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九章 环采阁开张-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一十九章 环采阁开张

    这一日,京师各界突然传出了一个讯息,曾经的青楼魁环采近日将举行一场轰动全城的“艳冠群芳”表演,由京城商人樊凡出资,而且近日环采已经旧貌换新颜,里外翻新了一番。 .

    而且,环采还打出了标语横幅,“环采届‘艳冠群芳’大型歌舞走秀表演”,令京师各界为之侧目。

    与此同时,一个传言悄悄在京师传开来,据不知名的舞蹈大家评价,环采的表演具有鬼斧神工的编排巧思,出神入化的肢体语言以及“层出不群、千变万化”的演绎,会令观者激动、流泪、震憾。

    刚开始无人相信,但传言越来越逼真,越来越具体,不由得人们将信将疑。

    而在传言疯传之时,环采却异常低调,不予评价,不予避谣,只是有条不紊地进行安排布置。

    相熟之人纷纷向樊凡打听,但樊凡只是神秘一笑,根本不予置评,逼急了,只是说,他也不清楚具体的事宜,只是见过一次表演,但那表演真的是出神入化、动人心魄,再要细述,他却住口不言。

    再想让他开口,却难如登天,随后,只是说,敬请期待!

    这下,人们的兴被撩拔起来,心痒难耐,但再也无处打听,只好心急如焚地盯着环采。

    而没有关系的旁人却又从别人口中,道听途说,说的人活灵活现,听的人心痒难耐。一股讨论环采的热潮悄然兴起。

    不由自主地,人们将目光汇聚于环采的身上,期盼着环采早日开张。

    终于,环采派人送出了请柬,然而,与众人期待不相符的是,此次环采居然只是将请柬送与那些垄断商家,而且那请柬居然并不外流,被那些商家深深藏在家中,不予示人。

    这就引起了众人的猜测,只怕这请柬也有猫腻。

    不由得,人们居然追逐起请柬来。

    而那些与商家相熟之人,看了之后,也是三缄其口,问得急了,只是一脸的神秘微笑,说是那请柬美轮美奂,设计之人奇思妙想,能人所不能。而后又神秘地告诉别人,那请柬上的图案与表演内容息息相关。

    至此,彻底引爆了人们对环采歌舞表演的期待。一时间,京师人们每日探讨最多的事情就是环采。

    由此,令得几家大型青楼神情紧张,密探四出,想要探究环采的秘密。

    然而,那些密探一入环采,如同消失一般,再无踪迹。

    安保措施如此严密,只怕这环采此次的动作极其重要,更是勾起了各大青楼的忌惮,居然有几家青楼联合对环采进行探究,然而,还是毫无所获。

    寿宁候也被那合伙人频频招集,相商此事。

    寿宁候也是侦骑四出,那是肯定的,一无所获,也是束手无策。

    在众人的期待紧张之中,环采终于开张了。

    这一日,环采前,鞭炮齐鸣,红毯铺地,更是有那打扮得花枝招展,身着统一服饰的迎宾女子立于红毯两侧。

    更令人惊异的是,那些女子居然穿了一身奇装异服,线条简洁流畅,色调淡雅,风格单纯而又雍容。

    圆口领上加了一寸多高的立领,制式精巧,领口、袖头和掖襟上有几道鲜艳花边或彩色牙子,下襟两侧开衩,开衩甚高,大腿隐而不露,美腿若隐若现,有一种既含蓄又开放的飘逸悠然的动态美。

    这一身奇装异服,将女子的体态展现得玲珑有致,令人看得眼热心跳。

    周围的百姓越聚越多,对这些女子的服饰指指点点,鄙夷不已。

    然而,待得那些女子走动之时,那身形、那体态,真可谓是步履婀娜、摇曳生姿,令得他们面红眼热,有几位甚至流出了鼻血,被周围众人鄙夷嘲笑不已。

    细观之下,这些迎宾女子的姿色也只是清秀而已,但被这一身服饰稍一衬托,居然显得国色天香,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啊!

    旁边前来观摩的别的青楼女子望着环采迎宾女子身上的服饰,眼中冒火,隐约闪烁的尽皆是那羡慕嫉妒之色,恨不能以身代之。

    而那樊凡立于红毯一侧,向来宾一一打招呼,随后就有那迎宾女子引领着来客脚踩红毯直奔环采大门。

    来到门前,迎宾女子引领来宾来到侧门处,却只见侧门之上,挂着一五彩丝绸,来宾皱眉看着女子,疑惑不已。

    迎宾女子操着一口京片子细语道,“还请在此上面留名,做个纪念,环采今后将珍藏此绸,今后这就是环采的崛起见证。”

    “那我要是不留呢?”来宾道。

    “当然,环采不会强迫客人做不愿意做的事,那就请客人进用茶。”迎宾女子不卑不亢道。

    来宾笑了,看来,这些女子训练得真是得体啊!

    拿起醮点墨,大一挥,名字赫然上了五彩丝绸之上。

    “王清!”

    “请!”迎宾女子做个请的姿势,将王清请进了环采。

    王清进了环采,却只见大厅正中央是一个半人高的奇形怪状的舞台,舞台向前延伸出一个宽可以容纳四个人的台子,呈半个十字。

    真是不懂,这样设计有何用意,难道与今日的表演有关?

    舞台前面是一排排座位,第一排座位前设置有几案,上面放着茶水糕点。

    带着一肚子的疑惑,王清被领到了台前第一排座位。

    咦!几案上居然还有一个四四方方的牌子,下面有一个把手。

    王清拿起牌子,上面居然有个号码“壹”。

    王清疑惑地望着迎宾女子,问道,“此物这有何用处?”

    女子微微一笑,“观赏表演之后,自会有人告诉您!”

    王清一听,就知道,这是环采的故弄玄虚,心中微微有些不悦,但也没说什么,坐在座位上享用茶水糕点,静候表演开始。

    “王掌柜的,奴家有失远迎,还望恕罪!”一个女子过来向王清问好。

    王清眼前一亮,却只见这女子眉目如画,面庞精致白晰,一头卷曲的秀披在肩上,身着一身与迎宾女子相近似的奇装异服,优雅的盘扣装点在胸前,包边开叉,齐膝而止,简约大方,作工走向工整细腻,那双美腿之上,居然罩了一件贴身丝裤,将女子的婉约之气,展现得淋漓尽致,优雅端庄,好似一个大家闺秀,如果在外面见到,根本就不以为是青楼女子。

    “你是?”王清疑惑不已地望着这女子。

    “王掌柜的,奴家语嫣啊!”

    “语嫣?”王清震惊地望着这女子,确实,他之前认识语嫣,却未想到语嫣打扮之后居然如此高贵典雅。

    究竟是何人训练于她,而且这身穿着究竟是何人所设计?这一切的一切尽皆在迷雾之中,不得而知。

    当然,如果说是那樊凡,他绝对不相信,如果是他,怎会到今日才设计出来,只怕这之后另有高人啊!

    无论如何,今日前来,真是值了!得找个机会寻找这幕后之人,相商合作,这都是商机啊!

    “语嫣啊,真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啊!未曾想,你这一打扮居然更加漂亮,真真是大手啊!不知此衣裳叫何名?这是何人设计?我想拜访一下,还请你介绍一下!”王清站起身形打量着语嫣道。

    “王掌柜说笑了,奴家只知道此衣裳名唤旗袍,却不知乃是何人设计,这些只是樊掌柜的拿来的,我可不知详情,您要问的话还请与樊掌柜的商议!”语嫣抿嘴轻笑。

    “这样啊!真是可惜!”王清满脸遗憾,他知晓,如果是樊凡的话,哪能问出来?也就暂时息了这份心思。转而好奇地问道,“语嫣啊,那请柬之上美轮美奂,勾人心弦,但不知今日有何表演?是否真的能有那般精彩?”

    “这却得您亲自看了!语嫣不敢越俎代庖!”语嫣一抬手,从旁边唤过一位女子,依旧是一身旗袍,手托托盘,托盘上面是一张单子。

    语嫣取过单子递给王清。

    王清一看,这显然是节目单,但上面的名称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一时间,居然不明所以,只好指着节目单问道,“这些到底是何节目?难道也是舞蹈?”

    语嫣神秘一笑,“到时您自然知道!”

    “还跟我装神秘?既然呆会儿就知道,你现在告诉我不就行了!”王清笑言道。

    “抱歉,这是樊掌柜的吩咐的,绝不能提前外泄!您就别难为小妹了!”语嫣歉然拱手道。

    王清望着满面歉意的语嫣,难为的话再说不出口,颓然坐下。

    “王掌柜的,你先饮茶稍稍等候,人齐后自会开始。”说完,语嫣奔向另一位进来的客人。

    又是一番寒喧询问,但依旧被语嫣的柔情话语顶了回去。

    客人6续到来,纷纷落座。

    语嫣站于舞台之上,向大家轻点螓,一挑娥眉,缓缓举起左手。

    瞬间,四周陷入了黑暗。

    “这是怎么了?”客人们瞬间慌乱。

    “请大家不要惊慌!”语嫣的声音响起。

    暮然,一道彩光从天而降,舞台瞬间变得五光十色。

    随之而起的是一阵轻悠的箫声。

    一位美女手执花伞从天而降,轻风带动衣袂飘飞,凝脂如临凡仙子。

    众人为之哗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