的手表现出了他是如何的愤怒。

    望着李东阳平静的表情,再看看那青筋爆裂的手,黄麒英一阵心惊脸颤。

    “不错,李队长为他上了水落石出等三种刑罚。”黄麒英只好硬着头皮,如实道。

    “三种?”李东阳瞳仁一缩,怒气上涌!

    “那你也觉得明中信真的是弥勒会的余孽?”李东阳盯着黄麒英的眼睛一字一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