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楼院斗法-帝国支撑者-赛车比赛游戏网
帝国支撑者

第四百四十一章 楼院斗法

    倚红楼中。

    “候爷,那满春院可是出招了,不知您有何应对之策?”黄豆豆故作满面担心地询问道。

    “跳梁小丑,不足为惧。明日清晨,谁为王者谁为贼,自会有分晓。”寿宁候漫不经心地道。

    “如此说来,候爷已经有了应对之策?”黄豆豆小心翼翼问道。

    “嗯,不错。你回去只管向你主上回禀,我已做好准备,就等好戏登台了。”寿宁候点头道。

    “候爷能否告知一二?”黄豆豆很是好奇,这寿宁候还有何计,能够扭转局面。

    要知道,那满春院下午的一系列动作就是要将百姓吸引到满春院,顺便打击一下倚红楼,他甚是想不通,寿宁候还有何良策能够翻身。

    “如果你不怕泄密,那我就告诉你。”寿宁候戏谑的目光望着黄豆豆。

    “不用了,不用了!我和主上相信候爷能够处理好。”黄豆豆连忙摆手。

    黄豆豆心中暗道,哼,这是准备挖坑害我吧!如果你现在告诉我,我就变为了知情人。如果明日应对失败了,就会将罪责推给我,说是也许是我泄了密,我才不会那么傻呢?这家伙,真是太阴险了。

    “还有事吗?”寿宁候一歪头,问道。

    “没了,我这就去向主上回禀。”黄豆豆连忙站起,作揖而去。

    出得府来,黄豆豆出了口气,回身望着寿宁候府,口中喃喃自语,“待得明日你大败而回之时,且看你再如何神气!”

    王清府上。

    “老爷,倚红楼管事求见!”管家来禀。

    “倚红楼?”王清一脸沉思,难道与明日之事有关?见是不见?这几日那倚红楼与满春院闹得沸沸扬扬,只怕此番前来并非好事!弄不好,是要拖自己下水啊!

    想及此,开口问道,“你可问清楚,他来此何事?”

    “他执意说要求见老爷,有事相商,想与老爷面谈。”

    有事相商?是什么事呢?要不要搅进倚红楼与满春院的争斗中呢?王清沉吟半晌,斟酌再三,心中暗道,只要自己不开口表态,不介入其中,他们也是没什么办法。看在寿宁候的面子上,还是见见吧!也好看看这倚红楼究竟打的什么主意?就这么办!

    抬头开口道,“将来人让到大堂!”

    王清起身整整衣冠,迈步来到大堂。

    却见一位眉清目秀、一脸沉稳的中年人立于大堂之上。

    “不知这位是?”王清坐于主位,开口问道。

    “见过王老爷!”管事躬身一礼,“小人乃是倚红楼管事张亮。”

    “罢了,不知深夜造访,有何事情?”王清一皱眉,打个哈欠,看着管事张亮。

    “小人送一桩富贵来给王老爷。”张亮微微一笑。

    “富贵?”王清一皱眉,不屑地望着张亮,就你?送我富贵?就连你那背后的主子寿宁候都不敢如此打包票?

    “王老爷岂不闻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吗?还是先请品尝此物!”说着,张亮从怀中取一包东西,递给旁边的管家。

    “这是茶?”王清接过管家递过来的东西,拆开一看,咦,品相还不错。

    “不错!正是茶!”

    “还是炒茶?”

    “正是!”

    “这就是你要送我的富贵?”王清为之失笑,自己可是京师最大的茶商,岂能不知晓炒茶?而且这茶叶品相虽好,但自己见过无数茶叶,岂能被这区区好茶惊到。还说送与自己一场富贵?真真是荒天下之大谬!

    “不错!”张亮胸有成竹道。

    “炒茶之技我们茶庄早已掌握,你还是忽悠别人去吧!送客!”王清面色一变,转身就待回后堂。

    “慢着!”张亮叫道。

    “怎么?还有事?”王清驻足回身问道。

    “还请王老爷品品茶!”张亮不慌不忙道。

    王清一皱眉,这家伙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也罢,尝尝!也好让他死心!、

    “管家,备茶具!”作为京师第一茶庄老板,王清自然备有上好茶具。

    管家应声而去,准备泡茶。

    “茶应精于炒焙,不损本真,才不会令茶香失去天然、纯真。”张亮张口言道。

    王清也不答话,只是看着茶杯,静待水开品茶之后送张亮出门。

    “而好茶应从外形、汤色、香气、滋味和叶底五项叶质来进行评价,此茶乃是山东绿茶。”说着,张亮取过管家拿来的开水壶。

    桌上一应茶杯、茶盘、杯托、茶匙筒、水盂、茶巾一应俱全。

    张亮慢条斯理地将开水倒入茶杯三分之一,右手握住杯底基部,左手托杯底,双手手腕逆时针转动三圈,促使整个茶杯内壁湿润。然后把开水倒入水盂,茶杯放回杯托里。

    随后,将茶荷中的干茶分别投入茶杯中,以回转手法往茶杯中倒少许开水,至水量没过茶叶。

    嗯,还挺像模像样的。王清暗自点头。

    却见张亮右手执壶三起三落把开水注入茶不中,水量七分满。

    “凤凰三点头!七分茶三分情!”王清点头赞许道。

    那张亮根本不被他所影响,聚精会神泡着茶。

    嗯!张亮点点头,“火候到了!”

    双手把冲泡好的茶敬奉给王清,伸出手掌行礼邀请王清用茶。

    “懂礼、懂茶!难得,难得!”王清望着张亮微笑点头。

    “请!”张亮依旧谦恭地请茶。

    王清望向茶杯以观茶色,却只见冲泡之后的茶汤之色,黄绿明亮,绿意盈盈,茶叶在茶杯中沉浮飘舞,优美异常。好茶!失声叫好。

    张亮笑笑,并不言语。

    王清深深吸了口气,却只闻栗香浓郁,茶香是那般的芬芳怡人,忍禁不住,端起茶杯抿一丝入口,嚯,王清瞬间眯上眼睛,感受滋味,却只觉得,味蕾之上,醇厚回甘,无穷回味。

    不知不觉间,茶汤即将见底。

    张亮悄无声息为其续水。

    “王老爷,如何?”张亮打破了王清的寂静。

    “好,好!好茶!”王清失口言道。

    说完话,王清瞬间反应过来,张开双目望向张亮。

    却见那张亮并无得色,依旧是如此的谦恭。

    “此茶何名?”王清望着茶杯中淡淡绿意的茶叶,问道。