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突如其来-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四十章 突如其来

    “语嫣妹妹,不要怪责楚澜小妹,楚澜小妹也是为你着想。毕竟,她刚才也说了,一套普通的未经打磨的光源就得百两黄金,你如此低价,岂不是说姐姐占了你们的便宜,万万使不得啊!”老鸨连忙打圆场。

    “姐姐,楚澜人小不懂事,咱们是什么交情?万不可让这小丫头片子的一席话令咱们姐妹离心啊,我决定了,就五十两黄金,绝不能再多了!”语嫣斩钉截铁道。

    “这?”老鸨一脸的为难,但心中却笑开了花,楚澜小妹真真是给力啊,一席话居然为自己省了五十两黄金,那可是近千两银子啊!

    “就这么办,如果姐姐再行推辞,咱们明日就不去满春院了!”语嫣一脸的不悦道。

    咦!居然不用自己再说什么,语嫣就答应了明日继续去满春院表演?

    “你的意思是说,明日继续?”老鸨不确定地问道。

    “不错,小妹这就让人再行准备一套光源,不过得明日清晨才能运往满春院,否则再被破坏,小妹可就没什么办法了?”语嫣点头道。

    老鸨心喜异常,心道,亏自己还心怀忐忑地以为此番要浪费一番口舌,甚至要让出一些利益,没想到如此顺利,看来,这语嫣是被楚澜小妹激得口不择言了。

    真是太棒了!

    “好,就如此决定!”老鸨深怕夜长梦多,语嫣反悔,赶紧敲定。

    “一言为定!”二人击掌而定,相似而笑。

    “好,既然已经决定,那姐姐就回去准备了,明日恭迎环采阁姐妹们前去。”老鸨一拱手道。

    “一定!一定!”语嫣点头道。

    老鸨欢天喜地地回去。

    望着老鸨的背影,语嫣神秘一笑。

    “姐姐,你看小妹的演技如何?”凤楚澜一脸得意地望着语嫣。

    “嗯,稍显浮夸,还待提高!”语嫣一点头。

    “什么?”凤楚澜一瞪眼,“我这都入不了你的眼,你看,那老鸨被我骗得一愣一愣的,本来只值五两银子的光源却被我卖出了天价,你还说我演得不好?”

    “凤楚澜,此话万不可再说,咱们眼中只值五两银子的光源,其实容纳了高人万般心血,绝非多少金子的价值。就算卖了五十两金子,我也心痛无比,那可是无价之宝啊!要不是高人吩咐,我绝不会这般贱卖的!”语嫣正色道。

    “姐姐!”凤楚澜被语嫣一本正经严厉异常的神情吓了一跳,尤其是语嫣居然直呼自己的名字,说明是真的生气了。

    “你要记住,高人出手的东西,绝非金银能够衡量,今后再不可如此轻视这些东西的价值!要知道,轻视这些东西,就是轻视高人!”

    “澜儿知错了!”一提高人,凤楚澜瞬间面色严肃,想及人家那般手笔,还将传世诗词赠送于自己几人,真可谓是再造之恩啊!自己如此轻视人家的作品,真真是不可原谅啊!

    此时,凤楚澜的心中异常后悔。

    “好了,吩咐姐妹们作好准备,再次检查一下明日所需东西,万不可再行出错,否则不只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那位高人对咱们的栽培。”

    “澜儿遵命!”凤楚澜正色应是而去。

    “姐姐,大事不好!”凤宛柔跑了进来。

    “怎么回事?”语嫣一皱眉。

    “那倚红楼贴出公告,说是明日要在倚红楼举行歌舞表演,还是胡姬表演。”凤宛柔稍稍缓和一下气息道。

    “哦,知道了!”语嫣轻描淡定地应了一声。

    “姐姐,这可是倚红楼的反击啊!”凤宛柔有些懵,语嫣姐姐的反应太平淡了吧!

    “那又怎样?难道你对自己的表演不放心?”语嫣反问。

    “这?”凤宛柔一阵语塞,心中暗道,是啊!之前看过胡姬的表演,也就那样,如果是在高人传授歌舞之前,也许会有所惊艳,但现在嘛,一想及千手观音那般震撼人心的表演,心境瞬间恢复了平静,是啊,自己又何必怕呢,只要自己表演正常,绝对会秒杀胡姬的!

    凤宛柔深吸一口气,再度恢复了自信。

    “柔儿知错了!”

    “好了,去准备吧!”

    “是!”环采阁恢复了平静。

    “主上,听说满春院中光源被砸了,满春院现在正焦头烂额地找凶手。”黄豆豆幸灾乐祸道。

    “是吗?”瘦子平淡地道。

    “主上,你就不吃惊?”黄豆豆奇怪地望着瘦子。

    “那是寿宁候的手笔!有何奇怪?”

    “什么?寿宁候的手笔?”黄豆豆惊呆了。

    “不错,你还不知道吧!倚红楼现在也布公告,明日要举行胡姬歌舞表演了,要与那满春院打擂!”

    黄豆豆有些懵逼,这事的信息量太大了,那寿宁候居然未曾通知自己,而为何主上却了如只掌?

    “行了,看看人家寿宁候,你真不是差得一点半点。”瘦子看着黄豆豆一脸的失望,心中喑叹,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啊!

    黄豆豆无言以对,确实,人家寿宁候不声不响地就完成了连环反击,而自己却还在为之幸灾乐祸,真是有差距啊!然而他心中却是如虫吃鼠咬一般,嫉恨无比!

    “行了,以后多多向寿宁候学习,早晚会赶上他的!”瘦子安慰道。

    却不知,他的安慰更激起了黄豆豆对寿宁候的嫉恨。

    黄豆豆咬牙切齿道,寿宁候,今次是你赢了一局,咱们走着瞧。

    “号外,号外,明日满春院歌舞会新消息,凤家姐妹将会唱响新的谱曲,另外还有神秘大礼!”

    “号外,号外,明日满春院歌舞会新消息,凤家姐妹将会唱响新的谱曲,另外还有神秘大礼!”

    一瞬间,京师街头巷尾,一个个十几岁的小孩手挥纸张奔跑而告。

    “咦,怎么回事?”路人纷纷询问,但却无法得知。、

    “卖报了,卖报了,满春院歌舞内部消息!”小孩们纷纷叫喊。

    “卖报?这是何物?”一瞬间,路人有些懵。

    “一文钱一份,绝对物有所值!”小孩们再次喊叫道。

    “小孩,来一份。”终究人们无法抵挡未知的诱惑。

    买报之人拿到报之后,低头一看,瞬间眼睛瞪得如同灯笼,往袖中一塞,疾步而去。

    旁观之人更是好奇,这肯定有什么好事?否则看报之人怎会疾步而去。

    好奇心人皆有之,手有余钱的路人纷纷买报而去。

    不大一会儿工夫,报纸卖完,小孩们消失在街头。

    未买报的路人一阵惊奇,这是怎么了?此事怎会如此奇怪?

    而此时的满春院之前,客人云集,纷纷叫嚷着。

    “大家排好队,一个个来,将纸片放于箱中,过一会儿会抽奖。”老鸨走出大门喊道。

    “排好队,排好队!”满春院伙计们维持着秩序。

    从满春院中走出一位身着旗袍、婀娜多姿的女子,手抱一个纸箱,上面留着一个口,上书三个大字“抽奖箱”。

    “大家安静!我说一下规则!”老鸨叫道。

    门前逐渐安静下来。

    “大家将报纸给这位伙计,让他将票剪下,随后投入这个纸箱,然后就会由凤家姐妹进行抽奖,一共十名,抽中之人就会得到一张明日歌舞会的票,可以凭票观赏歌舞会。”

    “那剩下的票呢?”人群中有人问道。

    “剩下的,我们将会于明日歌舞会中场休息及结束之时进行抽奖,大家放心,也是在满春院门口,当场抽奖,当场开奖,也是十位,这十位幸运儿,将会获赠一瓶香水、一块香皂。”

    “哗”一阵骚动,大家一阵惊喜,没想到一文钱买的报纸居然有些功用,太值了!

    “香水我们知道,那香皂又是何物?”

    “香皂,就是与皂角类似,但却效果更好的东西,而且洗漱之后能够身留香味。同为华祥绸缎庄出品的货物。”老鸨解释道。

    人群更是骚动,这真的是意外之喜啊!报上只是说会在满春院,凭报抽奖,却未想居然有如此大的惊喜!

    一时间,周围旁观之人一阵后悔,早知道就买报了,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满春院门前井然有序地进行抽奖,抽中者欣喜若狂,不中者自我安慰,明日还有机会,但余者皆下定决心,明日要早点来此,静候抽奖。

    “各位,明日清晨,依旧会有新的消息奉送,也依旧由童子们进行售卖,而且,依旧能够参与抽奖,还望大家静请期待!”最后,老鸨又放出了一个炸弹。

    瞬间引爆全场,不管是已经购买报的人,还是未曾购得的,尽皆哄然叫好。

    已经购买的,心想如果自己再行购买,岂不是中奖机会大增,未曾购买的,则是下定决心一定要至少购买一张,也体验一下中奖的感觉。

    而且此消息,如瘟疫一般快在京师之中漫延,一时间大家尽皆听到了消息。

    瘦子冲着黄豆豆怒吼连连,摔杯摔碗,气愤异常。

    而黄豆豆面上虽然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但心中却是一阵酸爽,这下,看你寿宁候如何应对?

    “黄豆豆,你去寿宁候府,看他如何应对此事!”瘦子吩咐道。

    黄豆豆此时对此任务却是欣喜非常,应声而去。

    他极想看看,此时寿宁候那黑脸,看你还有何招数应对。满春院做得真是太棒了,老子真是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