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防御布局-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五十九章 防御布局

    这段时间李管事一直不见人影,应该是和工匠们忙着研究他给的设计图纸,不知做出来没有。

    明中信想及此,明中信吩咐道,“去把李管事叫到府中。”

    大家望着黑衣人,面色变幻,一阵不安。

    确实,众人都是第一次亲眼见到横死之人,再联想起两起盗案。

    众人都没想到暗中这个势力如此狠辣,想及自己也是这个势力的目标,也可能被如此暗杀,心中就是阵阵发冷。

    明中信见到大家这个表情,心中一阵无奈。

    毕竟,这里的每个人都是普通人,这辈子估计都没见过横死之人。

    他们不象自己般经历过如许多的杀戮,见过如许多的非正常死亡,害怕在所难免。毕竟,他们都不能无视自己的生命啊。

    估计,这个势力在明府门前明目张胆杀人,也有警告震慑大家的意思,同时,也希望大家心生怯意,自乱阵脚,不敢再为明府卖命,进而导致明府分崩离析。

    现在估计众人虽未提出退出明家,但心中已经忐忑不安了。

    对此,明中信也无奈,他无法强制别人为明家卖命,毕竟大家只是雇佣关系,接下来只能看众人对他明家的忠心了。

    但明中信可以加强大家对明家的信心。想及此,明中信更加期待李管事的研究成果了。

    不表明中信与众人在此查探,且说吴阁主来到县衙报案。

    吴阁主待要进去,一个衙役上前拦住去路,喝道,“这里是县衙,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吴阁主道,“小人是名轩阁阁主,有命案要报。”

    “命案?”衙役上下打量着吴阁主,名轩阁这些时日风头正劲,全县上下皆知,而且名轩阁后面的明家作为书香门第,出过多位读书人,也不是那么好惹的。

    “好吧,你们跟我进去。”衙役也没为难,挥挥手道。

    吴阁主随衙役进了县衙大门,过了前堂,迎面就是县衙大堂,衙役领着他沿着旁侧走廊来到各部司房,因为是报案,所以来到了刑房公署。

    听说是命案,刑房的吏员不敢怠慢,拿出纸笔,询问吴阁主事件经过,问明命案发生地点,将事件一一记录在案。

    咦,这不是吴阁主吗?钱师爷正好路过吏房看到了吴阁主。

    “不知吴阁主来此有何贵干?”钱师爷步入吏房,问道。

    “什么?明府发生命案?”钱师爷瞪大眼睛,一脸震惊地望着吴阁主,难道兰家如此丧心病狂,对明家下手了?

    转念一想,估计兰家不会,毕竟两家是姻亲关系,就算有生意纠纷,也不可能到如此地步。

    钱师爷上前拿起记录,仔细观瞧起来,至于吏员则恭恭敬敬站立一旁望着钱师爷。

    钱师爷看完经过,仔细思索。

    看情形,应该不是兰家,难道有什么势力盯上了明家。明家可真是倒霉啊,名轩阁刚刚展示出崛起的势头,就要被扼杀了。

    钱师爷心中一动,保不齐正是因为明家显示出要崛起的势头,才惹怒了不知哪股势力,进而对其下手。

    这事可得通知东主。钱师爷让吴阁主等着,迅速赶往县衙二堂。

    “什么?”正在二堂处理公务的柳知县闻听此事,也是一脸骇然之色,这可真是,刚消停几天,就又出事了,还是命案大事。

    难道明家又得罪了不得了的势力?柳知县心中一阵踌躇。

    钱师爷将自己的猜测告知柳知县,柳知县沉默半晌。

    柳知县虽想退却,但却又舍不得那份教化之功!

    而且,柳知县刚下定决心要笼络明中信,明家的事不可能当作没发生,当然得上心了。

    先看看情况再说,随时把握时机,该撤时就撤。

    “钱师爷,你去一趟吧。”

    钱师爷还兼着主簿,他去确实最合适。

    有钱师爷在前面了解情况,这样就能做到知已知彼,见机不妙,随时可以撤退。

    钱师爷再次冲上了第一线。

    钱师爷带着班头、仵作来到明府后巷。

    一阵勘查之后,确系他杀,具体是何物所杀,那得经过仵作解剖之后,才能知晓。

    “明少爷,你可有什么线索提供,明府到底有何仇家,怎会如此丧心病狂,公开杀人?”

    “没有啊!可能就是小贼偷盗,被抓后心急气短,在到明府前犯病猝死吧!”明中信一脸无辜道。

    信你才有鬼呢!钱师爷看了明中信一眼

    明中信此时的心思早已在今后的布置上了,交给官府后,这桩命案在他心中就已经完结了。

    钱师爷也知道,明中信可能已经知道这是何人所为,不然他不会这么镇定。

    但人家不说,自己也没法,破案是县衙的职责,哪有反问当事人的!

    无奈,钱师爷让人将尸体搬到义庄,仵作跟去验明死因,而他与众人回转县衙禀报知县而去。

    明中信随后带领众人回转学堂。

    武堂中。

    众人落座。

    此时李管事已经到达,他也是一脸骇然。

    “李管事,我让你制作的东西,可已完成?”

    李管事定定心神,回道,“少东家,我带来了。”

    说着,从箱中取出一些东西。

    刚才众人心神恍惚没有看到,李管事居然带来一个大箱子。

    明中信上前拿起,迅速组装出一个巴掌大的弓弩,又拿起几支小小的弓箭,装备于弓弩上。

    却见他挥手冲上扑扑扑几声,一支支小箭插在了房梁之上。

    “这”众人一阵惊奇,不有如此精巧的弓弩?

    “试试。”明中信将射完弓箭的弓弩扔给福伯,指着箱子,示意福伯装箭。

    大家轮流试了一遍,一阵惊叹。

    “此弓弩是我为大家设计的,小巧轻便,一次可装备五支小箭,能够连发,你们日常随身携带,可以防身。”

    “今后,会为你们每人配备一把,用作防身。”明中信边组装边示意李管事给大家发放弓弩。

    李管事一脸心痛、万般不舍地给众人发放弓弩,每人配发五支小箭。

    众人一阵欢呼,终于有了防身利器了,起码这样安全有了一定的保障。

    “还有这个。”明中信拿起一个小瓶,上面有一个软塞子。

    众人好奇而又期待地望着这个瓶子,这是何物?有何作用?难道又是一个防身利器?

    却见他冲着李管事一按软塞子,一股白色物体喷涌而出。

    李管事应声而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