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震撼演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二十章 震撼演出

    画外音深情解说,“此舞乃是飞天伎乐第一幕,天花乱坠满虚空。”

    那仙子盘旋而落,却见她紧身短袖、露脐裙、薄若蝉翼的纱衣,手臂轻舞,丝帛飘扬,朵朵香花布满天空,随之飘落。

    仿如仙子凭借飘曳的衣裙、飞舞的彩带而凌空翱翔的飞天,令人沉醉。

    “第二幕,迎风而翔快乐游。”

    随着画外音的解说,只见那四周香花,扶腰上升,仿若云气飘飞,衬托着香花迎风而飞翔,地上的仙子身轻如燕,舞动身躯,随花而飞,互相照应,一片自由欢乐之气象,俨然一副游走于天空之景象。

    “第三幕,慕羡凡间落凡尘。”

    飞天花飞绕在仙子头顶,盘旋而落,仙子体态轻盈,飘曳的长裙,飞舞的彩带,迎风舒卷。仿佛仙子四周,流云飘飞,落花飞旋,衣裙巾带随风舒展,由上而下,徐徐飘落,坠落凡尘。真可谓是“霓裳曳广带,飞落尘世间。”

    音乐至此,戛然而止,四周重新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在座之人却不再纠结黑暗,反而静悄悄回味着这惊人的舞蹈。

    蓦然,一道五彩之光从天而降,舞台之上呈现出一个光圈,光圈之中,一位衣着华丽的仙子立于当地,彩光打在身上,如梦如幻,美丽至极。

    难道这就是那位仙子?人们心中一阵激动。

    定睛望去,咦,这不是那语嫣吗!但此时的语嫣却又增添了一丝丝虚无飘渺的仙气,太美了!

    却见那语嫣,轻启朱唇。

    “尊贵的客人们:刚才的表演精彩不精彩?”

    客人们面面相觑,不言不语。

    然而,角落上突然传出一阵掌声、叫喊声,“精彩!”

    “仙子漂亮不漂亮?”

    “漂亮!”依旧从那角落之中传出喊声。

    “再来一首,要不要?”

    此时,客人们也抛弃了矜持,直接喊道,“要!”

    一瞬间,现场气氛骤然变得热烈非常。

    “之前乃是我们为大家提供的暖场舞蹈,现在,表演正式开始!”语嫣宣布道。

    哗,现场一片哗然,刚才那般仙气逼人的表演,居然只是暖场舞蹈?这环采阁究竟有何大的手笔?众人兴奋异常,期待地望向语嫣,恨不能现在就开始。

    “在这环采阁‘艳冠群芳’表演即将开始的时刻,我谨代表环采阁全体姐妹为大家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我们年轻、漂亮、美丽、可爱的姐妹们将会给您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相信今日你们会看得目不暇接、心跳加速。魅力身姿,回眸间尽显美艳年华,都无法道尽今日之精彩,敬请大家观赏。”

    光柱一收,现场恢复黑暗,此时的大家早已适应,反而充满期待地望着眼前那黑暗一片的舞台。

    在众人期待之中,空中一片白光撒下,整个舞台陷入了光亮当中。

    一阵轻柔的笛声响起。

    一队女子身着旗袍,踏着笛声,步履轻盈,婀娜多姿,光彩照人,带着千般风情款款而来。

    芊芊美淑女,婀娜着旗袍,曼妙又多姿,笑颜如花绽,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美哉!

    我们都脱好裤子,准备好了,你就给我们看这些?众人在心中吐槽道。

    虽然这也是极赚眼球,但我们想看的不是这个啊!然而,众人却目不转睛地紧紧盯着款款而来的美女们。

    细看之下,这些美女们还都认识,尽皆是环采阁之前那些伎者,但她们穿上了这旗袍,居然气质发生了千变万化,或妩媚,或端庄,或丰满,或高雅,或成熟,一件小小的服饰居然带来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光源之下,这些女子身上的旗袍那绚丽的色彩,婉约的样式,恬而又魅惑,令女子们清艳如水,清韵典雅,美仑美奂。

    这些商贾之中,有几位已经将目光从美女身上收回,低头在那沉思。其中就有那王清,毕竟,他就是京城最大的布商,商业嗅觉敏锐的他已经感觉到了浑浑的商机。

    这些旗袍,它的曲线,它的温润,它的华美,将身体的唯美塑造得刻骨入心,在含蓄之中蕴含奔放,在稳重之中存蓄妖冶,在娴静之中洋溢妩媚,它让美丽更加美丽,高贵更加高贵。

    到此时,商贾们不由得纷纷心中腹诽那樊凡,居然将如此美好之物事付之于伎者身上,真真是暴殄天物啊!如果身着在那些贵妇身上,岂不是更能够呈现出含蓄之美、娴熟之美、内敛之美。

    却见那些女子,走到半十字舞台的末端,停顿片刻,再行转身,将自身的美丽尽皆展现。

    此时他们才发现,那些女子身上的旗袍,款式每人尽然皆是不同,或圆襟,或直襟,或方襟,千变万化,深深为那设计者所折服,这人可太牛了!居然能够有些构想,将女子身上的美丽挖掘展现得淋漓尽致!一定得得到如此人才!

    好戏终究要散场,女子们迈着优雅的步伐款款而去,光源再次熄灭,笛声渐渐消逝。

    此时的人们早已习惯,并未喧哗,只是静静地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华筵九秋暮,飞袂拂**。”吟诗之声传来。

    随后,五彩光源洒下,舞台恢复明亮,却见一位身穿长袖舞衣,长裙曳地,肩披长巾的女子以一种卓尔不群、娉婷玉立的丰姿立在当场,像暗夜里陡然升起的瑰丽无比的烟花,闪耀现场。

    众人不自禁地心旌摇荡。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随着诗作的吟诵,一阵悠扬的古筝之声响起。

    女子挥挥衣袖,随着古筝之声翩翩起舞。

    “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一阵笛音和着古筝之声响起,犹如昆山玉露,凤凰泣血。

    女子曼妙的身形伴随着音乐,挥酒自如地展转腾挪,舞姿轻盈、飘逸、柔美,那纵身飞舞的动作,犹如被惊飞的鸿雁在高空翱翔。那旋转飞舞的流云飞袖,如同飘浮动荡的云彩,美得和谐,美得耀眼!

    人们沉浸在舞蹈之中,仿佛看到一只鸿雁在云端时上时下,时左时右,无法捉摸无法掌控,自由翱翔在蓝天之上。

    光源变幻之间,语嫣立于舞台之上,此时的语嫣看着那些瞠目结舌、目瞪口呆的客人们,心中充满了自信与骄傲,极其满意这震撼的效果,心中也充满了对小倩姐的感激与敬佩。

    正是小倩姐的一番嘱托,自己才有机会见证这份奇迹,只是这些前戏就令得客人们心旌摇荡,如果放出最后大招、压轴大戏,他们岂不得跪舔环采阁?

    一想到此,语嫣就无比期待。

    “今日,这些表演乃是樊掌柜的为我们策划,作为报答,环采阁当然也得在此为樊掌柜谋划一些福利,接下来将展示一些樊掌柜的店中的货物,敬请观赏。”

    一时间,在座的商贾们表示用不屑的目光扫射樊凡,今日前来只为观赏环采阁的开张表演,却不知这樊凡居然利用此种机会推销他的货物,真真是不要脸啊!

    然而,那樊凡却面不改色心不跳,只是微笑着看向舞台。

    语嫣一举手,光源瞬间熄灭。

    再亮起之时,却只见一群女子从阴影之处走出,瞬间光源扫向女子们。

    又来!商贾们嘴角充满了不屑的冷笑,同样的套路用两遍,你不嫌烦,我都嫌烦了。

    甚至有商贾低头拒绝观看。

    然而,依旧抬头观瞧的商贾们,却一瞬间睁大了双眼。

    这,这是什么情况?居然,居然如此?

    一时间,倒吸冷气之声不绝于耳。

    低头的商贾好奇地抬头望去。

    一瞬间,尽皆傻在当场。

    却原来,光源之下,只有一位女子款款而来,而那光源缓缓随着女子移动。

    这却不是他们吃惊的原因。

    而是,那女子居然身无寸缕,迈步向前。

    哦,也不能说身无寸缕!只是身着轻纱,轻纱之下,三点之间只是被几块小小的布料裹着。

    太伤风败俗了!一时间商贾们心中闪过这几个字!

    然而,再想及此处是何等地方,也就释然了!

    语嫣的话外音传来。

    “各位客人万不可以为这是伤风败俗,姐妹们身着之物,名日内衣,上面乃是胸罩,意为罩胸之物,相当于咱们此前的抹胸,下面乃是内裤,相当于咱们此前的亵裤。”

    “此二者皆为樊掌柜的为咱们女子专门设计的护身之物,难道诸位不觉得,女子穿上此物,更加的性感妖娆吗?您不想为您夫人、小妾买一身回去吗?此物难道不能增加夫妻之间的情趣吗?”

    一连串的反问问到了商贾们的心中,不错,咱们为何要到青楼?不就是青楼之中的女子比之家中妻妾更加性感妖娆吗?有此物事,在家中就可享受此种待遇,自己去青楼的机会不是少了吗?

    但他们又深深疑惑,为何这环采阁提供如此物事,要知道,如果真如她所说,增加了妻妾的魅力,自会减少去青楼的机会,这环采阁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