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六章 刘老讯息-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三十六章 刘老讯息

    “不,此言差矣!”明中信摇摇头。

    “此言作何解?”石文义有了兴趣。

    “其实,我做这一切是准备将环采阁打造成京师读书人的诗词会友之地,将环采阁进行改造是第一步,将凤家姐妹培育成才乃是第二步,第三步就是消除青楼的名声,将环采阁打造成为高雅之所。”

    “到时,那些读书人岂不是趋之若鹜,有了读书人捧场,再让咱们凤家姐妹如此美貌有才的女子作陪,做几传世诗词,打响环采阁的名声,到时口口相传,就不只打响了环采阁的名声,还为凤家姐妹扬名,也许还能为凤家姐妹解决归宿问题!如此既能够满足语嫣姐妹的心愿,又能够提升环采阁形象格调。岂不是两全其美?”

    石文义呆呆地看着明中信,原来,明中信居然比自己都上心,如此为环采阁里的姐妹们着想,如此的话自己也能向那位兄弟及小倩交待了。一时间眼神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另外,我也想借此机会将‘色’这个功能彻底从环采阁摒弃,专门将环采阁打造成为一个为大家服务休闲的场所,将有钱的大爷们吸引来,享受这不一般的服务。”

    “这就是你在二楼三楼安排洗浴按摩享受的初衷?”

    明中信点头道,“不错,我有一系列计划中是想逐步实现的,先将凤家姐妹扶持成为才女,把倚红楼的花魁打压下去,而后再与满春园等青楼合作,将我对‘色’的构想卖给那些青楼,扶持它们提升它们的水平,再以环采阁的各项服务吸引客人,进而从方方面面打击倚红楼,最终令倚红楼方方面面皆被比下去,沦为二流,成为鸡肋,进而为寿宁候找个借口,退出青楼经营,这样咱们的目的、寿宁候的目的尽皆达成。同时,也为环采阁的姐妹们找到了一个谋生差事,岂不是多全齐美!”

    石文义听得瞠目结舌,他本以为,明中信只是想要小打小闹,顺便解决倚红楼之事,却万万没想到,明中信的野心居然如此之大。

    “而环采阁也是我到京师后的第一次出手,算是我实现心中目标的预演!我自然希望将它做得尽善尽美!做成我在京师的第一个样板!为今后开个好头。”

    石文义已经无语了,这明中信真是不消停啊,才来京师没几天,因缘际会,居然想要将环采阁打造成第一个样板!

    “小弟,你真的没有头脑热?”石文义摸摸明中信的额头。

    “怎会!咱的头脑清醒得很!”明中信白了他一眼。

    “好了,不闹了,与满春园的具体合作事宜你决定如何做?”石文义也不再纠结,反正车到山前必有路,更何况有自己看顾,应该出不了什么大事!还是说正事吧!

    明中信微微一笑,与石文义一阵低语。

    石文义频频点头,喜笑颜开。

    一番计议之后,二人达成共识,品铭闲聊。

    “石大哥,小弟还有一事相烦”明中信一抱拳道。

    “咱们兄弟还客气什么?啥事?说!”石文义一阵好奇。

    “就是还请石大哥在城外为小弟找一处地方,小弟想买地建学堂!”

    “学堂?”

    “不错,本来小弟前来京师就是想立足京师,并将学堂移到京师的,但总得买地建造吧,故而还得麻烦大哥!”

    “具体要求如何,你写个条子,我让人去办!”石文义大包大揽道。

    “好!”明中信从袖中取出一张纸递给石文义。

    石文义接过纸张,揣入袖中。

    “还有什么事?一起说完。”

    “小弟还真有一事请教!”明中信微一思索,神色一动,凝视着石文义道。

    “咦,还真有啊!”

    “嗯!”明中信点点头,“你知道最近有哪位刘大人刚刚回到朝中?”

    “刘大人?”石文义双眼一缩,惊讶地望着明中信。

    明中信什么时候对朝中大人感兴趣了?难道是旧识?

    “不错!”明中信盯着他点点头。

    “身居何职?哪里人氏?”石文义问道。

    “只知姓刘,其余一概不知。”明中信皱着眉头摇头道。

    “这样啊!”石文义也是一阵皱眉,这连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如何知晓这是何人。

    “对了,只知与李阁老相交莫逆!”明中信补充道。

    “那你为何不问李阁老去?”石文义看看明中信,不解道。

    “这?不方便!”明中信为难地道。

    “与李阁老相交莫逆之人?刘姓?”石文义见明中信为难,自是知晓只怕此事还真的不好询问李阁老,也不再说什么,低头思索道。

    “年岁比李阁老大!”明中信补充。

    “阁老刘健?”石文义自语,“不对,刘大人这段时间就未离开过京师。”

    “其他的话就没了啊!”石文义思索半天,紧锁眉头道。

    “石大哥,不用烦恼,小弟也就是询问一下,如果没有符合的就算了。”明中信有些失望。

    “也许,未在朝中?”石文义看着明中信道。

    “未在朝中?”明中信眼前一亮,望着石文义道,“有吗?”

    “还真有一位!”石文义有些迟疑,“但那位去年已经称病辞官,回乡赋闲在家了啊!”

    “哦,也许还真是。那位刘老是如此这般模样!”明中信快将刘老的外貌全叙述一遍。

    “如你所说,那就没错了!”石文义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点头不已。

    “是谁?”明中信眼前一亮。

    “前右副都御史兼佥都御史刘大夏!”随之,石文义将刘大夏的生平一五一十道来。

    刘大夏,字时雍,号东山。湖广华容(今属湖南)人。举天顺三年(1459年)乡试第一。天顺八年(1464年),登进士第,授翰林院庶吉士,历兵部职方司主事、郎中、广东右布政使、户部左侍郎、右都御史等职。弘治十一年(1498年)秋,刘大夏连上三疏称病辞官,归乡后在东山下筑草堂,在堂中读书,被时人称为“东山先生”。

    “哦!”明中信思索着刘老的模样,还真别说,真有可能是这位。

    “我去打听打听,刘大人是否已经回京!”石文义怪异地望着明中信,这位小弟什么时候居然与刘大夏又相熟了,但也不对啊!如果相熟,为何竟不知姓名,那他是如何认识刘大人的呢?他到底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猜不透啊,猜不透!

    “也好!那就麻烦石大哥了!”明中信点头道。

    石文义一瞪眼,“你这是说的什么话?”

    “小弟知错!小弟知错!”明中信连忙道歉。

    “记住,今后再与为兄客气,咱们就绝交!”石文义一脸正色道。

    “好!”明中信讪笑道。

    “哼!我走了!”石文义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明中信望着石文义的背影,苦笑不已,自己这性子受前世影响,与任何人交往都要保持一定距离,怕伤害了自己,更怕伤害了别人,虽然保证了安全,但却也令一些真正的朋友伤心于自己的疏远。看来自己这性子真得改改了,否则在不知不觉中就会伤害到一些对自己好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