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一章 姐妹登场-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一章 姐妹登场

    啪,光源洒下,舞台一片明亮。    .

    却只见五位美女立于台上。

    嚯,此时人们眼前一亮,却原来,这几位女子虽非绝色,但也是那般少见的清秀,各有各的特点,但唯一相同的一点是,这几位居然都有一种文雅之气,若那出淤泥而不染的白莲花。

    当先一人,正是那语嫣。身后美女林立,赚人眼球。

    一位体态丰盈窈窕,双眸如水,却带着冷冷的冰意,如玉肌肤白中透红,一件白色低胸长裙,外罩一件白色轻纱,是那般的冷艳妖娆。

    一位身材高挑,明眸皓齿,端庄娴雅,乌如漆,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身着一件蓝色纱衣,如一朵牡丹花,高贵娴静。

    一位双眉紧锁,一双美目泪光点点,如泣如愁,三千青丝披落肩头,眉尖染着淡淡的冷清,如弱柳随风。

    一位光彩照人,若春梅绽雪,紧束腰带,行动间轻盈矫健,眼中闪烁着勃勃英气。

    “这几位就是此番歌唱会的表演者,今后还请诸位多多照顾。”语嫣轻启朱唇,巧笑盈盈道。

    “语嫣姑娘,还请为我等介绍一下!”坐于后面的商贾们起哄道。

    “真是该打,居然忘记为各位介绍姐妹们!如果我不介绍只怕今后您想来此照顾也不知照顾哪位呀,确是语嫣的错!真是忙晕了头!还请诸位多多包涵!”语嫣轻笑抿嘴,盈盈下拜道。

    “这位冷艳少女乃是《清平调》的演唱者凤凉夕。”

    “这位娴雅少女乃是《人约黄昏后》的演唱者凤清音。”

    “这位娇柔少女乃是《月下待杜鹃不来》、《枉凝眉》的演唱者凤宛柔。”

    “这位英气少女乃是《滚滚长江东逝水》的演唱者凤楚澜。”

    这些女子还真是人如其名啊!与那歌曲居然是如此的切合!观众们点头不已。

    “语嫣姑娘,这些诗歌是何人所作?曲子由何人所谱?能否告知我等?”

    “是啊!”观众们纷纷附和。

    他们殷切希望知晓,如此不同风格的顶尖诗词究竟是由哪些人所作,要知道,这些诗词尽皆是传世之作啊!

    “这却难住奴家了,那位高人根本就不想让人知晓这些诗词是他所作,而且他还说,如果奴家泄露他的身份,今后,他将不再为环采做一诗、一曲。你们觉得如何?”

    “他?”观众们一惊,从字里行间就能够觉察到,这还真是一人所作,有人如此妖孽吗?几种不同风格的诗词能够信手拈来,不是搪塞我等吧!一时间,众人怀疑的目光投向语嫣。

    语嫣轻笑,“不过,奴家倒是不妨告诉各位,这些诗曲真的是一人所作!”

    观众一片哗然,还真是一人所作!难以置信的目光望向语嫣。

    “还有,昨日那场表演会也是这位高人的手!”语嫣再次抛出炸弹。

    观众们都懵了,昨日的表演他们虽然未曾看到,但百姓却口口相传,他们也有所耳闻,据说是出人预料,精彩绝伦!难道世间真有这般天才,诗词歌舞样样皆精?

    “诸位,今日请大家来,其实还有一层用意,就是这几位姐妹自创了几诗词,还请诸位为之谱曲!”语嫣语不惊人死不休地道。

    “什么?让我等谱曲?”一时间,观众们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知道,这几诗曲已经过他们甚多,作者惊才绝艳,有此等人物,谱曲自是手到擒来!怎还会要自己等人为她们所作诗词谱曲?这语嫣姑娘难道是在调戏我等吗?

    想到这,观众们看那语嫣的目光就有些诡异了!

    “对了,我忘记向大家解释了!那位高人说了,他实乃是精力有限,而且并非专精于此,这几诗曲已经是他的创作极限了,这些姐妹们所作诗词尽皆精妙,但他能力有限,刚才那几已经耗尽了他的精力,无力再行谱曲。所以予以了推辞。但环采刚刚开张,不能令客人失望,故此,环采在此拜托各位进行谱曲,如果曲子真心不错,环采必有重谢!”语嫣歉然道。

    还创作极限,如果不是极限岂不是没有我等的活路了?观众们暗自腹诽,但同时也松了口气,毕竟一个人的才能毕竟有限,不可能无限量地频出佳作,看来那位高人也不是无所不能嘛!但为何这话听得那么别扭呢!还创作极限,如果不是极限,难道还能冲破天际,连出如此惊人的佳作诗曲?

    如果照那几曲子的水准再来几,那自己等人还活不活了!

    不对,为何那高人说是这几位所作诗词精妙呢?难道这几位还是才女不成?但她们之前可是默默无闻啊!难道这环采是借高人之名来推出这几位姐妹?还是说高人是在考验我等?一时间,观众们浮想联翩。

    “下面,先请凤家姐妹一一为大家奉上诗词,还请各位鉴赏品评!看能否入得各位的法眼?”说完,语嫣离台而去。

    罢了,且先听听这风家姐妹们的诗作!如果确实不错,再行谱曲。反正谱不谱曲尽皆在自己,又何必现在烦恼呢?观众们收拾心情,静待凤家姐妹吟诵。

    凤凉夕轻迈莲步,款款向前,看那身姿,真可谓是春风摆柳,婀娜多姿!

    “《孤雁》,霜冷离鸿惊失伴,有人同病相怜。拟凭尺素寄愁边,愁多书屡易,双泪落灯前。莫对月明思往事,也知消减年年。无端嘹唳一声传,西风吹只影,刚是早秋天。”

    听完全词,众位读书人尽皆处于懵逼当中,面面相觑,作声不得。

    不是词不好,而是,这词真真是太好了!

    本来,他们抱着即便这凤家姐妹的诗词不入耳,也看在她们美貌无匹的份上,违心地夸赞一番也就罢了。却未曾想,人家居然做出了如此佳作,真真是见了鬼了!难道现在才女都遍地皆是了吗?就连沦落青楼的女子都如此有才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一瞬间,大家心中五味杂陈,满眼诡异地望着这凤凉夕!

    而那些商贾虽然不懂诗词,但不妨碍他们运用他们那在商场之中锻炼出来的火眼金睛,洞察到读书人的满眼赞叹。自是明白这位凉夕姑娘的诗词只怕不简单。

    难道这位是被抄家灭门伦落风尘的官家小姐?不然怎会有此才学?大家纷纷猜测道。

    却见那凤凉夕盈盈下拜,“还请诸位对奴家的浅词予以品评,奴家好有所精进。”

    众人互望一眼,不由得为难至极,评得深了,自己折面子,评得浅了,令佳作蒙尘,真是左右为难啊!

    怪不得那位高人言道,不敢对此精妙佳作予以谱曲。原来是真心的啊!到此,大家才明白那位高人不是韬光养晦,而是真心被这几位佳人的佳作所折服了!

    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不予置评,只怕会令得自己的文名受损。尤其是还有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商贾在场,还不知在会后如何编排自己等人。

    在此场合,总不至于说,人家凤凉夕的词作,自己等人不敢品评吧!

    在商贾们的鼓噪声中,一位读书人站起身来,品评道。

    “凉夕姑娘的这词真是精彩,全词突出了人雁合一,情景合一,雁之孤影与人之孤独,交织相融,抒了孤寂幽独的情怀。只怕他们也作不出如此佳作啊!王某在此自叹不如啊!”

    余者听罢,纷纷点头称许。

    那凤凉夕脸色菲红,盈盈下拜,向王姓读书人致谢退下。

    而众读书人却暗暗抹了一把冷汗,终于应付过去了,真是不容易啊!

    而那王姓读书人也是一脸的庆幸,缓缓坐下,长出一口气,再不言语。

    而现场一片寂静,在座之人再不敢小觑这几位女子。

    而那些大掌柜的,却是在旁等着看好戏,如果这几位姑娘的诗词万般精妙,这些读书人该如何品评呢?

    平时,他们眼高于顶,看不起自己这些商贾之人,今日且看你等如何丢脸?

    在一片寂静中,凤清音动了,大家心中一跳,来了,希望这位不要如此打击咱们!

    凤清音缓缓近前,吟诵道。

    “《眼儿媚》,那年私语小窗边,明月未曾圆。含羞几度,几抛人远,忽近人前。无情最是寒江水,催送渡头船。一声归去,临行又坐,乍起翻眠。”

    在座之人听得目瞪口呆,这,这,最担心的事还真的来了!居然又是一篇佳作!

    这次却不用凤清音催促,在座之人对视一眼后,其中一位读书人一咬牙,站起身形,品评道,“此词绝妙,尽将女儿家那初恋时的欲罢还休,热恋后离别之际的坐立不安,表现得淋漓尽致。全词文字平易清新,婉转细柔,描写细腻,如同轻语般将女儿家的心事道来。妙哉,妙哉!”

    凤清音看看大家,也不为已甚,下拜道谢,退后。

    此时的在座众人,再不敢小觑这几位,而是正襟危坐,侧耳等待,余下两位的佳作。

    截止此时,这些高傲的读书人才真正正视起这几位凤家姐妹的诗词之才,也对那位高人对她们的评价真正认可!

    凤宛柔轻迈脚步来到台前,朱唇轻启。

    “《鸳湖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