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悠扬歌会-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章 悠扬歌会

    临到环采阁,才发现,居然有如此多的同窗好友前来,更是放开心胸,高谈阔论,品评诗词!俨然一副参加诗会的模样!

    而环采阁大开中门,语嫣带领着众位姐妹们依旧是一身旗袍打扮,巧笑盈盈地欢迎各位读书学子!

    众位读书学子满面严肃,目不斜视,昂首挺胸步入环采阁。

    这一副道学夫子的作派,令得语嫣姐妹频频抚嘴轻笑。有那脸薄的,满面羞红,垂头快步进了环采阁。

    语嫣轻咳一声,姐妹们恢复了正常,纷纷肃然,领着各位来到座位,自是免不了一番解释。

    众读书人喝着茶水,逐渐将心绪平静,抬头打量四周,也深深为环采阁的布置所惊讶,但读书人的矜持,没有过多打听,只是静静等待开始。遇到熟识之人拱手为礼,之后再无多余动作。

    时值正午,语嫣见稀疏的人头,心中有些失望,但不能慢待客人,徐徐关闭大门,来到舞台。

    “奴家感谢诸位的光临,今日环采阁编排了一些古诗词改编的歌曲,同时还有一些自己撰写诗词谱曲,还望各位指教。多余的话就不说了,先请各位观赏环采阁的歌唱会。”说完,退往舞台之后。

    蓦然,光源暗淡,读书人毕竟有些涵养,未曾如商贾般喧哗喊叫,只是静静等待。

    啪,一道光源从天而降,舞台之上,光源之处,一位身披轻纱,内着纱衣的女子静静立于舞台。

    那女子轻启朱唇,一阵悦耳歌曲响彻全场。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指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枝红艳露凝香,**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

    咦,这是李白的《清平调》,读书人自是对此清楚无比,轻声自语。

    旁边的友人瞪了他一眼,他自是知道人家是嫌他卖弄,谁不知此曲名称,讪讪然向四周拱手致歉。

    那轻柔优美的曲调,仿佛令人见到了春风满纸,花光满眼,人面迷离,映出了美人玉色,如同天女下凡。首赋妃子之色,二赋名花之丽,三合名花,尽述了风流旖旎,绝世丰神。美人美景相互映衬,美不胜收。

    不错,不错,各位观众纷纷点头赞许,这环采阁挑选的演唱者真真是有几分功底。

    演唱完毕,女子躬身为礼,缓缓退下。

    在悠扬的古琴声中,传来歌声。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人约黄昏后》,取自朱淑真的《生查子*元夕》,全场读书人暗暗道。

    光源洒下,一位身着蓝色纱衣的女子从后台徐徐而来,边歌边舞,登山临水、挥毫弄墨,仿如飘飘欲仙的天上佳人。

    一曲人约黄昏后,将今与昔、悲与欢互相交织、前后映照,将那种物是人非、不堪回首之感展现得淋漓尽致。歌声之中那种婉约,那种温柔,美得像清晨的山间薄雾,像轻摇小扇的古画,说不尽的美妙。

    琴音飘落,美人款款而去,余音袅袅,语嫣款款而来。

    “诸位,此前这两首,尽皆是暖场之曲,姐妹献丑了!”

    暖场之曲就有如此美妙,后续压场之曲想必更加精彩吧!观众们充满期待地望着语嫣。

    “接下来,是我们自编自演自唱的词曲,还望各位指教。”语嫣款款下拜,“第一首,《枉凝眉》!请欣赏!”光源离去,舞台漆黑。

    古筝声声,轻柔女声响起,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若说没奇缘,今生偏又遇着他;若说有奇缘,如何心事终虚化?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一个是水中月,一个是镜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禁得秋流到冬尽,春流到夏!

    清幽空灵的歌声,响彻全场。仿似一篇美文娓娓道来,但却是那般的凄苦悲伤。

    瞬间,众人震惊了,此曲竟然如此飘渺,如此玄奇,如此迷离,如此伤感,那种距离,若有若无,凄婉徘徊,仿佛在耳边低语,徐徐润于心灵深处,令人潸然泪下。

    古筝声落,女声缓缓消逝。全场寂静,久久无人出声,尽皆沉浸于歌曲的悲声当中,寻觅着、咀嚼着、回味着,无法自拔。

    “诸位!”语嫣上台半天都无人理睬,只好轻咳一声,开言。

    啪啪啪,一阵掌声响起,将她的话话憋了回去,而且掌声经久不绝,显示了大家对枉凝眉的认可。

    语嫣几次三番抬手制止,但却迎来了更大的掌声,令得她无奈异常,只好静静在台上享受着这份掌声。

    但她心中却充满了激动,看来,今日这演唱会绝对会大获成功的,后面的节目可比枉凝眉更形精彩啊!

    掌声微微减弱,语嫣深怕掌声继续持续,连忙宣布道,“下面请欣赏《月下待杜鹃不来》!”

    随后,快步退了下去。

    一阵悠扬的笛声响起,清澈细腻的嗓音响起。

    看一回凝静的桥影,数一数螺钿的波纹,我倚暖了石栏的青苔,青苔凉透了我的心坎。月儿,你休学新娘羞,把锦被掩盖你光艳首。你昨宵也在此勾留,可听她允许今夜来否?听远村寺塔的钟声,像梦里的轻涛吐复收,省心海念潮的涨歇,依稀漂泊踉跄的孤舟,水粼粼、夜冥冥、思悠悠,何处是我恋的多情友?风飕飕、柳飘飘、榆钱斗斗,令人长忆伤春的歌喉。

    一曲下来,清澈无瑕、宛如天籁的嗓音,时刚时柔,柔情婉转,轻快特别,将人带入了一个安静优美、富有诗意的自然空间,有“凝静的桥影”,有无声流淌的绿水,有渐渐散去的落日余晕,一副悠静的图画浮现于脑海,令人时而失望、落寞,时而无奈、悲伤,由紧张变为平静,由兴奋变为忧伤,由轻快变为沉重,由希望变为绝望,犹如一曲低回婉转的哀歌,让人感受了一番荡气回肠,回味久久。

    一曲唱罢,这次大家就不是安静了,而是议论纷纷。

    皆因,这首诗却与古诗词不同,全诗分节押竟,虽每节诗押的都是脚韵,但节与节之间又有所不同,有的句句押韵,有的是偶句押韵,这样求同存异的押韵方式,虽则有些怪异,但却使得诗歌读起来显得生动,有抑扬顿挫之感,又不觉得凌乱,在音韵上还巧妙地运用了叠韵、叠音的手法,真真是与众不同啊!

    “全诗通过意象的组合,情景交融,借景抒情,不失为一首意蕴优美、技巧丰富、耐人寻味的佳作。”一位观众赞叹道。

    旁边之人纷纷点头应和。

    语嫣出来报幕,“下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

    什么?观众们尽皆震惊了,从名字上就听出了此首真真是气势不同凡响啊!这女子怎么可能唱出此种意境?绝不可能!

    一瞬间,全场寂静,不再纠结于前一首,死死盯着舞台,就看这首是何大作!

    咚,咚,咚咚,一阵鼓声响起,一声号角随之而来。一阵古筝之声之后,一声粗犷的声音响起。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瞬间,众人身上一阵发麻,心中一阵激昂,不自觉挺直了身形,望向台上。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一个身影从舞台深处缓缓而来。

    嚯,大家震动异常,这演唱者居然是一位女子!大家头脑嗡嗡作响,不可能!心中一阵嚎叫。如此豪迈的歌曲怎会是女子演唱!

    然而,事实胜于雄辩,那女子来到近处,张嘴处,前排众人一阵眩晕,不错,那豪迈粗犷的声音正是从她口中发出!

    这视觉与听觉的不协调,一种违和感冲击大家的头脑,令得大家心中震动异常!这环采阁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然而,这歌曲的基调慷慨悲壮,意味无穷,豪放中有含蓄,高亢中有深沉,令得众人紧闭双眼,不再看那女子,而是专心体会诗词歌曲的魅力。

    闭上双目的一瞬间,大家身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这歌声还真是令人荡气回肠啊!不由得在心头平添万千感慨。

    可惜啊!可叹啊!可恼啊!如此好诗,怎会出现在青楼这种污秽之地?

    一瞬间,大家居然为这首诗抱起不平来!

    然而,随着歌声的深入,又营造出一种淡泊宁静的气氛,被其中所蕴含高远的意境和深邃的人生哲理折服,令得大家心中渐渐平息了那份怨愤,专心品鉴这首诗歌!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随着一声锣响,歌曲悠扬地停了下来。

    然而,大家却尽皆闭着双目,久久不愿睁开。

    如此诗歌,如此诗歌!大家纷纷扪心自问,自己能做出来吗?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不自禁,所有读书人面上浮现出了自惭之色!随之睁开了双目,意味复杂地望着空空如也的台上,久久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